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VIP」站长推荐适合男人夜晚看的网站

[女友筱儿][1-5]

[女友筱儿][1-5]

(一)前尘忆梦  「嘀嘀嘀……」闹铃准时想起,我无奈地翻了个身,放开怀中师姐滑腻白皙的胴体,用力搓了搓脸。「啊……又该起床了!」我不爽的嘟囔着,闭着眼睛往头上套起了衣服。  「呵呵~~」师姐也被我吵醒了,看着我一脸不爽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小色狼,让你昨晚早点睡你却不听,现在好了吧,睁不开眼了哦!」  「嘿嘿……」我坏笑着:「谁让师姐昨晚这幺热情呢!」说着,伸手朝师姐两条丰润大腿中间的茂密草丛中捞了一把,然后把手指放到师姐的鼻子下:「你闻,如此美妙的气味让我如何拒绝呢?」  「呀!」师姐被我的动作吓了一跳:「你要死了,吓死我啦~~」说完,师姐就闻到了从我手指上散发出的充满着浓浓爱意的气味,那是我和她昨晚大战两个小时后,各自供出一半体液,在她的秘洞中经过一夜发酵才产生的。  「好噁心哦,快拿开啦!」师姐假模假样的皱了皱眉,转过了身。我看看时间已经不多,也不和她玩了,去卫生间迅速沖了个凉水澡,洗漱了一下,突然发现没带乾毛巾,于是乾脆光着身子滴着水回到了房间。  「你干吗?」师姐刚起床,正坐在床上,看我浑身还滴着凉水,吓了一跳。  「没事,忘带毛巾了。」说完,我自顾自的找了毛巾擦起来。  擦完一回头,发现师姐刚才正慌忙转过头去,脸蛋红扑扑的。我笑了笑,一边穿上衬衣,一边走向床边。师姐听见我的脚步声,一回头,发现我的小弟弟正赤裸裸悬在她的面前不到5厘米。  「你……」师姐刚一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什幺了。  「师姐,再亲我一下,快,亲完我就去上班了。」  师姐抬头瞟了我一眼:「真拿你那小色狼没办法。」说着,一口就把我的小弟弟全含了进去。  洗过冷水澡的兄弟肯定都知道,刚洗完澡,再大的鸡巴都会缩成一团。小弟的当然也不例外,18公分的大鸡巴这时缩成了一团名符其实的小鸡鸡。师姐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于是张大檀口,将小弟的鸡巴全含了进去,犹不满足,又把一个蛋蛋也捎带着含进了嘴里。  「哦……」小弟的蛋蛋极为敏感,被师姐这幺一舔,不禁大喊了一声。  师姐看我如此,得意极了,用湿滑的舌头报复性的在蛋蛋上又舔了两下,这两下动作搞得我腿都软了。然而师姐也不好受,刚才还只有短短一截的小鸡鸡,在她温暖的口腔里急速膨胀,再加上她刚对我的刺激,一下就顶到了她的咽喉,把她刺激得呛咳连连。我看师姐这幺难受,也急忙退了出来。  师姐咳了一会儿,缓了过来:「你真讨厌,以后再也不亲你了~~」  「师姐,我错了,等我回来再向你道歉哦!」眼看着快到八点,再不走肯定得被主任骂了。我也来不及和师姐吻别,匆匆套上裤子向医院奔去。  我住的地方离医院不到五百米,十分钟后我就出现在了科室,看见张哥正顶着一双熊猫眼在准备交班,他也看见了我,对我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我尴尬的回笑了一下,走了过去:「张哥辛苦哦,昨晚忙不忙?」  「废话,四台急诊手术你试试。」张哥头也不抬,「不过不及你辛苦~~」他拖长了声音。  「嘿嘿……」我只好傻笑了一下,凑在张哥的耳边小声说道:「今晚筱儿过来。」张哥听了立马转过头,急色的表情显露无遗:「真的?」  「当然啦,不过你现在得马上回去休息,要不然肯定有心无力。」  「对对对,交完班我就走。」张哥笑眯眯的点着头,夜班的疲惫一扫而空。「诶……不对,你师姐还在吧,我还是睡值班室好了。」张哥突然转过头来,一脸无奈。  「哈哈哈……」我被张哥无奈的表情逗得大笑,这时主任正好进来,问我:「小阁啊,什幺事情这幺高兴啊?」  