「男人VIP」站长推荐适合男人夜晚看的网站

爱妻小薇替小姨子智斗恶棍

  “老公,帮我拿根黄瓜来!”厨房里妻子小薇娇嫩的声音传到了客厅我的耳 朵里。

  我放下报纸慢慢走了过去,打着围裙的小薇正在那儿精心准备着今天的晚饭 。

  橘黄色的夕阳透过厨房的水雾喷洒到小薇的身上。居家短裤下那两条雪白修 长的大腿和短袖体恤边那柔嫩的胳膊显得格外耀目起来。甚至略微散乱的头发下 那对温柔的眼睛也在闪耀着金光。

  我今年已经28岁了,普普通通一个国有企业电子工程师。最大的骄傲却是有 了这么一个美丽温柔善良而又能干的妻子。

  小薇小我三岁,外企职员。但我一直觉得和她比起来自己还真是空吃了几年 饭,天生老实内向的我,也只能适合在国有企业那种没有多少竞争力的环境下生 存,无论是家里的事还是外面的事,基本上都是小薇一人解决了。小薇天生的人 见人爱,当初我父母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悄悄和我说了句:“就是她了。” 我也没想到她有如此大的魅力,她温柔善良而又开朗机智,甚至每次我老老实实 的把自己的工资交给她的时候,她在几个月后甚至能通过自己的理财投资把那个 数字翻了一倍。

  当我被所有的朋友羡慕自己有这么个好老婆的时候,其实内心未免是有那么 点自卑的,怎么说我也是个有男人自尊的人,多少对这种男弱女强的婚姻事实有 点介意。但是小薇却是从来没有在意过我们家的阴盛阳衰的,她一如既往的回到 家就温柔的做好一个主妇,尽心的去为我做好每一道菜,在我朋友面前也对我言 听计从给足了我面子。我内心很爱她也很感激她,相信她也正因为当初相识的那 份感动而无比的爱我和珍惜我。

  我在冰箱里拿了根黄瓜,走到她身后,把黄瓜放在了她身边的水池里。然后 从身后抱住了她,胯下顶住了小薇充满弹性的臀部,一只手伸进她的体恤抚摸着 她柔滑的肚皮,一只手则直接游到了小薇的胸罩里,捉住了她胸口的那只不停在 跳动的小白兔,温和的揉搓起来。我的嘴巴也贴上了小薇的玉颈,顺着脖子轻吻 到耳朵,又亲了口脸颊,在小薇耳边轻声的说:“亲爱的,要黄瓜干嘛呀… 难道嫌我不够满足你?”

  “去死,色鬼…”小薇笑着微微扭动着身子,她也很享受着我这种侵犯 ,乳头已经在我的手指缝中充血发硬起来,嘴角不停的发出微微急促的呼吸声。

  “好了宝贝,我做饭呢…晚上再伺候你…乖…”小薇转过头亲 了我一口。我笑着不从,作势要把手从她的短裤里伸进去,小薇娇笑着要把我推 开。

  这时候急促的门铃想起了。破坏了我和小薇打情骂俏的兴致。

  当我叹了口气,不耐烦的打开门的时候,惊讶的看到门口站立着的居然是小 薇的亲妹妹,小雨。

  而这其实并不足以成为我惊讶的理由,我吃惊的是小雨泛红的眼睛旁,明显 挂着两条泪痕。

  “怎么了,小雨?谁欺负你了?”在餐桌旁,小薇给小雨端来一杯绿茶。

  小雨惨白的手指捂着茶杯,没有喝一口,只是一个人默默的不说话。

  客厅里一时尴尬起来。小雨有着和小薇一样的美貌,但并没有从她妈妈那里 继承过和自己姐姐一样的能干和坚强。她只是一个还再读大学二年级的小丫头片 子,虽有极好的成绩,但那种天真犯傻的性格却总不会让人为她放心过。

