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VIP」站长推荐适合男人夜晚看的网站

峨嵋男弟子初之章

峨嵋男弟子初之章

(一)   峨嵋派,江湖上名门正派之一,与少林、武当、天山、昆仑并驾齐驱,合称 五大门派,而峨嵋派是这五个门派中唯一的一个只收女的为弟子的门派,所以这 是个由全女性组成的门派。   但是有一个人,打破了峨嵋派创建而来保持二百二十多年只收女弟子而不传 男弟子的惯例,成为峨嵋派创派而来的首位男弟子,而那位那么幸运可以身处峨 嵋派这个群芳处处的幸运儿,也就是在下小弟不才我啦?!   为什么我可以成为峨嵋派的首位男弟子,说起来都觉得很好笑,请容许小子 细说道来。   小子原本是扬州城的一个大好青年,年青有为,而且热心助人,当见到有人 的钱袋太重,小弟就会勉为其难地帮他减轻重量,间中亦会偷偷的到一些人的屋 子里帮他们清理一下垃圾,往往会将他们的屋子一扫而空,清洁得干干净净,虽 然他们往往会去衙门找县老爷赞扬我。   但是,我是一个热心助人,不求闻名的人,所以他们虽然出重筹来找我,但 我是不会给他们找到的,所以到现在还没有人知道我就是那位热心助人,连县老 爷都出重筹要找的人。   有一晚,当小子我照平常那样,四周围去看看有没有人家需要帮助,当天晚 上给我找到一户需要帮助的人家,据我所知那户人家只有一个寡妇自己居住。   当我翻墙进去的时候,刚好是她正在洗澡的时间,小子我当然是义不容辞地 帮她看守澡房的门口,为了怕她在洗澡中有什么意外,小子我当然要看看里的情 况如何。   我悄悄地爬在地下,从门下的空隙由下而上地向里地看去,紧张、激动、兴 奋的心情令我心跳加速,身体不由自住地颤抖了起来。   我看到的是一位三十岁上下的美妇,全身肌肤雪白细嫩,两颗丰满的乳房傲 然挺立,胸部下的小腹平坦结实,圆滑修长的美腿更是光洁柔美,中间的三角地 带,被一片乌黑柔顺的丛林平均地覆盖阴部的四周,她一转身,白嫩嫩丰盈浑圆 多肉的美肾完全程现在我的眼里。   当时我欲火高涨,小弟弟已经涨得老大,真是想立刻撞开澡房的房门来一招 霸王硬上弓,我很庆幸自己当时没有这么做,不然的话现在我可已经魂兮归兮。   当我快要认不住的时候,突然间,远处传来吵闹的叫声,有人叫喊:「捉淫 贼………捉淫贼呀!」   人影晃动,只见眼前一闪,一个黑衣人已经翻墙已入,我连忙躲藏在旁边的 草丛,一方面露出两双眸子,观看外面的情况,小子我天生一对猫眼睛,在黑夜 中都如同白昼,所以在黑夜中工作从没有失手。   黑衣人着地的同时,澡房的大门忽然间向他疾射而去,去势猛烈,连地下面 的石路都留下一条淡然的长痕,黑衣人一个后侧身连忙避开这猛烈的一击,当他 在次着地的时间手中已经拿着一把精钢的骨子扇,只见他神色凝重地站在澡房前 面,双手抱拳道:「何方高人,请现身一见?」   只听见澡房传来一声女子的骂声:「无耻淫贼,人人得而诛之。」   一条白色的倩影,手持利剑向全神戒备的黑衣人飞跃而去,人未至,凛然的 剑气和杀气已经令到四周围的空气急速下降,身处其中的黑身人被剑气的气机销 定。   他知道只要稍微移动,长剑就会穿过自己的身体,令自己喝恨当场,避无可 避,他毅然踏脚向前,不退反进以硬碰硬,「当当……当」他一连挡了七剑,亦 退后七步方可以阻挡这招夺命的剑招。   「玉女穿梭,只有玉女穿梭方有此威力,妳是峨嵋派?!」月光下一位身穿 白衫充满尊贵气质,与成熟风韵的艳妇手持利剑满脸寒霜地站在黑衣人的脸前,   「玉蝴蝶——范春生?!」悦耳动听的声音由艳妇的口中传出,但对于黑衣 人,不对现在应该叫他玉蝴蝶—范春生才对这把声无疑是死神的招呼。   范春生以颤抖抖的声音回答道:「不才正是玉蝴蝶—范春生,不知这位夫人 是峨嵋派的那一位?」   