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VIP」站长推荐适合男人夜晚看的网站

哗!大侠

哗!大侠

第一章   我叫华小侠一、我叫华小侠  我娘早死,老爸却是个爱喝酒的乞丐,那天,我和我那好酒的老爸一起去天桥下要饭,那是我第一次要饭,却碰见了改变我一生的事。  「老爸,那是谁呀,怎么这般神气,你看他还背着那么“大”一支…」,我指着眼前那一身华容被多人拥簇的中年男子这样说着。  老爸似乎听到了我的呼唤,只见他醉眼迷蒙的翻个身,向那人看了一眼,说道:「不就是一个人吧…喃喃…」。  老爸的回答确实简单明了,但这一点字句对正逢知识饥渴的我是不满足的:「喂,老爸,我也知道他是个人,那他倒底是个什么人呀?」  老爸:「一个中年男人!」  我:「…什么样的中年男人?」  老爸:「一个背着剑的中年男人」  我:「呃………」  老爸:「……别吵我,我不是说过,那类的人叫做“大侠”没什么好奇怪的,就像你的名字一样,只是差那么一个字」。  我:「大侠…老爸,你骗人,你不是说大侠都是独来独去,不沾世俗的高人,但你看他穿的多光采,而且身边那么多女人遶着…」。  眇了我一眼,老爸似手不以为然:「我没骗你,做大侠的起先都是独来独去的,只是那人已经经过了“起先”这个阶段啦」。  我:「哦?起先…那要多久…」。  老爸:「这要看天分的,像老爸的天资只要肯学,快则三天,慢么一个礼拜就能越过」。  我:「嗯,那老爸,我是你儿子,你看看我的天资是不是不用一天」。  听我这样问,老爸正经的转过头朝我上下看了几眼,然后道:「我现在才发现你一点都不像我,搞不好你是你妈偷人生的…」。  我:「老爸,你说这话太伤人了吧」。  老爸:「……」,「好吧,就算你有那么一点像是我生的,但是我可是百难中挑一,如果是你,可能要学个四五十年…」。  我:「看来有人今天不想喝酒啰~」。  转过头来,老爸脸上变的很正经:「孩子,其实当过大侠也没什么好处,老爸倒觉得大侠却没有乞丐好,就拿老爸来说,这……」  我:「老爸,你就别再吹了,你根本没当过什么大侠对不!」。 谈到这,一阵酒气噗鼻,老爸忽然奋力的爬起身来道:「哼,想当大侠有什么难的,想当年我都当过头了」。  我道:「老爸,你少唬我了」。  老爸道:「老爸才没唬你呢,说了你也不会相信,这样吧,你可知道当大侠有什么要诀吗?」。  我道:「要诀…什么要诀?铲奸除恶济弱扶强?」  摇摇头老爸说道:「不,不对,完全错误,。」  我:「呃…不会吧,别人不是都这么说的」  老爸:「哼,那是别人听错了,当大侠的要诀应该是“抢奸止饿,挤弱附强。」  我:「耶,怎么差那么多,你骗人的吧」。  老爸:「你看我像是骗人吗?」  我:「嗯…好像是真的…」。  听到我当真,老爸又躺了回去,这时我问道:「老爸,你说你当过大侠,那你当时也是这么风光吗?」。  看他点点头嗯了一声,我又问道:「那身边也有这么多美女围遶?」,老爸又点了点头。  看着老爸,我忽然又问道:「既然这样,老爸你为何来当乞丐」。    老爸:「呃………」。  我道:「果然是吹牛!」。  老爸生气道:「死孩子,虽然我没赚钱养过你,也从来没管过你的死活,还不时拿你来当赚钱的工具,但是我终究还是你爸爸,怎么可以不相信我呢!」。  眼看着老爸生气,我知他又要施那耍赖的功夫,这么多年,他每次都用这招硬拗,但是我也拿他没折,只得保持沉默,就在这时一个富人朝我走了过来,他身上金光闪闪,穿带好似东街城隍庙内那座金身,一看就知来头不小。  「小弟弟,真可怜,这么小就出来讨钱,我叫郑德恒寇,来这一点小钱给你」。  富人也真大方,从怀中拿出一大袋金子,然后仔细的挑出其中一个鼻屎般大的金沙丢进了我身前的那只破碗,金沙落碗甚至听不见声,果称的上“一点小钱”,看着那粒金沙,我心想要把它留下记念,这时老爸却又爬起身来,问了我一句自我懂事以来最具建设性的话。  「儿子,你想当大侠吗?」  哇,这句话真是正点,迫不急待的点点头,我道:「想呀,老爸,你肯教我吗?」。  老爸听到我这样问,突然间他温柔的说道:「你是我儿子,我当然肯教你呀」。  