  “是不是袁山那小子回来找你了?他欺负你了?”我盯着她的眼睛问。

  袁山是小雨以前的男朋友,一个星期前刚分手。那个人我和小薇很早就提醒 过小雨,他虽然有一副帅哥的面孔,但那种甜言蜜语的谈吐和周立波一样的眼神 ,绝对不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但这个世界上像小薇这样明智的女孩子毕竟是少数,女孩在小雨这种年级, 正是男人不坏她就不会去爱的犯傻阶段。大学里多少爱慕她的好男孩她没有要, 偏偏为袁山这么一个小混混付出了一个女孩子最宝贵的一切。

  两人相处了整整一年多,直到上个礼拜袁立突然向小雨提出分手,理由是自 己觉得两人不适合在一起。让小雨没法相信的是袁立说这些话的时候还趴在她的 身上,而说这些话前,袁立还不忘把小雨推倒在床上发泄了他最后的兽欲。

  我和小薇后来安慰了她整整两天才让她安静了下来,这次来肯定还是和袁立 有关。

  “这次不是他来找我…”小雨咬住了嘴唇,终于挤出了声音,“而是他 以前的那个老板,那个流氓华总…”

  说到这里,小雨突然扑在我怀里,紧紧的抱住了我,大声痛哭起来:“姐姐 姐夫…我真的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救救我…”

  我看着怀里的小雨一时不知所措,这个冒失丫头从来就是这么有头无脑,难 怪会被那种小痞子骗,现在当着自己姐姐的面一点也不知道注意下举止。小薇倒 是知道自己妹妹的德性,所以一边摇头用带着醋意的眼睛看着我,一边抚摸着小 雨的脊背,“好了小雨,别哭了,有事告诉姐姐,不怕,有姐姐姐夫在! ”

  小雨抽泣着,慢慢的说出了事情的大概。

  原来那个袁山以前是在我们这个区那个所谓华老板的公司做事的,华老板我 听说过些,人品极差,但小有点财产,我现在的国企便和他有点贸易上的往来。 前一阵子袁山问华老板借一笔钱,大概三十万块左右,华老板一开始说不肯,袁 山是外地人,除非有本地人担保才行。袁山便找了小雨,说这笔钱他是准备借来 为了他们两人的将来而开始自己的事业的,华老板还不知道他们两人的关系,希 望能让小雨担保一下。

  小雨居然稀里糊涂的就相信了,在藉据上签了名。而在袁山上个礼拜消失后 ,华老板自然的就来找了身为担保人的小雨,小雨实实在在的没法还这笔钱,而 这样的事情小雨也不敢向自己的父母说。

  华老板原本笑眯眯的脸就沉了下来,他当时盯着小雨看了一会儿,说你们说 你还不起也可以,我一个年赚上千万的老板,30万对我简直不是一个数。但你得 伺候我一晚上,让我高兴了,咱们这事就两清,你看怎样? 30万一晚上,老子 去北京睡明星都不要这数,算便宜你了。

  小雨吓坏了,华老板说要是这都不答应,他就准备去法院上诉,说法院里的 人他都认识。到时候贴上上诉费小雨还是要还这笔钱,再还不起就要强制执行拍 卖小雨家的房子。华老板叫她今晚就必须给个答复,否则明天一早就去法院上诉 。

  “怎么还有这种流氓垃圾!”小薇气的用粉拳砸了下茶几。把我都吓了一跳 。

  “姐夫…”小雨哭着握住我的手(看来她根本拎不清我家谁能耐最大. ..)

  “我该怎么办…”

  “这事交给姐姐就行。”小薇一边拉过小雨握着我的手(我苦笑了一下.. ),“别怕,有你姐姐在,那个姓华的流氓休想碰你一下,他就要今晚答复是吧 ,我叫他今晚乖乖的把欠条还给你。”

  我看了一眼小薇,美丽文静的脸庞猛然多了一股侠气,这丫头也傻掉了?她 有什么能耐去说服华总?

  “嗯嗯…我说小薇,这事情你还是不要管了吧,怎么说我公司和华老板 那里还有点来往,要不我去和他说说,少付个一半,然后我们帮小雨垫上另外一 半…”我在一边说。小雨听了感激的看着我。

  “这种流氓混蛋凭什么给他钱?”小薇白了我一眼,“你不用管了,今晚的 事情交给我,小雨,华总是约你今晚几点见面?”