白衣艳妇冷冷道:「好!就让你知道杀你的人是谁,以免做个涂鬼。」话未 完已经人剑合一向范春生刺过去。   「记住!杀你者,峨嵋——冷静如。」   范春生惊惧道:「冷艳仙子——冷静如。」   当范春生说这一句的时候他的脑袋已经和他的身体分离,但是这一剑实在是 太快,他身首异处,头脑向上飞的时候,范春生还看见自己的身躯站立在地上, 到死的那一刻还不相信自己已经离开这个人世,一代淫贼,奸淫无数女子令无数 白道武林为之头痛的玉蝴蝶—范春生就这样喝恨当场,落得身首异处的下场。   「他奶奶的,幸好老子把持得住,不然~~~」见到冷静如离去,我慢慢从 草丛中爬出来,身体一颤抖后面的话都塞住在喉咙说不出来。   「范大哥……范老大我们虽然河水不犯井水,但人死灯灭,俗世间的东西, 你老都不可以带走,不如给了小弟吧,你放心每逢初十,十五小弟我一定会烧多 一些金银衣纸给你。」我双手合什,向范春生的身上开始进行毡式的搜查,哼! 我就不信身为天下有数的淫贼身上会没有宝贝?!   一间破旧房屋的大门徐徐打开,一条细少的人影以极快的速度入屋,关门。 各位聪门的看官不用说一定猜到这个黑影就是小弟我了,话说当我由头(??? 还有吗?)到脚,连内衣裤都不放过终于黄天不负有心人,在范春生的身上找到 几样宝贝,找到宝贝我当然是溜之大吉啦。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一进入房地间,我连忙从怀里拿出搜括到来的宝贝一一点数。首先拿出来的 是一个钱袋。   「嘻~~银票五千两,原来做淫贼的人都这么富有,难怪会这么多的人会加 入这个行业。」   但是最珍贵的都不如我在他怀中搜出的这两本书,『蛊中传奇』和『逍遥挪 移』。『蛊中传奇』主要是介绍一些蛊的炼制方法和功用,而『逍遥挪移』主要 内容除了一套轻功—逍遥步外,还有一些药物的合成和配制,例如无色无味的天 下第一淫毒「奇淫合欢散」等……   这两本书的价值绝对高于一切,「呵~呵~」寂静无声晚上传来一声又一声 的淫笑声,这把笑声传遍这座古老而繁荣的城市,牵动无数人心的欲望,令这座 城市增添无数的呻吟声,大有「淫笑一声传天下,千人万人赴巫山。」的气势。                 (二)   说到这里,小弟还没有正式介绍自己,真是罪过、罪过。小弟姓归名功,行 年十四,尚未娶妻,从少就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幸得一位老婆婆——春婆收 留并且养育成人,可惜好景不常,她在六年前即是我八岁那年患病去世,我只好 加入——俗名:小偷,雅号:梁上君子这种有前途,可惜无后路的职业。有时也 会客串一下第三只手的工作。   凭借小弟天生一对夜视眼,在夜间工作永无失手,并且可以观赏一些其它人 看不的东西,例如:夜间床上活动,某某人金屋藏娇等……。所以小弟不才我当 仁不让地成为扬州十大杰出青年之一(不过是自封的)。   当小弟得到这两本奇书之后,连续几日都废寝忘食(家无半点粮)、不眼不 休(眠)、凿壁偷光(懒得点灯)、悬梁刺股(木蚤剌股,发夹悬梁),经过这 几日的刻苦研习终于悟出了书中的大概内容。   根据「蛊中传柯」记载,源于苗族,是降头术的一种,降头术分为「巫术」 和「蛊毒」两种,而其中又以「蛊」的应用最为广泛,以苗族为例,差不多每个 族群或多或少都精通至少一种「蛊术」。   「蛊」可以分为「生蛊」和「死蛊」,以牠们的养殖方法和功效来划分为三 大种类,分别为「蛇蛊」「金蚕蛊」和「虾蟆蛊」,每一种对下又划分几十种类 别,每种有不同特殊能力的「蛊」,所以有人认为「宁见阎王,莫遇蛊者。」   