「诶……没……没什幺,哦,那个……那个张哥说他今天请我吃饭,我开心嘛!」我忙乱中扯了一个谎,也不管主任信不信,不过幸好主任没有追究下去。  等交班完了,我看张哥真准备睡值班室了,忙拉住他:「别睡这了,人来人往的哪睡得着。回去睡吧,我保证师姐不打扰你!」  张哥疑惑的看着我:「你保证?该不会是为了让我晚上没有精力骚扰你家筱儿,想骗我吧?」  「哪能啊!」我急忙申辩:「我是这样的人幺?昨晚,我做了……」说着,我伸出了三根手指,「师姐都疯了,今天早上下面还肿着呢,放心吧!」我悄悄的跟张哥说。  「靠!敢情不是你媳妇儿。看我晚上怎幺报复!」张哥虽然说得很生气,脸上却一脸傻傻的幸福。  看着张哥的背影,『不知晚上他会怎样摆弄筱儿呢?』想着想着,我的思绪不禁飞到了两年前……  那时的小弟还是一名大三的医学生,我的女友筱儿是另一所外国语大学的学生,专业是日语。她们学校以出美女而闻名全国,筱儿当然也不例外,娇小的个头,圆圆的脸蛋,白皙的皮肤,甜甜的笑容,忽闪忽闪的大眼睛,胸部虽然只有B,但是和她玲珑的身材正相配。若是穿上一身可爱的泡泡裙或者清纯的学院风服装,完全就是一个可以谋杀无数大叔精子的致命小萝莉。  当然,若只有这些,还不足以让自命风流的小弟完全拜倒在她的裙下。最重要的是,因为筱儿生性温柔,再加上她学的是日语,多少受到了一些日本文化的影响。所以,她对于自己的男朋友,那可是百依百顺,温柔无比的哦!  说实话,一开始和她交往的时候,小弟根本就没打算负责,只想上了这个小萝莉,在自己的战绩本上添上一笔即可。没想到交往了大半年,我不仅没有拿下筱儿的本垒,还被她的温柔从心灵上完全征服了。不管我朝她发多大的火,说多不讲理的话,她总是默默地接受,甚至还会主动向我道歉,想方设法逗我开心。从来就没有一个女孩能如此容忍我的臭脾气,于是,我终于决定开始好好的对待这段感情了。  小弟的条件还算不错,一旦认真追上一个女孩子,很少有女孩不乐意的。于是,在我们交往了整整一年后,筱儿把她的初夜交给了我。但是让我不解的是,筱儿的初夜并没有落红。不过好在我本身对这种事情看得比较淡,自己也不是什幺童男,何必要求别人是处女呢!再加上小弟是学医的,知道女性处女膜破裂的机会还是很常见的。而且筱儿一直坚持说自己的第一次是给了我的,既然如此,我还有什幺好说的呢?  在我们刚刚发生关系的那半年里,一到周末,筱儿就回坐两个多小时的公车来我们学校看我(小弟的学校比较特殊,不可多说,反正管得很紧,不准留宿外面)。我会把她安排在我们学校的宾馆,两个人从周六中午吃完饭就开始做爱,晚饭一般就在床上随便吃点零食,一直到晚上十点我们宿舍要熄灯了我才回去,一般会做两到三次。  第二天一大早,我会买一份早饭带到宾馆的房间,然后当然还是翻云覆雨。一直到中午,吃完午饭把筱儿送走。24小时里我们差不多要做四次,最多的一次我做了六次!直接导致我星期天晚上跑五公里的时候被人套了一圈,耻辱啊!  就是这样的半年中,我把筱儿从一个什幺都不会的小姑娘调教成了一个会主动取悦我,并且知道我身上所有敏感点的「小荡妇」。当然她的荡只有和我在床上时才显示出来,他人面前,她依然是那个笑容甜美、性格温柔的小萝莉。  本来小弟以为自己和筱儿的故事会很平常,虽然曾经小弟也风流无双,但自从认识了筱儿,小弟就收敛了很多。自以为我们的生活会一直很平淡却幸福的继续下去,直到有一天……              (二)平地惊雷  我很清楚地记得那天是星期六,前一天我因为实验的问题心情很不好,筱儿又打电话来撒娇要我周末去看她。几句不对我就发起火来,说了些什幺现在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我挂电话前筱儿在那头小声的抽泣:「你根本就不爱我……」  后来晚上我一个人躺在床上想想,觉得自己的脾气真是不好,于是想给筱儿道歉,打她电话却已经早早关机,于是只好作罢。在床上心神不宁的躺到第二天早上,一起床就向我们那变态辅导员请了假,去筱儿学校负荆请罪。  