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VIP」站长推荐适合男人夜晚看的网站

令狐冲传之岳林珊之孕育

令狐冲传之岳林珊之孕育

(一)令狐冲在三岁的时候被岳不群夫妇收养,那时岳林珊还没有出生,华山上亦无女弟子,岳夫人是华山上唯一的女人。令狐冲第一次见到岳夫人时,把岳夫人叫作观音娘娘,因为幼小的他觉得岳夫人比後山庙里壁上画的观音娘娘还好看。尽管那时令狐冲还不明白男女情爱之事,但他朦胧地觉得师娘是最让他依恋的一个人。他最快乐的时光便是在夏夜和师娘一起乘凉,这时他总会撒娇睡到师娘的怀里,看着满天繁星,闻着夜风中师娘身上特有的淡香,在师娘温柔的催眠曲声中慢慢入睡。九岁时,令狐冲开始跟师父,师娘学武。有一次师娘教他一套伏虎拳,教到一半时,突然停了下来说∶「你自己先练习一下,师娘一会儿便回来。」说完便急匆匆地往前面的小树林里走去。令狐冲正想接着练,突然发现地上有一块玉佩,正是师娘平时常戴的那块。他赶紧捡起来,想∶『师娘不见了玉佩一定会着急的,我赶紧给她送去。』於是他便顺着师娘走的方向追去。才跑出去十几步远,便看到了师娘窈窕的背影,令狐冲刚想呼喊师娘,却看到师娘把长长的裙摆提到了腰间,露出了雪白的腿和淡红色的亵裤。令狐冲一时之间只觉得唇乾舌燥,一颗心彷佛停止了跳动,虽然他不知道为什麽会有这样的反应,但他只觉得师娘的腿和亵裤是那麽美丽,一种说不清的欲望驱使他想走近去抱住那双腿,但他不敢那样做,於是他悄悄地走到离师娘背後只有两尺远的一棵小树旁躲起来,看师娘到底准备干什麽。这时只见师娘又褪下了那条美丽的亵裤,令狐冲的呼吸差不多已经停止了,他难以置信自己的眼睛,心目中如此圣洁美丽的的师娘居然会在他的眼前褪下亵裤!令狐冲觉得自己不应该看,但他已经完全不能控制自己了。岳夫人蹲了下来,她那微微翘起的、白如凝脂的丰满臀部正对着令狐冲的眼睛。突然,令狐冲听到「嗤~嗤~」的声音,只见一股金黄色的水流从师娘身下射了出来,滴哩嗒啦地冲击在地上,汇成了一个小水塘,然後顺着岳夫人的两腿之间慢慢朝令狐冲躲的地方流了过来,上面还漂着一些泡沫。令狐冲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师娘是在撒尿!以前令狐冲总把师娘当作仙女一般,现在他才知道原来像师娘这样美丽的女人也同样要撒尿的。令狐冲心中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既有一点失望,但也为能看到像师娘这样美丽的女人做这麽污秽的事而感到兴奋。岳夫人身下的水流终於慢慢变细,开始一滴一滴的往下掉了,令狐冲以为师娘马上就要起身了,但是等了一会儿也没见师娘站起来。忽然令狐冲听到「噗」的一声响,原来师娘放了一个屁,只见师娘雪白的屁股沟中间有一个深色的小孔正在一胀一缩,令狐冲兴奋得简直快晕过去了,像仙女一样美丽的师娘竟要在他面前屙屎了!令狐冲已经闻到了岳夫人放的屁的味道,尽管那明显是一种臭味,但令狐冲却觉得非常好闻,深深地吸了几口,因为那是从美如仙女,纯洁如天使一般的师娘体内排出来的。终於,一段褐色的物体从岳夫人的屁眼里慢慢挤了出来,令狐冲听到师娘嘴里发出「噢┅┅噢┅┅」的声音,那段褐色的大便带着优美的弧度在岳夫人体外变得越来越长,终於它在空中断成了两截,令狐冲已经完全陶醉在那越来越浓烈的气味中了。那截掉在地上的大便似乎还在冒着热气,令狐冲抑制不住地想冲上去亲吻师娘那雪白的屁股,就在他想冲出去的一霎那,岳夫人稍稍站直了一下身子,令狐冲赶紧又躲到树後。只见岳夫人从怀里抽出一块白色的手巾,伸到两腿之间擦抹了一会儿,然後又伸到後面屁股沟中间擦了两下,便把手巾扔到了一边的地上。等岳夫人重新整好衣衫离开,令狐冲立刻捡起那块手巾塞进自己的怀里,并从另一个方向跑回练武的地方。岳夫人已经在那里焦急地四处寻找令狐冲,一看到令狐冲便嗔到∶「你个小鬼,师娘才离开这麽一会儿,你就不用心练武了,是不是又跑到哪里去捉鸟挖虫啦?」