蛊者,即是操纵「蛊」的人士,又称操蛊者,遇见阎王,大不了就是一死了 之,但被落蛊的人士,一生一世都要受到蛊毒的控制,至死方休。由于不同种类 的「蛊」混合起来会产生不同的蛊毒,除非落蛊的人肯为你拔除,不然就算你找 到一个蛊术精湛的操蛊者,都束手无策。   「蛇蛊」其功效主要以辅助为主,由于蛇性淫,且「蛇蛊」中的「淫蛊」最 为人广泛应用,又最为人毒恨,因为中此蛊者,不论身,心都会受到落蛊着的控 制(此蛊只限女士专用),而且中者无救,只有主人每月输一次精液方可暂缓蛊 毒发作。   蛊毒发作的第一天,中蛊者的身体会犹如万蚁噬身,痕痒难当,而且是由阴 部开始逐渐扩展到全身,所以受害者不单止要忍受全身的痕痒,还需要对抗欲火 的焚身。   到了第二天受害者的阴精就会长流不息,而且阴部会非常敏感,性欲难奈, 到那时受害者就会身不由己以硬物强插自己的阴部冀望能够平息欲火,但这只是 饮鸩止渴,到头来这把火只会愈烧愈旺,达到不能收拾的地步。   到了第三日,受害者的身体就会开始腐烂,全身的毛发会剥落,而身上的肌 肉(嘿嘿)就会因为过度的痕痒被自己的指甲一块块地抓下来,这就是淫蛊的恐 怖和为人痛恨的地方。   其实淫蛊不过是「蛇蛊」系列里面的其中一种,如果以淫蛊来代表「蛇蛊」 绝对是一种谬误,而且牠原本的功效不过是为了增添夫妻间的性趣而出现的一种 辅助蛊毒,如果运用在苗女,操蛊者或者武功高强者等这些人身上,「淫蛊」只 会是一种比较强烈的催情剂而已。(我靠,如果是这样就没法运用在那个婆娘身 上,发明这种蛊的人真是混蛋加三级。)   「金蚕蛊」主要的功能以医疗为主,其功效分为三级:初级,中级和高级, 初级的功效主要以医治刀伤损伤为主,有如上等金疮药,只不过这些「金疮药」 可以用完再用而已。   中级的功效除了一般金疮药的功能之外,还加上解毒和医治内伤的能力,其 功效与小环丹无疑都都可以用完再用(真是环保)。   而高级的「金蚕蛊」只有一种,就是——金蚕王,其医疗功效能解百毒,洸 髓易根,增强功力,与少林至宝,武林圣药——大环丹齐名。   「金蚕王」乃万蛊之王,除了少数的蛊毒之外,基本上可辟万毒,而且其吐 出的金丝水火不侵,刀枪不入,是制造金丝宝甲的主要材料。历经百战的金蚕王 更会进化为金蚕皇,到时只要得到牠就可以号召万蛊,鬼神易辟,吞食此蛊可以 增强本身一倍的功力。(哇,顶,顶…老子一定要培养金蚕皇,只要吃了十只, 八只,到时老子不是天下第一,都是男人中的男人,哇哇……)   备注:由于可用来炼制金蚕王的媒介太少,为防读者徒劳无功,浪费精神, 不予记载。(我靠……%#%#$%^#%$#%$^^$#%@ )   「虾蟆蛊」是最具威慑力的蛊毒,主要以攻击性为主,分三大类:火、冰、 毒,其中以「毒」的威力最为可怕,其威力最大的万蛊噬天中者无救,就算是金 蚕王都无可奈何,只有金蚕皇方可压抑。   以下是养蛊的一方法:淫蛊——蛇血、男精……等。赤血蛊………等。(以 下省略千字,作者懒得想!)   「哇~哇~哇,顶顶顶!这里随便一本书只要学会,都可以在江湖上占一席 位或成为一方霸主,真是不明白玉蝴蝶范春生这个短命种,怎么会只是江湖上的 一个二流的淫贼,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混的?」我轻轻地放下刚刚看好的『逍遥挪 移』,心中不禁多了无数的疑问。「算了,人都死了,管他老娘是男是女?!最 重要是自己不要步他后尘才对。」   「逍遥挪移」: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是为逍遥。本书分为 内修篇、技能篇、神农篇。   