  “嗯,他说时间我定,如果我决定好了,地点也让我定,他来结账就是了。 ..”小雨低下头。

  “好的,老公,你把你公司开发的那种防盗针孔探头带上,还有咱们的笔记 本电脑。小雨,你现在跟那个华总打电话,跟他说晚上9点,北门宾馆见,房间 号到时短信通知。”小薇说。

  “我说老婆大人…”我着急的说,“你想干嘛?你要跟他谈判还是怎样 ?你不怕他吃了你?”

  “别担心。”老婆自信的说,“这号流氓就交给我来对付吧,到时候我们开 两个房间,你和小雨在隔壁房间里照我说的去做就是了,你放心我不会给那死流 氓吃了的。不想想你老婆谁啊?但是…小豆腐可能会被吃点…没办法, 非常时期,不牺牲一点没法帮咱们小雨度过这关。”

  “什幺小豆腐…什么牺牲?”我更加不放心了。

  “好了好了,爱你亲爱的,快去准备吧。我先去洗个澡”小薇亲了我一口。 然后就回房进了浴室。

  两个小时候。北门宾馆308房间。

  我按照老婆的吩咐,在正对着床的电视机收发器上安装了我公司制造的防盗 探头,然后把接收器插在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上。这个探头是我参与研制的,画 质清晰上面还带有录音功能。缺点是形状大了点,但是和电视收发器放在一起就 不会引人怀疑了,别人还会以为是收发器的一部分呢。

  “好了,老公,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带着小雨去隔壁的房间,监视好这里的一 切,等下你一定要沉住气,小雨管好你姐夫啊,让他沉住气,等下那死流氓可能 会对我有一些非礼动作,但无论怎样,除非我喊救命,你们就不准踢门进来。因 为那样就把戏给演砸了,我们会更惨。”小薇冷静的说,“我迫不得已不会喊救 命,但如果喊了,我们这段记录下来的录像,我们可以视频修改一下,或者保留 最后一段,作为他想非礼我的证据,那样也有希望把欠条拿回。”

  “亲爱的,你别乱来啊。我觉得你这主意实在…”我担忧的说,小薇是 我的全部,寄托着所有的爱,没了一切我也不能让她被人吞食。

  “好了,相信你的宝贝老婆,我的好老公,现在去吧,那个禽兽也快到了。 ”老婆亲了我一口,就把我们往门外推。

  我和小雨在隔壁的307房间里,忐忑不安的打开了电脑,打开了监视器接收 软件,看见小薇也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床边。没有表情和动作,这样的表现让我 知道她心底里也是充满了紧张的,而她到底能怎样说服华老板交出欠条,我和小 雨心里谁都没有底。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左右,门外分明的传来了一阵皮鞋的声音。小雨突然紧张 的抓住了我的手,于是我明白,这便是那传说中华老板的脚步了。

  急促的脚步跨过了我们的房门,然后在隔壁308房前停下,接下来就是一阵 更急促的敲门声,伴随着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请问林诗雨小姐在么~~~”。

  显示屏里,老婆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走到门前,打开了门。

  只见房门外迎面撞进来一个无论外貌还是穿着都不得不让我作呕的中年矮胖 子。

  他大概都不到一米六,一脸的肥膘肉,硕大鼻孔的朝天猪鼻子似乎连鼻毛都 能看的清楚。带着猥琐笑容的肥猪嘴唇里,两个黄牙就这么露着,眯起的眼睛就 像两条合不起的烂肉,你永远看不到眼珠。脖子短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那身 花的犯俗的短袖衬衫和大裤衩里往外伸着四个肥的圆滚又长满猪毛的四肢。站在 我老婆跟前完全就是个美女与野兽的现代版本。

  华总似乎对自己面前的这位陌生的美女感到意外,他眼睛扫瞄了一下我老婆 ,一米七0左右的个头,顺滑了刘海下是一双温柔舒畅的眼睛配合着没法挑剔的 脸庞,顺着脖子的柔和线条往下,上身白衬衫,下身黑裙黑丝的ol套装,完全掩 盖不了老婆颇让人自豪的高耸酥胸和修长的大腿。老婆没有穿鞋子,薄薄的黑丝 下面,那双精致的小脚甚至可以透过黑丝看到美丽的脚趾。