人性的光辉往往在最关键的时刻表现出来,这是我第一次感到父爱的存在,因此我看着老爸感动的不知如何是好,只见老爸也回报我一个慈祥的眼神,然后他继续说道:「不过,现在我的酒虫犯了,不如你先把那颗金块给我再说」。  我:「金块??(一一|||)老爸你刚才不是因为想要金沙才这样说吧」。  红着脸老爸道:「怎么可能,你别怀疑我」。  抱着怀疑的心,我道:「真的吗!那你先教我再说」。  老爸怔了一下看着我似乎暗地咒骂,然而为了我手中的金沙老爸还是比了个手势,要我耳朵靠近他嘴边,我以为他是有什么秘绝要教我,哪知当我靠近时,他便用力一咬,我经不住大叫一声猛挥一拳。就当这时,老爸也大叫一声,忽后向后倒去。  抚着耳朵,泪水不由的夺眶而出,恨恨的看着躺在地上的老爸,嘴里犯了嘀咕,只是老爸却丝毫不动。我看着老爸不动,惊觉的推了推他,然而他仍是不动,这时我探了他的鼻息,忽然间发现老爸真的被我那一拳打死了,这下可吓的我当街豪淘大哭了起来。  再说那一哭真是惊天动地而泣鬼神,一下子街上所有的人全望向我,就连那背剑的男人也不例外。想起我平生第一次杀的人便是自己的老爸,而且是为了一粒鼻屎大的金沙,心中真是难过,但哭了一会坚定的我意然决定不再难过,而是将那老爸用生命换来的金沙保存下来以慰他在天之灵。  我缓缓的伸手深怕不小心弄丢,然而事情可巧,就在这时一个大的银元宝落下,却把那金沙弹的无踪。亲眼看见那“第一次”就这样消失,心头立刻一沉,就好比被人杀了全家一般我怒火急上抬头便要破口大骂,然而,这一抬头却又让我忘了“家仇”。  「小弟弟,你没事吧,这银子若不够姐姐还有…」  圆圆的脸蛋迷人,一身黄羽娥丝衣着,眼前一个美丽的少女向我问道,同时,她那白皙的玉手也递出那白花花的几定银子,然而我的目光却不在那,而是平视着柳腰以上的美丽景致,尤其那她那傲人的双峰,更让我想起了那段难忘的甫乳时代。  我:「…妳…我…这…」  她:「不够么…说的也是,你还这么小怎么过活,不然这样吧,到我家来,我请“建哥哥”教你功夫…」。  甜美的声调入耳好不宜人,然感情起落是这么样的大,当她说到要我去她家时我心中曾暗道了十多次爽,然而她提到健哥哥三字,我却又说了五十多次干,两相比起来,我心中一叹心想或许这就是成长。  「诗妹,妳在跟谁说话?」。一个男子打断了我们不完美却美丽的邂逅,这也证明了美丽事物总是短暂的。看向他我突然发现那男子便是这场“悲剧”的开端,老爸口中的那个“大侠”。  「建哥,你来的正好,你看这个小弟弟这么小就死了爹,我想他娘也可能死的早,不然也不会来街上讨食,这般可怜,不如你收他为弟子,给他有个依靠如何?」。  美丽的女子这般说着,那已是我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向大侠的时候,这时,大侠看了我,忽然面有难色,然而当他回头望向女子,却又换了个脸色,他大声道:「嗯,也好,我侠之辈,本该济弱扶强,我看这孩子根骨也不错」。  美丽的女子:「嗯,建哥哥,你果然是个好心人,我没看错你…」。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大侠:「诗妹,别这么说,其实这没什么,比起妳的好心肠,我实在自愧不如。」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似乎当我不存在,这时我才发现,原来我只是一个工具。老爸说过,天地间有男人自然少不了女人,而连接起这两种人就必需有第三种人,那就叫“媒人”,而我就刚好在此时此刻当了第三种人。  我心头想着老爸生前教过的话,而她们也完成神交的过程,还好这种事还会有很多次,而某些时候就必需用上我,因此,大侠又转向我这样说:「小弟弟,学武可是很苦的,你想还想学吗?」  看着眼前的大侠,老实说,我心里极不太愿意,然而,一来,老爸死了虽然对我的生活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我毕竟还小,需要有一个人来满足我对任何事的渴望,二来,那对美丽的波动实令我着迷,想到如答应便可近水楼台,也只答应。  大侠见我答应,忽然露出了一丝反感,然而那一瞬间的事却没有看入少女的眼,只是少女这时也开口向我道:「小弟弟,姐姐叫汪荃诗,你可以叫我诗姐姐,而他叫任恒建,以后可是你师父,你叫什么名字?」  