内修篇:天地万物皆以阴阳相对相用而存在,故「孤阴不生,独阳不长」, 然而,天地间在阴阳二气互动下可以生生不息,阴阳互补能使亏损了的人回复到 元气最完美的状态,循环不断的运化状态能使真气运行,生生不息,达到取之不 尽,用之不竭的境界。备注:此乃正常功用,另一功效可以令人金枪不倒,御女 无数,夜夜笙歌,是沟女必练的神功。   技能篇:轻功:逍遥游龙步(沟女步)、格斗技:上天入地唯我逍遥掌等…   神农篇:医疗篇……(想睡呀!)迷魂篇:迷魂药……,处女淫……,奇淫 合欢散等。   一阵急速的敲门声,惊醒沉醉在书本中的我,一把熟悉的女声伴随敲门声传 入我的耳朵:「小龟,你在不在呀?在就帮我开门,我拿了好多吃的给你。」   「在~在,我立刻来。」听到有吃的,我鞋也不穿立即跑去开门。   大门一开,张嫂俏丽的脸孔出现在我的面前,自从春婆过身以后,有一段时 间小弟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幸好当时有一个好心的姐姐经常拿一些食物来接济 小弟,不然小弟不是饿死街头,都会变成一个瘦骨仙,哪有现在这么帅呀。而当 时那位好心的姐姐,就是现在的张嫂,我生命中第二位最重要的女性(你们问第 一位是谁?这还用说吗?当然是养大我的春婆啦,真是的,这还用问吗?!)。   「你呆头呆脑干么呀?见不到我手上有很多东西吗?!还不快点帮手拿。」 张嫂见我呆在门口嗔骂道。   我连忙抢过她手上的食物,一面献媚道:「这都是因为姐姐你今天晚上太漂 亮了,令小龟我看得痴迷了。」   「哎呀!你这个小鬼几天不见怎么变得口刁舌滑,敢吃你姐姐豆腐,你是不 是皮痒,讨打呀!」说完之后还特意装出一幅凶巴巴的脸色对着我,但她充满笑 意的眼神已经完全出卖了她,我就说有哪一个女人会不喜欢听别人的赞美,除非 她……   我特意装出一幅很害怕的样子讨好道:「怎敢,怎敢。」   张嫂嗔道:「去~去,没有半点正经,好啦!不说了,我现在去准备碗筷, 洗手完来吃饭吧!」   我哼唱道:「向上擦,向下擦,双手洁白不邋遢。」   「小龟,桌子上的那瓶香粉很香,可不可以送给姐姐呀?」张嫂的声音由房 子里传出来。   “香粉?我有吗?算了,不理了。”我随口应道:「你喜欢就拿去吧!」   「小龟你真好,不枉姐姐这么疼你。洗好了吗?快来吃饭吧,菜都凉了。」   「来了,来了。」回答的同时,我的一只脚已经踏过门槛,向饭桌进发。   突然间,打破东西的声音由张嫂身处的灶房里面传出来,为怕张嫂有什么闪 失,我一个箭步立刻冲进灶房一看究竟。   「哇…哇…哇…」当我冲进灶房,我被眼前的景象吓一跳,接着小弟弟身不 由己地撑起来。只见原本好端端的张嫂,不知为什么现在满睑通红,双眼微合, 小嘴微张,身体蠕动,双手不断地在自己丰满的身躯上游走,最后一只手隔着衣 服用掌心握住她自己硕大丰满的巨乳,不断揉、搓、捏、挤自己的巨乳,巨乳被 她自己的手掌挤得变了型。   而她的另一只手将自己的裙子拉高,隔着红色的亵裤不断抚弄着已经春水泛 滥,连亵裤都已沾湿的密穴,食指更不时从亵裤的缝隙进入阴部,娇哼声不断从 张嫂微张的红唇中发出,这时的张嫂没有平时的端庄,有的只是一脸的淫像。   虽然小弟现在真是欲火焚身,性欲高涨,但想想张嫂平时对我这么好,仅有 的理智令我克制住自己的欲望,连忙将视线由张嫂的身上向别处移转,突然间, 被我在张嫂身旁发现一个熟悉的绿色花纹的瓶子,「呀!这不是我在短命种(玉 蝴蝶)身上搜出的迷魂逍遥粉,怎么会在这里?难道!这就是张嫂所说的香粉, 哎呀我就想怎么会有香粉?!」我一脸无奈地叹息道。