  华总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睛眯的更小了,嘴角露出了让人作呕的微笑。 显然眼前这个陌生的美女已经完全吸引住了她。

  “请问这位小姐是…”华总一边贪婪的看着老婆一边说。

  “噢,我是小雨的姐姐,林诗薇。”老婆稍微微笑了一下,用一种极其温柔 的声音说,“听说我家小雨和华老板之间有一些误会,今天我特别代我妹妹来和 华老板解决一下。”

  “噢…是小薇小姐啊…呵呵,你们林家不亏都是美人胚子…” 华总似乎吞了一口唾沫,“其实要说误会嘛,也算不上。其实解决办法和后果我 都已经和小雨说的妥当了,我想这点她是应该知道的。不知道她今天突然放我鸽 子的意思是…”

  “呵呵,华总误会了,小雨不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但是你知道,女孩子家 么…人家还是个学生,有些事情对她未免过于苛刻了一些。我毕竟是她姐姐 ,算是过来人了…不知…能否由我代替我妹妹和华总解决此事?”老婆 很自然的说完这些话,脸上露出一丝抚媚的微笑。

  “啊…林小姐的意思是…”很明显华总已经一下子兴奋了起来,眼 睛上那两陀肥肉里似乎要发出光来,他毫无顾忌的把小薇从头到尾又扫视了一边 ,连忙点头,“那是最好了!林小姐的美貌比起您妹妹来更有一番风韵啊,能与 林小姐共同解决此事真的是我华某人的荣耀… ”

  说罢赶紧一步上前,一把搂过老婆的细腰,恶心的猪嘴便要往老婆殷桃小嘴 上贴去。

  我立刻心脏提到了嗓子眼。身边的小雨也更紧的握了我一下。

  “好啦,好啦,华总也算见过场面的人,别那么猴急嘛…”老婆一下子 推开了那头野猪的袭击,微笑着说,“我是个讲情调的人,相信华总也是,我看 华总不如先洗干净身体,我换好了衣服在床上等你如何?我来之前已经洗过了。 ”

  华总愣了一下,然后连忙说好,借着急吼吼的冲进了浴室,一边走一边脱着 自己的衣服。浴室里马上传来了淋浴的声音。

  老婆默默的走到了床边,脱下了自己的套裙,解开了自己的衬衫扣子。

  当屏幕里越来越多的雪白暴露在我眼前的时候,老婆脱下了自己的胸罩。虽 然老婆那销魂的玉体对我而言并不陌生,而此时她却是在一个陌生的丑陋的男人 的房间里,露出了自己身体,那一份刺激对我是不言而喻的,我只觉得自己下身 顶的难受,而心里则是另一种滋味,一种深深的后悔了自己为什么没有强力阻止 老婆采取的这种行动,毕竟谁都不知道老婆下一步到底要干嘛。

  老婆慢慢的脱下了自己的黑色丝袜,露出了那双修长雪白而又嫩滑透明的双 腿,这是一双谁看了都要羡慕我的美腿,曾经好长一段时间我闹失眠,都是枕着 这双美腿美美的睡着。现在老婆出了她条白色三角裤外全身已经一丝不挂了。

  老婆从包里面掏出了自己的那件丝质睡裙,然后穿上。这件睡裙还是我去年 给老婆买的生日礼物,淡紫色的睡衣,大开岔领口暴露着老婆胸前的大半个雪峰 ,半透明的制材几乎可以看到老婆山峰顶端粉嫩的乳头。睡裙是超短型的,刚刚 才盖过老婆的大腿顶端,几乎就是把老婆整个美丽双腿都暴露在外,稍微动一下 都能看到那白色的三角底裤,和被底裤紧紧包裹的浑圆臀部来。