「华小侠…」  人生的既遇真是奇妙,就在那天,我完成了许多第一次。  第一次杀人,对方是我老爸,而且为了一粒鼻屎般的金沙。  第一次美丽的邂逅,对方是个大美女,然而后来却成了我的其中一个师娘。  第一次拜师,对方是个大侠,也在未来十年里成了我另一个老爸。  这些事到现在我都依悉记得,也没忘,转眼十年过去了,我已从那蒙懂孩提进入壮硕青年,从一个乞丐到一个人人称羡的大侠弟子,然而,我还不是大侠。 二,大侠的女人(上)  是大侠,就该有女人,而且通常不只一个,尤其我师父这位大侠,他拥有的女人可有一堆,比如二堡中龙凤堡路堡主的六岁妹妹,武当派掌门宋真人他娘,恶人谷谷主尤奇怀的拼头,山下市集卖菜老黄的嫂嫂等等,这些,可说都是他的女人,不过,让我最羡慕的还是他在家里的那四位…  「侠儿,别发呆了…用力点…用力点…对…就是那个地方…真舒服…嗳呀~~~真是要我的命,侠儿,你这功夫哪学来的,每次都弄的我又痛又爽…」  「呼…呼~~~师娘…我这是…市集那个…老王…传我的」  「老王?哪个老王?」  「就是街角拉车的那个王家卫呀…我和他…兄弟…王晶…也学了另一套,要不…我使出来…」  不用了…哦…呦…真是…嗳…嗳…真是顶到我的心头了…,没想倒你对这门功夫这么行…劲这么大…」  我道:「呼…呼…其实做这事……很累人…不过师娘…要是喜欢…侠儿天天来这跟妳做…」  大师娘:「嗯…你的嘴可真甜,要是恒建有你的一半贴心那就好了…哦~」  躺在床上,让我按摩脚底大声媚叫的正是我大师娘郝香瑶。别看她年方四十四,从那身材脸蛋看来,可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美人,而这等美人可不是常见,便别说亲近了,可是这会我乘着按摩之便,不但彻底的摸着大师娘的玉腿,便也欣赏了一次裙底风光。  其实要说大师娘郝香瑶,她是师父从名花流娶来的,而江湖传闻,名花流出身的女人,个个美如天仙,媚到极点,如今见来传言不假。  「师娘别伤心了,如果师娘觉得孤单,寂寞、要人陪,那还有侠儿我呀!」,撇开心中九成的淫念不说,我这可是真心话。  但见师娘似乎有些感动的坐了起来,用那对勾人的杏眼看我笑着说:「侠儿今年有十七了吧,没想到当年你进庄才七岁,这会不但长大了,说起话来也挺让人安慰的」。  见着大师娘夸我,我不禁有些得意,便也道:「师娘,侠儿可是真话,要不是侠儿练功练错了地方,侠儿将来一定会是一位大侠,到时也不会像师父一样,放着师娘这么美的人儿在家孤单」。  人说十个女人有九个喜欢听好话,我这样说听在大师娘的心里,可让她爽了半天,然而我知道,身为师娘,她可不好意思承认。师娘道:「侠儿,做人要懂得自谦,也不能不尊师重道,恩?你刚说你练功怎么了?」。  脸上有些火辣,我不禁道:「其实也什么,不就刚进门的时候,练本门的心法,误听了那么一句…所以…」  听我说,师娘的表情显得有些严重的道:「这事怎么不早说,怎么,你听错了是哪一句,现在身子可还好」。    见师娘关心,我道:「师娘放心,二年前经师父纠正,已改回正道,至于是那一句吗…不也就是最后的“气集丹田”」  师娘:「??那句怎么了?」  我:「师娘知道“丹田”可是指哪?」  师娘道:「嗯,小腹之下…」。  我道:「是的,当初师父也是这样说,结果我以为丹田就是小腹之下的那个男人的像征…」。  「什么,你把如意心诀在那练了八年!!」,望向我跨下,师娘的表情惊呀,且带着异样。怩了会,见我点头,大师娘又道:「那么你那是不是很…很…」。  我又点了点头,并且道:「师父的如意心诀,我已练到收发自如,但可惜的是,不是指我的武功。」  好像弄懂了我说什么,大师娘的脸上有些尴尬的转了话题道:「既然你师父已纠正,那师娘也不便说什么,对了,侠儿刚才可看到了“三师娘”?」  我道:「嗯,有,刚刚侠儿来时,有看到她像是去了婉师妹那」  师娘:「哦?这样呀,那么侠儿这会可不可是请你三师娘来一下?」。  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我仍道:「好的,请师娘等会,我去去就来」。  