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张嫂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衣裙尽褪,全身赤裸地站在我 的眼前,她以前清晰的眼神,现在已经被雄雄的欲火取代,她伸出双手从我的胸 前伸向背,然后紧紧地拥抱着我,胸前的巨乳紧挤压在我的胸膛,令我感受到她 胸前的伟大,私处更贴住我的大腿,不停地磨蹭着,从蜜穴里横流的淫液,沾湿 了我的裤子。   面对如此尤物,说我不动心都是假的,但仅有的理智令我一手推开身上这火 辣辣的躯体,我头也不回向外离去。颇有古人「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贱人) 一去兮不复还。」的气慨。   「哎呀!」当我一只脚跨过门槛,另一脚给、给我推倒在地下的张嫂抓住, 实时受去重心,整个人向前倾倒,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好死不活的额头刚好撞 在门柱上,「我怎么看到这么多星星在我的头上?呀,我晕了。」               (三~四、上)  当今武林流传了一句话:「剑仙飘逸,刀神霸。绝尼毒辣,狂儒傲。四人武 功惊天地,不及天魔任纵横。」这一句话代表了当今天下五位绝顶高手,他们分 别是:   剑仙——卓不平、刀神——聂天霸、绝尼——忘情、狂儒——胡成基,还有 武功天下第一,无人能敌位列五绝之首,现任魔教教主天魔——童姓联。这五个 人是神洲所有武林人士公认的修为超凡入胜的宗师级的绝顶高手。   今日就是这五位绝顶高手,十年一度天山论剑的大日子,自三十年前这五位 高手在天山之巅的天池(瑶池)不约而同的相逢、切磋、比武这五年一度的天山 论剑就由此展开。   天山之巅的博格达峰下的天池古称瑶池,随着山势屈伸而变幻的湖水,水色 幽泽碧绿,池岸怪石嶙峋,四周因为有水滋润而生长蓬勃塔松翠柏,一览无遗地 倒映在一尘不染清碧纯净的池水中,松柏、白雪、云影、天光、碧水这种种的因 素结合,令到这里仿佛变成仙境一样。吸引无数的文人雅士到此一游。   古诗云: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是对于这个人间仙境的赞誉。   但是如今这片仙境却是五位绝顶高手的战场,战场上正上演一龙争虎斗。          剑仙——卓不平VS刀神——聂天霸   剑仙——卓不平,武当俗家弟子,现任武当掌门的师叔,武当派硕果仅存的 长老,他天生就是一位剑手,七岁学剑、九岁悟剑、十二岁得剑,一出道已经打 败当时著名的快剑手,闪电疾风—雷雨,其后百战百胜,而由于他面如冠玉,英 俊潇洒如画中仙人,再加上他剑术通神,被称为剑仙是白道武林的精神支撑。   他的不败神话直到三十年前的第一次天山论剑终于被天魔打破,首次尝试到 失败的滋味,位列天下五绝之一。   (一声怒吼惊醒了正在埋头苦干,努力赶工的作者——即是本人,我回头一 看,只见身高超过二米,身材魁梧,鬓须皓白的刀神,手持巨刀充满怒气地站在 我的面前骂道:「你这个三流的作者,不要再拖时间了,快点开打吧,你老子我 等得不耐烦了。」   望着闪亮的刀锋,作者连忙点头哈腰陪笑道:「大大你耐心等一下吧,轮到 介绍你了。」   「好,如果你不好好介绍老子,本大爷就阉了你。」刀神举起巨刀作势着劈 道。)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刀神——聂天霸与剑仙齐名的当代武者。原名聂三狗的他,从小无父无母的 他被迫流,过着遭人白眼的生活,由于从少的影响,养成了愤世嫉俗的性格,十 二岁那年偶然间拾获一本刀谱,从此开始和刀结下不解之缘,(你耍老子呀,那 把烂剑就介绍得那么天才,你老子我就这么少,我阉了你。)   