  等老婆刚刚换好衣服,浴室里面的水声也就嘎然停止了。我的心脏也再次加 速跳动起来。没有过多少秒,浴室门就一下急促的打开,里面冲出来一个只穿着 三角裤的怪物肉球来。

  只见那怪物的三角裤已经高高的顶起,而等那长毛的肉球看到我老婆穿着睡 裙的诱惑躯体时候,那已经高高顶起的三角裤又大力的抽动了一下。华总已经愣 在那里了,胸前恶心的胸毛上还挂着水珠,他那肥肿的嘴唇就那么大大的张开着 ,似乎嘴巴里的口水都要涌出来,那蟾蜍一样的双眼几乎都要喷出火来,从我老 婆晶莹的脚趾尖,扫过雪白的大腿,到睡裙下立起的双峰,到睡裙里若影若现的 粉红乳头。看的出来,即便他玩过再多的女人,今天这样动人美貌和气质的他还 从来没有遇到过。

  华总再也忍不住了。他喊了一声“宝贝!”,就冲到了床前,一把把老婆抱 到了怀里,沾着自己口水的猪嘴唇就像雨点一样落在老婆白嫩的脸上,脖子上, 香肩上,那浑圆的猪爪毫不客气的就向老婆胸前高耸的山峰抓去。

  “妈的混蛋!”我在荧幕前愤怒了,结婚这些年老婆就只是属于我一个人的 ,她这辈子除了我以外又几时被别的男人染指过,我一时控制不住,吼了起来。

  身边的小雨见状连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她在我耳边小声说:“姐夫… 姐夫…对不起…对不起…姐姐说过她没求救我们就一定要冷静.. .”小雨捂着我嘴的手指间透着一股少女的温润和芳香,倒的确让我冷静了不少 。

  “唉,别这样~你的胸毛扎疼我了~”屏幕里小薇笑着推开了华总摸向她胸 部的猪爪,温柔的用自己的嫩手把华总推开了一点,“你别这么猴急好不好,我 喜欢绅士一点的男人,有点情调的男人…”

  “我的林小姐…美女…你说我该怎么向你表达绅士呢…”华总 喘着粗气,一猪爪已经摸上了老婆嫩白的大腿,并往里面深入,恶心的肥唇重新 又落在了老婆的香肩上,顺着细嫩的脖子往脸颊上一路亲去。

  “你躺下,我坐你帮你按摩吧。色鬼。”老婆微微笑了下,又轻轻推开了华 总。

  “好好好!”华总留着口水答应了,他立刻仰面躺在了床上,抓起小薇的一 直嫩手放在自己挺起了的三角裤上,“来宝贝,坐这儿给我按摩。 ..”

  “你想的美~”老婆捂嘴笑了下,温柔的捏了下华总的命根,“给我屁股朝 上,转过身去~”

  那野猪听话的转了过去,他肮脏的三角裤包裹不了他那个巨大的遍布难看痤 疮的肥屁股,老婆居然踮起脚起身就坐在华总恶心的屁股上,她底裤外粉嫩的臀 尖就和华总恶心的臀部直接接触了。老婆甚至用自己的玉腿紧紧的夹住了华总肥 大的腰。

  “噢,舒服…宝贝”华总轻轻叫了一声,手臂往后抚摸着老婆嫩滑的大 腿。

  我看了心里几乎喷出火来,身边的小雨捂我的嘴巴捂的更紧了,甚至已经镶 进了我的嘴里,而她自己都没发觉,当我想叫骂的时候,舌尖就会不停的舔到小 雨的手指上,那香甜又带着一点咸味的感觉,让我逐渐又恢复了理智。

  房间那边,老婆洋葱般细嫩的手指轻轻的划过华总的脊背,然后从颈部开始 ,顺着肥胖的肩膀,一寸一寸往下按摩过去。华总一边享受着天伦之乐,一边用 手把玩着老婆细嫩的大腿,身上不时的随着老婆的动作而颤抖一两下,嘴巴里发 出细微的呻吟。

  “啊,美人…太好了…噢对,就是那里多用力下…舒服… 。美女你的腿真白真滑…你老公有好好享用过你么?”华总一边享受着我老 婆的按摩,一边居然还把我放在嘴边,我不仅抿住了嘴唇,却发现自己把小雨的 手指抿在了嘴里。

  老婆笑而不答。给那个肥猪大约按摩了20多分钟后,老婆突然做了一个让我 和小雨都惊讶不已的举动。她突然弯下腰去,隔着自己那薄薄的睡裙,用自己挺 拔丰满的双胸,顺着华总的肩胛部位,一直推到了华总肥粗的腰部。