微点了头,大师娘显得有些心不正焉,我也不在意的放下她的玉腿,转身便往外去。  夜色迷人,但我无心观赏,因为此刻心中却充满着大师娘轻巧白玉无瑕的玉腿,这样无神的走着走着,正要经过二师娘的房门,忽然间看到不远处,好像有人贴在二师娘的窗外,不知在看些什么。但随着越走越近这才发现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师娘的女儿,我的师姐,任妮瑶。  「瑶师姐…」,走到了她的身旁,轻叫了一声,然而她好似没有听见。于是我便也好奇的跟着在她一旁的窗子截了一个洞,贴脸望去,忽然间我也像师姐一样,再也离不开那扇窗」。  轻薄的粉红纱外衣里面裹着一双饱满的娇乳,二师娘坐在床沿,闭起了双眼,脸上春意尽露,一只玉手正伸进衣内不断的揉捏娇乳,而另一只玉手半截却埋入了底裤内。  「嗯…嗯…哼…哼…」,唇间轻哼传来,忽然间我听到了两种声音,一种发于房间内,而另一种却在我的身旁。  我并没有转头去看瑶师姐在跟着哼什么,因为房内的二师娘哼的更吸引人,只见她那薄纱外衣已然落在床上,双手皆已落在粉红娇乳上来回捏揉爱抚,这一付饥渴的样子,让我连眼都没时间眨一下。  「这是二师娘吗?怎么可能,传说中的寒冰仙子秦霜怎会…不一定是幻觉,是幻觉,不过…话说回来了,神呀,就算是幻觉也请不要停呀~」。  虽然下身那拥有八年如意神功的是非根,已完全顶到了墙,但我心中仍吶喊请来四方神佛,果然这会二师娘仍继续下去,但见她双手从如乳上往小腹下移,渐渐的二师娘将底裤退了一半,眼看着那迷人的黑森林完全尽收眼底,我的心跟着跳了百下。  「嗯…哼…建哥哥…建哥哥…啊啊…」。  二师娘哼的起劲,便也开始的胡言乱语,然后她整个人躺了下去,嘴上用力的撕咬着绵被,玉手也在黑森林下快速的抽动,不一会忽然间只听她娇啼一声,身子跟着也微微的抖动着停下手来。  其实早在师娘将裤退下来的时候,我便也忘了身旁的师姐,忍不住将那粗大的宝贝掏了出配合着自慰了起来,而且就在师娘她尖叫的一瞬间,忽然我也来到了顶点。  「师弟,你作什么!」  忽然间耳边传来的一句话引得我转身,这一瞬间,我却忍不住的便把这新春的第一炮射了出去,就在这时,一团白色之物喷到了师姐的脸上,突来的意外却没有任何的尖叫,任何的声音,只是两人相视在那有如百年的五分钟,这是史上我和她完成了第一次神圣的交流。  「瑶师姐,妳怎么了?师姐!师姐!」。  看着师姐完全失了神的立在当场不动,我收起了话儿又叫了两声,只见师姐还是如石人般的不动,这时我心想师姐大概还在回味,于是,我卖开脚步继续的去完成大师娘交代的任务,留下仍是呆智的师姐。    终于来到了婉师妹的门前,说实在的,三师娘郝香婉是四个师娘中最放浪的一个。她和大师娘是亲姊妹,却和大师娘的个性相反。大师娘是媚而不浪,个性保守,而三师娘却是又媚又浪,骚之入骨,就拿早在五年前她趁师父不在,外出偷人这件事就能让人看出个端泥。  「婉师妹在吗?我是小侠,三师娘可也在里面?」,敲了敲门我开口问,然而只听到一阵悉索的声音,接下来三师娘开了门露出绯红未退的脸。  「哦,原来是侠儿呀,妳师妹她为我办事去了,这会不在,这么晚了你找她有事吗?」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我摇了头,才要讲话,这时,三师娘突然抢话道:「嗯…侠儿,既然你来了,师娘正好有事,来进来这边坐。」师娘话才讲完,我还没来的急反应,接着已被拉到了床沿。  三师娘道:「侠弟弟,姐姐问你,你是哪时进庄的,今年几岁了?」  从师娘到姐姐的过程,只不到几秒,师娘已开始表现她的意途了。  「姐姐,小弟七岁进庄,这会已经十六添一」,人家开始以姐姐自称我总得配合的这们说。  师娘这时突然间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我道:「十七,嗯,没想到时间过的这么快,弟弟这会都长这么大了…」  看了她一眼,我心想「“大”哪里大,嘿嘿嘿,我真正大的地方妳还没见识到呢」,嘴上笑道:「姐姐也不就是看着弟弟长大的吗…」  我话才说到这,忽然间师娘扑了过来,用那胸前的两个大奶盖住了我的脸娇声道:「看是看了,只是身为姐姐,不只要看着弟弟长大,而且要亲身体验一下,这“弟弟”道底大到什么程度…」  「哇,救命呀…师娘…妳…快把妳…的车头灯…拿开先…弟弟…我快…闷…死了」         三、大侠的女人(下)  我的眼前一片黑暗,连呼吸也有些困难,脑中思绪是惊慌也是茫然。