令狐冲急忙辩解道∶「徒儿刚刚尿急,到林子里小便去了。师娘你别生我的气,徒儿会好好练武的。」岳夫人脸上一红,嘴角含笑道∶「你这个小鬼啊,谁会跟你真生气呀!赶紧接着练吧。」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看着眼前这笑魇如花的美师娘,要不是令狐冲刚刚亲眼看到,真难以把她和林子里那堆还冒着热气的粪便联系在一起。令狐冲满脑子里晃来晃去都是师娘雪白的屁股和那一堆散发着诱人的臭味的美女粪,接下来练武的时候不是做错了动作,就是不小心自己摔倒。「冲儿,你今天怎麽啦?心不在焉的。」岳夫人有点担心地问。她想是不是这小鬼天天练武累了?可不要把他给累出了病来。於是就说∶「冲儿,你今天先回去休息一下,明天再接着练吧。」令狐冲巴不得有这句话,应了一声「是」,便回到自己的住处。关上门以後,令狐冲用兴奋得颤抖的手取出那条岳夫人擦过了下身的手巾,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到桌子上,轻轻地打开,看到上面有一点黄褐色的污迹,便凑过鼻子去轻轻地闻,手巾上师娘的体香和粪便的臭味混合成为一种特殊诱人的味道。令狐冲继续打开手巾,发现上面粘了一根弯曲的黑毛,他想师娘那里怎麽会有这麽奇怪的毛?令狐冲把那根毛抿进嘴里,上面有一丝淡淡的咸味,他捧起手巾,猛嗅原来粘着毛的那个部位,一股尿臊味沁入了他的鼻腔。令狐冲感觉他的小鸡鸡已经不知不觉地硬了起来,他一边闻着那块手巾,一边用手搓着自己的小鸡鸡,嘴里喃喃道∶「师娘,啊┅┅我美丽的师娘,徒儿好喜欢闻你尿尿的味道。师娘你的尿尿真臊啊┅┅我好想用嘴来含住你那射出臊尿的地方!」突然令狐冲感到一种特别的快感冲击全身,小鸡鸡的头部流出了几滴白色的液体。正在这时,门被推开了,岳不群夫妇走了进来。令狐冲一时吓呆了,手里还握着那湿漉漉的小鸡鸡,岳不群一眼看见了桌上那块手巾,走过去一把抓在手里,然後对令狐冲怒喝一声∶「冲儿!下次再让我看到你干这样下流的事,我便把你扔下山去!」令狐冲赶紧跪倒在地说∶「徒儿再也不敢了。」岳夫人刚才也看到了桌上那块手巾,满脸红霞,小声道∶「我本想和你师父一起过来看看你有没有什麽不舒服,谁知竟看到你在干这样龌龊的事。好了,你站起来吧,下次可不能再干这样的事了。」说着便拉着怒气冲冲岳不群离开了。此时令狐冲羞得恨不得有个地洞钻了下去,心想,还好,师娘护着我把师父拉走了,要不师父还不知会怎麽惩罚我呢!不行,我得去偷偷听一听师父和师娘说些什麽,要是待会儿要打屁股也可以有所准备。於是令狐冲轻手轻脚地来到岳不群夫妇寝室的窗外,用手指沾了一些唾沫,在窗纸上戳了个小洞。只见岳不群夫妇正并排坐在床边,岳不群手上拿着那块手巾对岳夫人说道∶「师妹啊,想不到冲儿居然如此早熟,小小年纪便能排精了。这小子也太不像话了,居然用师妹你的手巾来手淫。」岳夫人应道∶「是啊,不过冲儿早熟亦说明他身体的根基不错,将来是个可造之才。小孩子不懂事,以後慢慢引导他也就是了。」「但我却有点咽不下这口气,他用师妹你的这种手巾来手淫,显然是对你,也就是我的夫人有非份之想!」「好了,都这麽大人了,还跟一个小孩去吃醋,而且还是自己的徒弟呢。」岳不群侧头看了岳夫人一会儿,长叹一声说∶「师妹你如此美貌,难怪冲儿会对你有非份之想。」说着拿起手中的手巾放到鼻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岳夫人见状,羞得满脸通红,说∶「小的不正经,老的也不正经,那手巾多脏啊,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是用来干什麽的!」「我是你的丈夫,所以我怎麽做都是正经的,何况我早就想闻闻我美貌夫人的这种手巾的味道了,没想到竟让冲儿这小子先闻去了。来,师妹你告诉我这块手巾是干什麽用的?」岳不群捉狭地问道。