  华总猛地抖动了一下,然后挣扎着就要站起来。

  “我不行了,我现在就要你宝贝!你太好了!我要你!”华总蟾蜍一般的眼 睛睁大了,露出了血红的眼球。他爬了起来,一下子就想向小薇扑去。

  “还不行呢,小坏蛋…”老婆伸出一条完美的细腿,雪白的脚掌抵在了 华总全是黑毛的胸口,阻挡住了要饿虎扑食的华总,然后脚掌顺着华总肥大的肚 皮往下滑去,一直贴在了华总高高隆起的三角裤上,“人家才给你按摩完,你也 要给我按摩,就从脚开始吧…”

  “喔…”华总低吼了一声,急不可耐的捧起了老婆的那只玉足。他根本 没有了按摩的耐心,他把老婆平滑粉红的脚掌贴在了自己嘴上,伸出了泛黄的猪 舌,从老婆脚跟舔起,舔过脚底,舔到了脚趾。

  华总把老婆晶莹透明的脚趾,每一根都含进了嘴里,仔细的允吸品尝着,整 整吃了五六分钟,才顺着脚踝,舔到小腿,往上吃去。

  华总一边舔着老婆的嫩腿,一边用手把老婆的双腿叉开,那让人喷血的下身 春光就这样暴露在华总的眼睛里,两条大腿的顶端,是被一条洁白的三角裤所紧 紧包裹的小丘。小丘的旁边还依稀露出一丝绒毛来。

  当舔到老婆的大腿内侧时候,华总把自己的脸紧紧的贴在上面,一脸的无比 陶醉,那曾是我一个人享有的温柔乡,那种柔滑芳香的感觉以前只有我自己一个 人知道,而如今却被这个猪一样的男人肆意糟蹋着。

  当华总的猪舌头顺着大腿,一直舔到大腿根子,眼看就要落在老婆最隐秘的 私处的时候,老婆突然说:“不准吃那里喔,吃了我就不理你了,那里是等下我 自己献给你的…”

  “喔…”华总点了下头,猪舌来回顺着被三角裤遮住的耻丘外沿舔动着 ,甚至把那己根绒毛也舔到了嘴里细细品味,我知道那里已经是老婆最敏感的地 方,果然,床上的老婆也忍不住微微呻吟起来。

  华总慢慢的往上掀起了老婆的睡裙,露出了雪白平滑的肚皮,还有那个小巧 的肚脐眼,华总来回的舔动着它,老婆忍不住银铃般的笑出声来:“小坏蛋,别 吃我肚子了痒死了…”

  “喔…不让我吃肚子,那我就吃…”华总留着口水的嘴巴狞笑了一 下,趁我老婆还在格格笑的时候,突然一把往上掀起了睡裙,一直翻到了脖子上 。

  这下老婆胸前那对一直让我自以为豪的雪白山峰,终于暴露在华总的眼皮底 下。

  c罩杯的丰满浑圆的山峰就想一对受了惊吓的小白兔,在空气下微微颤抖着 ,山峰顶端是一个诱人的粉红色的小殷桃,这是多么熟悉的珍物,每天晚上都会 让我品尝过后才睡着。而如今却要迎接另外一个男人恶心的嘴巴。

  华总再也忍不住了,他张开自己的血盆大口,一口就把小薇一只c罩杯的小 白兔含进去半只,像饿坏了的婴儿一样拚命允吸起来;另外一只毛爪则摸上了另 一只小兔子,毫不珍惜的揉捏着,好像第一次见到女人的丘八爷。

  “喔…你个坏蛋…我没允许你吃人家的胸胸啊…喔…轻点 ”老婆温和的声音也变得颤抖起来。

  在另外一个房间已经无法再忍受了,我觉得如果我现在还能装孙子忍着,那 我以后不如自己跳楼算了。

  当我正想站立起来的时候,让我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身边的小雨突然一下 子跨坐在我腿上,四肢紧紧的缠住了我,我的裤裆里原本就挺立着自己的宝贝, 结果就这样被小雨坚挺的臀部坐了上去,一时快感异常。