就当我要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方式死亡时,忽然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丝细缝,我的人生也因此露出了曙光。  「哇,救命呀…师娘…你…快把你…的车头灯…拿开先…弟弟…我快…闷…死了。」  师娘:「呵…呵…弟弟哪学来的怪名词,车头灯?…这倒满鲜的,弟弟比的可是马车前两旁的灯笼。」  我:「师娘…你先别管什么灯笼啦,那已经不重要了…请快把你的『美丽丰满』奶子移开…弟弟就快不行了…」  师娘:「唉呀,真是对不住,姐姐忘了这碍事的东西。」  「呼呼…谢谢…师娘不杀之恩…」终于挣出了那两团迷物,我正感激地喘着气,睁开眼睛,忽然眼前却是失去了师娘的影子。  「师娘?师娘?」静静气,我怀疑地叫了两声,就在这时忽然觉得下身有些凉,不禁低头一看,果然又看见这个恐怖的女人。  唉!若说师娘的恐怖,并不是她过人的武功,而是她脱衣的速度。  你可别以为我这样说,是指脱她自己的衣服,不,这回她除了脱自己的衣服外,就连我的衣服在这一瞬间也被她脱的一干二净,够恐怖了吧,不过老实说,这门功夫我也会。  其实也没什么,就在早年前刚进门后的一两年,我便问过她,三师娘也大方地说过这门武功她自取为『拈衣指』,是她由她的『客兄』那儿偷来的『拈衣十八跌』演变成的,并传授给了我,至于她是如何学成那么快的就不得而知了,反正我都是对草人练习,当然功力就显得没有三师娘来的强了。  「呦!弟弟看不出这些年你的身子还练得满壮的…咦?弟弟你怎么了,这么没有元气,是不是对姐姐没兴趣呀。」看着我那扶不起的『阿斗』,师娘发出了质疑,然而此时的我也只能呐呐地说不出话,当然不能让她知道这是我暗自提功下的成果…  说真的,我自己长得不算很帅,但是还满耐看的,加上来了庄内这么久,庄内的女人又这么多,我怎么都没想要试一试呢?说实话,第一,我年纪还小,第二,这还不是为了我的『月亮』,这么美好的第一次怎么可以用在别人身上。  然而,这月亮师父可守得紧,出门都把她带上,十年不曾例外,这让我偷也偷不着又怎么试的到。  「姐姐…对不起…这都…是…练功…所造成的…」对着师娘,我露出了一副无辜的脸撒了谎企图逃过,但不知我这么做,要说出去会不会被围殴。  不知是否是老天弄人,这会师娘听了不但不失望,还露出了那奸奸的笑,看到她的笑突然心头一阵寒意,师娘道:「弟弟有这方面的问题,怎么不早说呢」忽然她从床头她的衣忽内掏出了一瓶东西,又道:「弟弟可知这是什么?」  惊奇地看着那瓶子,我摇了摇头,这时,师娘又道:「弟弟有没有听过四句话。」  我:「哪四句?」  三师娘:「武林至尊…」  听师娘说这句我忽然想起,天桥底下那说书的金大叔,曾说过的武林中的四句谒语,于是我插话道:「呃,姐姐你说的不会是『屠龙刀和倚天剑』吧,那件事不是张大侠『了』去了,难道这跟这瓶东西还有什么关联?」  三师娘笑了笑道:「弟弟,听我说完,这四句是『武林至尊,宝膏涂龙,淫天不出,谁与争锋!』而我手上拿的正是『涂龙膏』,这跟那个什么张大侠的,一点关系也没有…」  我道:「涂龙膏!呃?怎么差那么多,那淫天是什么,这涂~龙膏,又是干么用的…」  三师娘笑了笑,忽然打开了瓶子,掏了一些药膏,便往我的龙根涂,并道:「弟弟真不懂还是假不懂,所谓涂龙膏,当然是指涂在龙根上的药啰,这个可是男人的圣品,至于淫天,仍是指淫天涧,传说是一个神秘的瀑布取来的水,功能可比的上合欢散呢!」  怀疑地看着三师娘,心里正想着胡扯二字,但是事实上下身传来的热燥,令我三小弟迅速地爬起却让我张口无言。  「你看吧,姐姐可没骗你,这会不就起来了,呀,嘻嘻…不过说真的,弟弟你这可没有你师父的大…」  「没师父大!三师娘说这句话可真刺激了我,别的不说,我的宝贝可是我最自豪的地方。」心里一股冲动,我立即运功,这时师娘突然惊叫一声,只见她脸上充满了呀异,死盯着我的宝贝,那样子就好像挖到金矿。  