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岳夫人脸更红了∶「你再没正经,我不理你了。」岳不群把岳夫人揽到怀里,恳求道∶「好师妹,好夫人,你就说给我听一次吧,现在只有我们夫妇俩,我好想听你说一些下贱的话,你不是说什麽都听我的吗?」岳夫人被逼得没办法,只得满脸通红小声地说∶「那是贱妾便後用来擦下体的。」「既然师妹你已经说了,干吗不用最下贱,最直接的词呢?」岳不群更进一步要求。岳夫人只好说∶「那是贱妾撒尿、拉屎後,用来擦穴和擦屁眼的手巾。」令狐冲在窗外听到一向端庄娴淑的师娘竟然说出如此下流的话来,完全惊呆了。刚刚才软下去的小鸡鸡又硬了起来,呼吸也在不知不觉中变粗了。岳不群内力深厚,令狐冲呼吸一变粗,立时便已被他察觉。岳不群轻轻在岳夫人耳边说∶「冲儿这小鬼正躲在窗外偷看我们。」「啊!」岳夫人惊叫一声,便欲从岳不群怀里挣扎起来。岳不群一手揽住岳夫人不让她站起来,另一只手按住了她的嘴不让她继续叫出声来。然後在她耳边小声说∶「师妹你别动,刚刚听你说了那些话和知道冲儿在外面偷听我们後,我的鸡巴居然有些反应了。」原来自从三年前岳不群练紫霞功进入第四层以後,便失去了性能力,夫妇俩为此各种方法都尝试了,岳夫人也试着主动挑逗丈夫,但都没有用,几乎已经绝望了。岳夫人现在骤然听闻丈夫那里有反应,心中的欣喜决不亚於岳不群,因为她是一个娴淑的好妻子,为了丈夫可以牺牲一切。岳夫人曾在菩萨面前许愿,只要能让丈夫的鸡巴再硬起来,只要丈夫开心,让她干什麽都愿意。所以尽管知道此时令狐冲正在窗外偷看,尽管自己内心羞愧无比,她还是听岳不群的话,没有惊动躲在窗外的令狐冲。岳不群把岳夫人的手移到自己的胯下,岳夫人果然感到丈夫的鸡巴已处於半软不硬的状态了,这可是三年来从未出现过的奇迹。「师妹,快帮我揉鸡巴,继续说下流的话给我听。」岳不群恳求道。想到令狐冲就在窗外,岳夫人把她的樱桃小口凑到岳不群耳边,小声地说∶「亲亲的师哥,你看师妹我美不美啊?你的鸡巴已经开始硬了,是不是想操贱妾的小穴啦?贱妾的小穴和奶子都是专给师哥你玩弄用的。」「这样不行。」岳不群说∶「我喜欢看到你被羞辱的样子,我想让冲儿看到平时庄重的师娘变得淫荡。拿你擦穴和屁眼的那块手巾到我鼻子前来让我闻,大声说一些不要脸的话,要让冲儿也听到。」岳夫人为了丈夫,只得横下心来,把那块手巾举到岳不群的面前,呻吟道∶「师哥,贱妾的擦穴布好不好闻啊?师妹刚刚拉屎後用这块手巾擦过屁眼,是不是很臭啊?这上面还沾了贱妾的尿液,闻到你可爱的师妹的尿臊味没有?」躲在窗外的令狐冲不能相信,一向是自己心目中圣洁偶像的师娘竟能不要脸地说出这麽淫荡的话来。师娘神圣形象的破灭深深刺痛了令狐冲幼小的心灵,他忍不住哭了起来,但胯下的小鸡鸡却不知不觉变得更硬了。令狐冲已经不忍心再看师娘淫荡的样子了,但他却不能使自己的眼光从窗户上移开。只听里面岳不群又说道∶「师妹,为什麽你长得这麽美,但你的擦穴布还是如此臊臭呢?」「因为再美的女人也同样要撒尿、拉屎,而且我们的屎和尿也一样是臭。师哥你要是嫌臭的话,就不要闻那脏东西了,贱妾这就去沐浴,把小穴洗得香喷喷的,再来让师哥继续玩。」「不用了,我就是想玩你原汁原味的臊穴。你去把冲儿叫进来。」岳夫人把泪流满面的令狐冲带了进来,心痛地问∶「冲儿,你怎麽啦,为什麽要哭成这样?」此时令狐冲再也忍不住了,扑进师娘的怀里大哭到∶「师娘你为什麽要说那麽不要脸的话,你可知道冲儿好喜欢仙女师娘的!」岳夫人已经羞得连粉白的脖子都变红了。这时坐在床边的岳不群说话了∶「冲儿,为师得了一种病,必须由你和你师娘一起帮忙才能治好,如果为师的病不能好,你师娘这一辈子都不会快活。刚刚你师娘那样做,都是为了要治好为师的病。冲儿你愿不愿意帮为师治好这病,让你师娘也快活起来呢?」令狐冲含泪应道∶「只要能治好师父的病,只要能让师娘快活,徒儿什麽都愿意。」(待续)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