其实聂天霸所拾获的只不过是一本普通的用刀理论,但就是这本没有刀招的 普通刀谱,令他创出足以霸绝武林的霸刀三式。   一出道未逢敌手,为人亦正亦邪,但凭喜好行事,但刀法通神就算是当时已 经名满天下的剑仙都只可以和他打成平手,第一次天山论剑输给天魔。   五绝高手中当场以天魔的武功最强,但是要数交手的次数最多的要数刀神和 剑仙,他们既是朋友,又是敌人,自从第一次交手之后,他们两人惺惺相惜,成 为了莫逆之交,但是又为一个女人反目成仇,恩恩怨怨连他们自己也数不清,但 唯一肯定的是,他们绝对是五绝高手中最了解彼此招式和功力的人。   剑仙和刀神的对决为第三次天山论剑掀开序幕。   一出手这两位当今世上数一数二的绝世高手,已经毫无保留地施展各自最强 的招式去招待这位「老朋友」。   「一元化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生生不息,无穷无尽,无上剑道 —太极万化衍生诀。」   剑仙身随意而动,意随心而行,无边的剑气随他的吟唱由他手持的宝剑中迸 发出来,慢慢衍生出无数把一模一样由剑气幻化成的长剑,向己经跳跃在半空中 的刀神疾射而去,所经之处四周维的花草树木都被吸引汇聚,原本白色的剑气, 好象穿上色彩缤烂的衣服,但是经过大自然力量的帮助,令这式剑招的威力和杀 伤力更加强大。   身在半空中的刀神目睹这式剑招,轻视道:「哼,老掉牙的招式,看老子怎 样破你这把烂剑。」话虽如此,刀神都不敢托大,双手举起手中大刀神色凝聚地 引动九天雷电帮助,发出霸刀三式中最后,亦是最强的一式,汇聚完毕身在半空 中皂刀神暴喝道:「雷霸天地电神洲。」一道巨大无匹的紫色刀芒挟带九天雷电 迎向剑仙衍化万剑的剑招。   剑仙由简入繁,达繁之绝境,刀神由繁入简达简之化境,两招性质各异但威 力巨大的招式在空中相遇,「碰」一声巨响响彻云霄,只见半空中一绿一紫的罡 气团互不相让地在半空中山角力,四周维的空气和对象都被罡气团所衍生出来的 旋涡吸入,只有同为五绝高手绝尼和狂儒可以仍然屹立不摇地观看这场精彩的比 试。   突然间两鼓相持不下的气团,因压缩而迸裂,四散的罡气令到这块人间仙境 崩溃(简直是破坏大自然,应该拉去打靶),沙鹿四起,在朦胧的视野中仍然可 以见到两条身影急速移动在每到一处,都会传来刀剑相交的「铿锵声」。   当剑仙和刀神的决斗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绝尼和儒的对决也已经展开, 绝尺和狂儒的决斗虽然没有剑仙和刀神的决斗那么惊心动魄,毫保留,但惊险程 度有过之而无不及,天地万物阴阳相生,有阴就有阳,相对有阳就有阴,如果剑 仙和刀神的内功偏向阳(刚),那么绝尼和狂儒的内功绝对是偏向阴(柔),他 们的内劲隐而不发,一发出来的威力绝对不会比刀神和剆仙差。   绝尼之所以被人形容为毒,一方面因为她为人疾恶如仇落在她手上的坏人少 有活命的机会,被人称为心狠手辣,不但只黑道人物怕她,连白道的人物都对她 敬而远之。   另一方面,由于她的武功偏向柔劲,死于她手上的人大多数都是全身骨骼粉 碎而亡,这一点亦被人称为毒辣的原因,其实绝尼未出家时已经是名满天下的侠 女,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才子俊杰,青年侠客有如过江之鲤多不可数,名满天下 的剑仙和刀神亦是她的裙下之臣,两人亦因为她的关系而明争暗斗不下数十次, 彻底贯彻了「为人死,为女亡」的情痴境界(不过这个痴是白痴的而已)。   但是没有人会不相信,得罪绝尼,等同于得罪剑仙和刀神,就算是绝尼决定 青灯古佛之时剑仙和刀神仍然对她念念不忘,一个为她做了「牛鼻子」而另一个 为她终身不娶,以此可见她在剑仙和刀神的地位。   