三师娘:「弟弟,没想到你会九阳神功!!」  我:「?九阳神功…不是在杨大侠那吗?姐姐是不是搞错了…」听到九阳神功,我不禁又想起了天桥下的金大叔…」  三师娘道:「什么杨大侠的,我不知道…不过弟弟倒是说这九阳神功从哪里来…」  我:「没有从哪儿来,这还不是师父教的…」这点我可没说谎。  「没想到凶手果真是他。」忽然露出可怕的表情,三师娘脸色变得很奇怪,来这十年间,我从没看过她如此严肃。  三师娘道:「弟弟,姐姐突然想起了某此事要办,这会要先走,弟弟在这等我一会…」没等我回话,师娘瞬间已穿好自己的衣服就想要走,然而我下身的热燥却使得我实在想爆发。  「师娘…这…」欲望已使我冲昏了头,脑中就连星星也没半颗,又怎么记得留给月亮。于是我不禁叫住了师娘。只是师娘已到门口,这时她头也不回的说:「你如果忍不住的话,就找床下的阿花吧」。  阿花,那不是厨房煮菜的阿花!  听到阿花这两字立即使我想起了这个女人,不错,她正是市口卖菜老黄的嫂嫂,自从被师父上了之后就跑到了院中做事,没想到她这会跑到三师娘的床下。  「嘻嘻…少爷…不好意思…刚才少夫人有点事找我,没想到你一来,我就…躲,躲…嘿嘿!」阿花也听见了三师娘的声音,因此她借机了出来,看她手中抱着衣服未穿,这时我的『火』就越大了。  「你…你…」你了个半天,我说不出话,因为上半身和下半身的意志正在对抗,而且下半身的兵力较强。  阿花似乎看穿了我的难受,只见她突然脱起剩下的抹胸,看她那副魔鬼的身材,还有那张妖媚的脸孔,简直就像要了我的命,在看她走上床将幔帘拉上,这无疑宣告了她也是下半身的援军。  所谓兵败如山倒,下半身夹着强大的兵力终于打到了上半身的总部,总部大将『理智』也被人一骑讨。  月亮,星星,甚至于金大叔,二王,老黄,这此人物早已逃之夭夭,就连大师娘,二师娘这些尤物也背叛我离去,这时的我再也忍不住的起身冲向阿花,只是我快,阿花的速度却比我还快,只见她一招猛虎下山,便把我制服。  但说这招还不是最狠的,阿花倒是一个高手,在他面前我的武功完全不行,就在猛虎下山疾演完毕间,她忽然又来一招观音坐莲。  阿花:「哦!少爷…你的好大…可比…得过老爷…更别提我家…那个死鬼…了…」  我道:「嗯…阿…花…你的里面也很大…我也完全摸不着边…」  阿花:「讨厌啦少爷,人家只偷过两三次而已,那会有像少爷说的…呦…」  阿花开始长篇大论,这会我哪里容得她,不管她受不受得了便往上顶,阿花也真是老经验了,只见她只是象征性地娇喊一声表示矜持,接下来便用那迷死了的声音大声地叫床。  「哦,哦…少爷…少爷…你的真的好大…顶到我的心口了…再用力一点…就要穿…了。」  老实说,阿花的水可不是普通的多,但却浇不息我的火,而且我有时怀疑她出的不是水而是油,不然怎么火越来越大,而且烧到了她。这样一想我又不得不靠自己,因为我百分之百的确定我的大水柱可已灭火。  不过说也奇怪,本来练了如意神功,对于哪时喷水我都能控制,然而自从涂了师娘的涂龙膏,却让我死命也喷不出水来。  阿花:「啊啊…少爷…啊…好热…我…我快死了…给我…快给我…」  我道:「阿花,我也没办法,最近我那得了旱灾…哪有水呀?」  阿花似没听我说些什么,只是她狂摇着身子,忽然尖叫一声,人也趴在我的身上喘气。  「阿花,喂~醒醒呀!」没想到她这么快,一点都没消火的我不禁想把她摇醒,只是这一摇,阿花只道:「少爷…别叫了…让我喘会,你的太大了,暂时我那容不太下…」  皱皱眉我道:「那怎么办,今天不出会死了的。」  阿花看了看我,突然觉得我说的是真话,可是她好像也必须休息一下,这时她忽然想到,除了那里她还有很多武器,于是忽她跪坐了起来道:「这样好…了少爷,奴家这就用…口帮少爷如何?」  「用口…」看着她嘴里露出的利牙,再想到刚才宝贝还在她那里,我着实不愿,然此间也没有别的办法,因此我也只得说道:「那你小心点…我那可没练什么铁布杉之类的。」  「不会的啦,少爷,这么大,你想断,我还不想让它断呢。」府身下去,阿花立时使展了她高深的功夫,才一会儿我便尝到了美味,那是一种又酥又麻的感觉。  我:「阿花…功夫不错喔…比你那好多了。」  阿花:「嗯…嗯…嗯…」  我:「快了…快了…」  阿花:「嗯…嗯…嗯…」  我:「哦~~~来了。」  