  “小雨你干嘛?”我吃惊的看着小雨。

  “求你了姐夫,你不要动,我不坐你身上根本按不动你(我心想你个傻丫头 你当你几斤几两,坐我身上就按的动我了?)”小雨带着哭腔对我说,“对不起 姐夫,我对不起你,我这辈子欠你和姐姐的…要不是我傻…姐姐也不用 这样牺牲,求你了,姐姐的戏快演好了,你这时候去就是前功尽弃…我真的 对不起你姐夫,你真的是好人…”

  我正想发火再吼叫些什么,小雨突然把殷桃小嘴凑过来,直接堵住了我的嘴 ,我大吃一惊,却本能的吻住了她,不想她主动把香舌伸进了我嘴里,我也毫不 客气的用自己的舌头和她搅动在一起,允吸着她少女的玉液。

  说实话,我是个很有责任心的男人,这还是我这辈子除了小薇外,亲过的第 二个女人。我不知道小雨当时为什么那么做,是心存愧疚还是想补偿下我?天知 道,反正以后见面我们也决口没再提此事,这件事就成了我们永远影藏在心里的 一个秘密。

  我一边搂着坐在我身上的小雨,允吸着她的香舌,一边注视着荧屏里自己的 妻子。

  那一边,华总已经吃够了小薇的山峰。

  只见一只巨大的肥猪跨坐在老婆娇嫩的身上,毫无阻碍的扯掉了已经掀到我 老婆脖子上的睡裙。

  此时的老婆,除了那条底裤,几乎整个玉体都呈现在肥猪的面前了。

  肥猪可能被这美丽给怔住了,他脱掉了自己的内裤,一根大约17厘米长的粗 大阴茎就树立在老婆身旁。

  肥猪整个人重新压上了小薇圣洁的玉体,让人作呕的面孔贴近了老婆女神般 的脸庞。

  我无比美丽的老婆的雪白肌体,就这么被一头又黑又粗又肮脏的肥猪给压在 身体下面,甚至被紧紧的包裹着。

  “林小姐…你实在太美了…”肥猪端详着近在咫尺的老婆的脸庞, 嘴里面渗出了恶心口水就这么滴在老婆的脸上。

  肥猪端详了好一阵,终于低下了猪头,从老婆米人的眼睛往下亲。亲过鼻子 ,然后终于重重的压在了老婆的粉红嘴唇上。

  老婆微微笑了下,轻轻的张开了嘴巴,肥猪大喜。

  最痛苦一幕开始了,肥猪伸出了那肮脏的舌头,深入了老婆香甜的口腔里。 两张嘴重新合拢在一起。

  看的出来,他们两人的舌头也像我现在和小雨在不停的来回搅动和允吸着, 我简直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甚至当看到老婆居然还主动允吸着肥猪的舌头的时候,我在不停的问自己, 这真的我的妻子么?真的是我最爱的人么?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个戏她到底要 演到哪一步才算完。

  此时的肥猪一边品尝着我老婆绝美的香舌,肌肤在做最大范围摩擦的快感, 他暴露在空气中的那根粗大肮脏的阳具,也不停的隔着老婆的内裤,一个劲的进 攻起老婆的私处来。

  我觉得自己全身已经火一样的爆发,小雨在我口腔里的香舌已经不能让我把 这火焰降下来。我那已经不受我控制的右手,从小雨的领子口一把伸进了她的乳 罩,握住了她胸前的那只嫩滑的兔子,就不客气的揉搓起来。

  小雨一边允吸着我的舌头,一边任我抚摸她的胸部,下身也开始不停的摆动 着,增加摩擦我命根的快感。难道她也开始兴奋起来了?此时我完全可以把她直 接按倒发泄一通,但是理智还是使我没有再进行下一步。那一刻我又发现了自己 爱小薇爱的有多深。

  “把你内裤脱了,我要干你,我要进去,我受不了了!”已经把小薇吻的满 脸都是液体的肥猪,睁大血红的眼睛对小薇说,他的一只手甚至已经开始去撕扯 小薇最后的内裤。

  “好了好了,别急嘛…”

  “什么别急?这样的前戏还不够啊?我不信你没湿…喔。美人,我们来 吧…”