但是如果这就说她的实力不及他们,这就大错特错,在她未入峨嵋之前她的 武功已经不比江湖上的一流高手差,到她进入峨嵋后更将本身的武术和峨嵋派的 武术结合,创出『玉女神功』这个旷古绝今的武功,令她可以位列五绝之一。   已过六十的忘情,一身雪白的素衣,神色凝聚地望向对手,由于内力深厚, 再加上所创的内功有拒衰老和驻颜的功能,所以岁月的流逝并未在她身上留下太 多的痕迹,除了满头的白发如银之外,她娇艳的玉脸,玲珑浮突,凹凸有至的身 段,娇嫩雪白的肌肤都和年轻的时候没有多太的分别,有的只是比那时增添了一 份更加迷人,更令人着迷的成熟韵味。   她的对手贵为五绝之一,绝对不是易能之辈,狂儒—胡成基绝对是天才中的 天才,但三岁能文,七岁能武,但凡琴棋书画、医卜占数、行军布阵、奇门遁甲 无一不通,无一不晓,他集九流十家之长,融会贯通,创出足以令他位居五绝之 一的神功——「圣人之道傲然天下」。他亦是当今天子的皇叔,当朝摄政大臣, 位极人臣。   剑仙和刀神决斗所发出的气机,令到这两个血液里面流着好战者的人,血液 沸腾,战意高涨,他们随便地站着,但是激烈的气势,浓郁的战意已经在空中交 战,忘情首先发动攻势,她暗自将内劲聚于手中的尘拂上,原本柔软的尘拂,实 时变成一把可怕的利器。   「玉女穿梭」无情人剑合一(呀,应该是人拂合一)向面前的对一攻去,同 是一招「玉如穿梭」在她手上使出比之她的徒弟冷静如威力更加强大,只见她在 空中笔直急速直射对手,尘拂的顶尖不停地旋转,每转一次加诸在顶尖的内劲就 会增加一倍。疾如流星的攻势猛烈地向眼前的狂儒攻去。   眼见对手来势汹汹,狂儒立刻脸色青紫,口唇泛白,全身颤抖,双腿发抖, 阵阵黄色的液体由胯下流在地下,然后……   (呀,狂儒:「然后由于作者歪曲时实,受到上天咀咒,大痛数日,由再下 接下去。」   狂儒的背后有一个猪头人身的怪物,躺在天上,看清楚一点,这个猪头的怪 物,样貌有点像作者大大哦,作者:废话根本是我,你这个杀千刀的狂儒我不会 放过你的……呀你还打…)   (原装板本)   面对来势汹汹的攻势,狂儒自知避无可避,当机立断豁尽圣人之道的内力, 金光独目的涡旋气劲绕身疾转,形成一道气墙护住全身,仍然急速后退,施展出 圣人道中的—君子不立急墙之下,气劲由脚步传入地下,无声无息中,地下隆起 一块长方形的长壁挡在狂儒的身前,每走一步,地下都会有一块长方形的石壁隆 起,一连十二块石壁阻隔狂儒与绝尼。   绝尼叱喝道:「无胆匪类,看我怎样破你。喝~~~」内力暴长,「涡~~ 涡」声中,一块又一块的石壁,被绝尼手中无疑宝剑的尘拂贯穿,随着最后一块 石壁的崩塌,狂儒的身影显现在绝尼的眼前。   但是这个时候绝尼招式己老,势尽力穷,狂儒眼见机不可失,立刻施展出圣 人之道中最凌厉的一式。   「傲然天下圣人道」无数由内家真气加自然之气汇聚而成的光球在狂儒的四 周维出现,光球耀眼夺目,就算是在阳光普照的大白天亦掩盖不到光球的光芒, 狂儒一挥手,无数的光球立刻向目标(绝尼)以极快的速度攻过去。   眼见强攻来临,身在半空中的绝尼以绝妙的身法,在空中挪移,一个扭腰, 再使出千斤坠,绝尼如天上仙子般轻巧着地,但是迎接她的是扑面而来的掌风和 狂儒贯注内力的双掌,狂儒在金光发出之时已经赶接其彼拍出双掌,由于绝尼的 视线被金光所蒙敝,所以看不清随后的攻势。   「噗」一声中,狂儒的手掌结实地打中绝尼的胸膛,冰寒的内劲由手心发出 打入绝尼的体内;「???」,就连狂儒自己都没有想到可以,这么容易、这么 顺利。   「惨!中招。」当狂儒要抽出手掌时,才发现,手掌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 被绝尼胸前结实肥硕,充满脂肪的两团肉球挟住,抽不出来。   