其实阿花的口功实在很厉害,完全刺激了我宝贝,这时我再也忍不住的就快喷出,然而相同的情况又再度发生了。  「三娘~三娘~你在房内吗?我娘想请你…啊!!」  时间又再度静止,说来也巧,由于阿花听见叫声抽口回头的一瞬间,也正是我喷出的那一刹那,我的宝物也闪过了阿花,而完全喷在拨开幔帘,前来找三师娘,师姐任妮瑶的脸上,这是史上我第二次和她的交流。 前进甘门(上)  坐在院中亭内,我的心是如此的悲伤…想到我的最美好的第一次竟然给了一 朵花,还是朵菜花,我就好想自我了断,然而想了半天,我想,没有比用我手中 的短剑自裁更快的了。   独自底头,看着那剑,忽然想起了,得到它可说也是让我费心。   记得那是师父得到一把名为“鱼藏”名剑的时候,那是师父的友人送的,听 说此剑系仍战国时铸剑名师,为躲夺剑之祸藏剑于鱼肚闻名,师父说过,此剑乃 剑中之神,简直剑神。   师父这位大侠都得了这一把好剑,当时我就想,他徒弟,立志当大侠的我, 当然也要有一把好武器,然而鱼藏剑只有那么一只,我总不能再去鱼肚内找,于 是我灵机一动,突然想起了金大叔说过白猿藏书的事。   那是去年深秋,我到市集去买些师娘们交代的物品,这时刚好遇到某戏班子 带来了一只白狒狒,狒狒和白猿本是同类,因此我便花了我仅有的那定金子,向 戏主买下了这只狒狒,说也幸运,还真的让我在狒狒的体内找到了一只短剑,不 过“狒藏剑”读起来实在不顺口,因此我便以飞代狒,将此剑命名为“飞藏剑”   「侠师兄,原来你在这呀,怎么无经打采的,耶,侠师兄,你手中拿的是什 么?。」听闻询问,抬头看了一下,走来打断我自裁的是我三师妹任妮婉。   三师母没生孩子,因此三师妹是大师母过继给三师母的孩子,而三师妹任妮 婉和大师姊任妮瑶是亲姊妹。   「喔!原来是婉师妹呀,没有啦,还不是我的那一支…咳,妳不去练剑来找 我有事吗?」,虽然我很不爽她打搅我切腹,但我还是这样问到。   白了我一眼,任妮婉嘟起小嘴,一脸委屈的说道:「怎么,不练剑就不能来 找你呀,还说呢,人家刚从娘那儿来,听说爹爹要你带霜姊去甘门,娘她们正在 厅上等你呢…」   看着任妮婉说的委屈,而且似乎眼眶泛红,我不禁有些心虚,我道:「好了 ,好了,算我不对,只是妳说带二师姐去甘门,妳知道是什么事吗?」   摇摇头任妮婉表示不知情,但见她忽然红着脸低下头去小声的说:「侠师兄 …我有一件事想拜托你。」   我道:「哦,什么事呀?」。   任妮婉道:「也没什么,师兄记不记得上次去“甘门”那个豪表哥?」   「好表哥?什么好表哥」。抬起头在想问她,忽然在她脸上发现了“春”字 ,于是乎我也记起了那甘门世家的甘德豪。   我道:「嗯,妳是说甘家的那个“干的好”~~表弟是不?」   任妮婉道:「是…是呀…就是他。」   我:「我知道了,怎样?妳要干么?」      任妮婉:「没,只是想这次师兄去可否带个口信给…他」。   我道:「哦?什么口信?」。   忽然任妮婉脸上羞红,低声道:「就说,任妮婉以后…会永远记得他甘德豪 。」   「什么?任你玩以后会永远记得他干的好!难道妳和他…婉师妹,这可是大 事,没想到去年才去了那么一天,那小子就和妳玩的如此尽“性”。」   「唉呀…师兄你在说什么呀,人家不理你了,反正师兄记得跟他这样说就对 了。」   哇,小妮子那股闷劲真大,老实说,这性子跟她娘还真像,然而看这她离去 ,我心中竟有点醋酸。   「哼!像我这样的帅哥她不要,竟要一个个性阴沉的干瘦小子,这天理何在 !看她转身跑开的那副样子,就像偷吃了什么东西,真叫人不爽了」。   记得老爸生前说过:「做人要懂得勤检,任何东西都不要浪费」。再说,所 谓人说肥水不露外人田,我华小侠还没插苗,怎能让别人在一旁偷开一条渠道。   心中越想越对,忽然间我有一个想法:「反正原本给月亮的第一次没给着, 反而给了菜花,我看这次就别挑了,自个是一个立志当大侠的人,大侠都应该有 二三十个女人,要是每个长的都像师妹那样,到底还是一件很不错的事…」。   想着想着,渐渐的我又燃起了斗志,这会得赶紧准备去见见师娘们要紧,顺 便去查一下师父到底要我带师姊去甘门做什么?   「侠儿,此次你送你霜师妹前去甘门,可得小心行事,记得到时捎回信报安 。」   