  “万一我和你做了以后,你赖账不还给我借条怎么办丫?”老婆一边伸出舌 头亲吻着肥猪,一边阻止肥猪脱她最后的内裤。

  “我受不了…那我现在拿出来给你!你马上就要好好伺候我啊…。 喔…。舒服…”肥猪依依不舍的起来坐在床边,打开了床头柜上的一只 皮包。翻了一阵后,找出了一张纸条。

“美人…喔…这就是你要的借条…拿去我们两清了…喔… 。不就三十万么…美人…以后做我情人咋样?我每月就给你30万!.. 。你太美了…真的,我玩过上百个女人,还没见过你这么好的…。喔, 你奶子真好吃…”肥猪把借条送到了老婆手里,然后低头允吸起老婆的酥胸 来。老婆再仔细的看着那条子。

  “怎样?没错吧…喔…。有你妹妹的担保签名…来,我们做吧 …”肥猪看老婆没出声,于是边一只手慢慢撤下了老婆最后的内裤。雪白的 两腿间渐渐显现出一小片湿淋淋的黑森林。

  突然,镜头里的老婆把那纸片团了起来,一口吃尽了嘴里,然后端过了桌边 的矿泉水大喝了一口,把那纸条吞进了肚子。

  “你…干嘛??”肥猪惊讶的看着老婆的这一动作。

  “仇流氓!!救命啊!!”老婆突然大叫起来,一脚踢向肥猪那根丑陋的阴 茎,肥猪一声嚎叫,捂着下体滚到了床底下。

  我一看赶紧甩开已经整个人摊在我身上的小雨,冲进了隔壁308房间。不由 分说,卯足了最大的力气,对那头肥猪当面就是一圈。

  那肥猪又是一阵嚎叫,血就从他的猪鼻孔里流了下来。整张脸就想一个打碎 的酱油瓶。

  “你给我滚!人渣!”我吼到,那声巨吼让我自己心里都颤动了一下。

  肥猪似乎明白了什么,忙卷起衣服,裹着自己丑陋的身体往外跑去。一边跑 一边叫着:好,你们他妈算计我,你们给我等着瞧!

  我这时候才想起刚才牺牲了那么多色相的娇妻。

  转身看见老婆已经冲进了淋浴房。

  我轻声走了进去,看到老婆在不停的刷洗着自己的身体,还止不住的干呕着 。

  我一阵心疼,轻轻的拍着在浴室里小薇洁白的后背。

  “太恶心了…真的太恶心了…我还真没有思想准备…喔… 。”小薇又是一阵呕吐。

  “唉,能够给咱家挽回这三十万的损失,也值得…喔…..真脏。 …”老婆呕吐的身体都弓了起来。

  我默默的看着她,眼睛忍不住犯起酸来。顾不上自己穿着衣服,还有那淋浴 喷头,一把抱住了蹲在那里呕吐的老婆,轻轻的吻着她的脖子。

  “对不起,小薇…是我没用,不然你不会要牺牲这么多,受这样的罪. ..你这样天生丽质…我真的配不上你…”

  “傻老公,别那么说…这是我自己家姐妹的事…乖,不哭,回家给 你炖鸡汤…”老婆拧了下我的脸。然后转过头又是一阵干呕。

  浴室门口安静的站着小雨,默默的看着我们……

  后来的生活都还算顺利。我在公司里职位也越来越高,家里生活也越来越舒 适起来。

  老婆则不断的放弃了公司里面升迁的机会,因为她不想为了一年20来万的年 薪去整天加班忙碌,她说她喜欢每天晚上六点做好一桌的饭菜等我回家的感觉。

  这件我曾以为会在我的心里留下烙印的记忆,后来也在老婆温和的微笑中淡 淡的消失在时间里了。

  唯一让我有点愧疚的,到时自己当时和小雨的那点情不自禁。

  小雨和我事后心照不宣的保守着我们之间那唯一的一个隐私。谁也没有再提 。

  两年后小雨终于找到了一个值得她爱一生的男人。一个25岁的平面设计师。 他们两约好了不办婚礼,结婚就去周游十几个国家。

  喝光面前的最后一杯酒,天已经开始泛出了亮光。

  我吻了一口身边已经熟睡的小薇。

  嗯,我现在也该睡了吧?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