「你没想到我会用这招吧?!今次到我了。」说话的同时绝尼一招撩阴腿向 狂儒的小弟弟招待过去。   不愧为五绝之一,狂儒迅速作出反应,他猛然向上跳动双腿在半空中成一字 马,然后用余下的单手作单挡,不单如此同时也借绝尼的脚劲向上跳跃,然后向 后一个翻腾,使出飞踢攻向了绝尼花容月貌的俏脸。没有女人会不爱惜自己的样 貌,绝尼也不例外。   「哼,算你好运!」绝尼抹去嘴唇边的血迹恶狠狠道。   余悸犹存的狂儒苦笑道:「娴大姐,不用这么狠吧!?」   「哼!谁要你这么你大哥那个负心郎呀!这只好怪你自己。」不论是什么年 纪、什么身份的的女人,一但蛮起来就喜欢无理取闹,这个时候身为男人的只有 两种响应,一种是和她一齐蛮干,像泼妇骂街一样,另一种就是像狂儒,除了无 奈,还是无奈。   「是、是、是我的错。」狂儒再次苦笑回答道。两人对话的同时,攻势上一 点都没有停过,反而所用的招式愈来愈精湛、愈来愈凌厉。   「小疯子,亮出兵刃吧,这种留力对决,真是令人乏味,想想都会作呕。」 当两人对掌硬碰硬,而各自后退分开之时,绝尼再也不可以忍受这种拖泥带水的 对决提出不满。   「小弟正有此意?!」衣袖一挥,一把精致的玉萧出现在狂儒的手中,这是 一把晶莹剔透的玉萧,翠绿色的萧管上雕饰了很多精致的图案,令这一把已经十 分明名贵的玉萧再增添一份雅致的神韵。   但是最美好的东西,往往是最危险的,别看一支少少的玉萧,不知道有多少 人就是命送在这一支少少的玉萧之下,它不单止是狂儒的随身武器和乐器,同时 亦是武林兵器榜上排名天榜第五名的神兵有一萧震乾坤的—玉狂萧。   绝尼道:「哦!玉狂萧。这才有意思!」言毕她收起尘拂从衣袖里拿出同为 天榜神兵的—弱水匕,深寒的气机由她的体内借着神兵扩大,摇摇指定站在她面 前的狂儒,大战一触即发的感觉。   英俊的我幽幽地醒过来,当我张开眼睛的第一眼,就见到张嫂肥大雪白的臀 部毫无保留显露在我的眼前,由于趴在我身上的关系,使她的蜜穴和上面小菊花 蕾更加突出。   这时,由一阵酥痲的感觉,由我的阳具直达我的神经,再传到我的大脑,张 嫂柔软的双手,握住我早已经翘起的阳具,温柔地抚摸着,还不时伸出红艳的舌 头,像狗一样舔着我的龟头和马眼,阵阵舒服的感觉不断地冲击我早已经欲火焚 身,意乱情迷的内心,使我不禁呻吟起来。   面对她不断我挑逗和诱惑仅有的意志终于被肉体的所需而取代,我决定好好 地品尝这一个性感尤物,令他成为作者大大‘峨嵋男弟子’的第一位失身女角。   「张嫂,不要怪我呀,是自己勾引我的。」说完之我后,我伸出双手分别抱 住怀中成熟妇女—张嫂的肥臀,将她的蜜穴的移到我的嘴巴。   我以牙齿将看守张嫂蓬门的两侧肉唇轻轻咬开,鲜红色的肉洞和已经勃起如 珍珠般大少的阴蒂实时暴露在空气之中,蜜穴毫雨成灾,由我打开张看守嫂蓬门 的两侧肉唇的时候,“雨水”已经不断由她泛滥成灾的蜜穴流入我的嘴巴里,阵 阵弥漫在空气中由“雨水”所散发出来的异味,更增添我的性欲。   我把舌头伸入张嫂早已经河水泛滥成灾的蜜穴,舌头毫无阻碍就进入洞内, 我在舌头在她的阴道里面不断地翻来覆去。   阵阵充实的快感令张嫂不断呻吟和叹息,口中不断以模糊不清和断断续续叫 道:「啊……小……小弟……你……再……入……入一点……对………对……就 是这里……再………再大力一点……」   只见张嫂全身微微颤抖,肥大雪白的臀部不断向扭动,吸吮我肉棒的小嘴亦 开始大幅度地弄套起来。   面对她突如其来的攻势,对于初哥的我来讲,再也抗拒不到快感的冲击,脑 部一痲. 全身一阵颤抖,全部的精液都射在张嫂诱人的樱桃小嘴里面。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