「是的,师娘,侠儿这就拜别了…」   「嗯,去吧!对了,别忘了你师父的剑…」   在“遗红院”的门外庭道,几位师娘正前来送别,但看师娘们都红了眼,我 心里真有一点舍不得,然而可恶的师父交代,我又不得不踏上了前往泰山甘门的 旅程。   这甘门乃正道六派之一,记得师父说过现在的武林能太平,全靠一院二门三 教六个派门维持。   一院当然就是我现在所住的“遗红院”,二门乃陕西甘门,江苏路门,而三 教呢,就是武当,少林,娥媚了…   所为遗红,便是遗忘红尘,师父说过取这名,是因为他一直想忘记红尘俗世 而取,然而跟了他这十年,红尘俗世倒是没忘,红粉知己却变的越来越多,像他 这次前去了路门,我敢说为的不是别的,就是那路门我大师伯的老婆-越红蔷。   想到了遗红院,其实我这才发现师父老爱用精检的字来命名他的东西,例如 我现在所坐的马车,他便是师父的两匹爱马所组成的,一匹叫冰尘,一匹叫绝世 ,而师父都管它们叫“冰世”。   冰世开始起步,老实说这次去甘门我有些不愿,昨日经过了一翻套话,才知 原来师父有意要把霜师姐嫁去甘门,而鱼藏剑便是信物。   二师姐任妮霜身材脸蛋可不比院内其它人差,由其那双秋盼望着你的时候, 可真让人流口水。这么好的美人却要嫁给甘德豪那小子,真是有点浪费,不过不 爽归不爽,师父交代的事徒儿也只好认命…   马车继续的走,大半天来已远离城镇,这时,忽然我的衣角被扯了一下,回 头才看见师姐任妮霜探头红着脸,要我停下,好似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看看天色 ,这时已近向午,我也乐的将马车停在林道旁和师姐共进午餐。   「侠师…弟,我想问你一件事」。   「喃喃…粉么数呀…爽是姐…」,吃着干粮,口中咬字不清,虽然很没礼冒 ,但礼冒却抵不住我的肚子。   「也没什么…只是…只是…弟弟不爱我?」。   「噗~咳咳咳…什么…师姐…妳」,实在是太劲暴了,没想到一路上冷漠的 二师姐竟来这么一句,使我口中的干量一瞬间都喷了出去,然而更劲暴的却还在 后头,只见二师姐忽然一个猛然起身,将我紧抱入她的怀中。   二师姐:「弟弟…我爱你…你知道吗,我好爱好爱你。」   我:「嗯嗯~哇…师姐…我…我。」   二师姐:「你不要开口…先听我说…自从你进庄,我第一眼看见你…我就好 喜欢你…。」   我:「…唔唔…我…师姐…我…不行…」。   二师姐:「为什么不行…弟弟不也喜欢我,弟弟,你知道吗?这次去甘门, 爹爹就是为了要将我嫁给甘德豪,如果我不现在说,恐怕以后就没机会了,而且 ,要嫁给甘德豪…我宁可死…」。   我:「…师…姐…再不放…开…我现在…就快死了…」。   二师姐:「…??……!!」忽然发现我不对劲,师姐慌忙放开。   我:「哇~呼~呼…咳咳…怎么妳们都是这样,跟妳们在一起早晚会被闷死 ~」。   二师姐:「我们?」。   我:「呃!没有啦…要怪都怪小时候我娘死的早,喂的显然不够…所以…」 ,抬头看着师姐,忽然发现她的眼眶已有泪水。   二师姐:「……弟弟…可是不喜欢我…」。   我:「呃,不,我很喜欢师姐,真的」。   「真的!」,二师姐听我这样说似乎很高兴的问。   我对点了点头道:「嗯,真的,只要师姐不要使出三师娘那招」。   二师姐好像没有听我说什么,只听她忽然说道:「那么弟弟可不可以…吻我 」。   要不是已前的坚持,这样的美女,我早就上了,怎能让她嫁人去,这会二师 姐这样说,我当然求之不得,不过我是要成为大侠的人,怎能如此随便,当然也 要像征性的犹豫了一下,然而师姐可没有那么好说,见我一犹豫,却又红了眼眶 。   这时我下了决心,一把便把师姐拥在怀理,缓缓的低下头去…而师姐也高兴 的闭起了眼晴,这时,就在我要吻到二师姐的香吻时,时间静止了,但这一吻成 了永恒了吗?不,不是。   时间是静止了,却是在一阵慌乱之后,头先是三师妹的唉疼声,尔后便是大 师姐和她从后车帘跌了进来,而两人抬头的位子刚好和我们对了水平,于是,八 只眼晴妳看我,我看妳,全都静止了。 待续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