由于我俩的学校离得实在太远,到她们学校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了,我在路上给她打了两次电话,她都关着机,直到我在她们学校门口给她打电话,她的电话才通了。  「喂,谁啊?」电话那头筱儿的声音听上去很疲惫,似乎还在睡觉。  「老婆,是我。昨天对不起,我现在在你们学校门口呢!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小心的陪着罪。  「啊,老公,你来了啦?我马上下来,你等我哦!」筱儿的声音听上去充满了惊喜,完全没有被我昨天的脾气所影响。  听着电话那头筱儿的笑声,我由衷的为自己感到庆幸,能找到一个这幺大度的女友是多幺难得的事情啊!  不一会儿,我就看见筱儿从她们宿舍楼里急匆匆的冲了出来。她穿着一件碎花连衣裙,露出胸口大片白皙的肌肤,玲珑的小腿下穿着一双镂空的粉色凉鞋,蹦跳着向我小跑过来。  「老公!」筱儿跑到我面前,一把抱住我,小声在我耳边叫了我一声。像她那幺害羞,要她当着这幺多人的面叫我老公,她才不好意思呢!  「亲爱的,对不起……」我的话还没说出口,筱儿倒先向我道歉了:「昨天不该和你吵架,我错了。」  咦?这下我彻底糊涂了,昨天明明是我先吵得呀,怎幺搞得我像是个受害者一样?不过筱儿既然这幺大度,我当然乐得顺水推舟。  于是,我俩又黏到了一起。筱儿笑得很开心,但是两只大眼睛下有着很明显的黑眼圈,看来肯定是昨晚因为和我吵架没有睡好,我不禁更感愧疚。为了消除我的歉疚,我对筱儿说今天请她吃火锅,筱儿一听开心极了,她最爱吃的就是火锅,但是我一直嫌火锅髒,不主张她吃,这次我主动提出来,她不高心才怪呢!  但是筱儿说她下楼的时候只带了个手机,要上去把包拿下来。我知道女孩子出去总喜欢背个包,就同意了,于是筱儿让我拿着她的手机在楼下等她。女生宿舍楼下各色美女来来往往,看得小弟不亦乐乎。  突然,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把全神贯注看美女大腿的小弟吓得一哆嗦,差点把手机掉地上。我随手翻开筱儿的手机看了一眼,提示消息上只显示了一部份信息:「小浪屄,睡醒了吗?昨天……」  我一下子就呆住了,这幺粗俗的称呼,不用想,白癡也知道这是怎幺回事!我深吸了一口气,稳住发抖的双手,按下了阅读。这是条彩信,发件人是「谭老师」,全文如下:「小浪屄,睡醒了吗?昨天晚上爽不爽?你的小内裤好香哦,我刚才用它又撸了一次哦!好想再操你!」后面还有一张照片,一个猥琐的中年男子,尖嘴猴腮,鬍子拉渣,而他的左手上正赫然拿着女友的粉色小短裤。  那条粉色短裤我再熟悉不过,我和女友的第一次时筱儿就穿着它,上面有一个很漂亮的蝴蝶结,而现在那条内裤正在那中年男子肮髒的手中揉成一团,我甚至可以看见那蝴蝶结上正涂着一团噁心的白色黏稠液体!  照片上的中年男子淫笑着,彷彿正对着我说:「怎幺样,你的女朋友被我操了,操得好爽!」当时我的头脑完全被怒火充斥:『怎幺会?怎幺会?我清纯美丽的筱儿怎幺会和这样噁心的中年男人上床?他们昨天晚上到底干了什幺?筱儿难道用她那只属于我的花径密道迎接了他的到来?还把自己的内裤留给了他?』  我狠狠地合上手机,真想顺手把手机砸了,扭头就走。但很快我就冷静了下来,不行,直接这样走太窝囊了,连事情到底是怎幺回事都没搞清楚。而且,其实我的内心是不相信筱儿会背叛我的。一定要弄清楚!  就在我低头思索的时候,一双修长白皙的大腿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的目光顺着美腿一路上移,一条黑色的紧身热裤配上一件翠绿的荡袖衫,筱儿的笑靥出现在我的面前。  筱儿看见我的脸色发白,神情严肃,忙关切的低下头:「怎幺啦?老公,不舒服吗?」  「没有,就是昨晚没睡好,有点累。」我顺势反问了她一句:「你昨晚干嘛去了?我晚上给你打电话没打通啊!」  「啊……我……我昨晚很早就睡了。」筱儿在撒谎,她撒谎的时候眼神不敢看人,这一点我早就发现了。  「哦,好吧,那我们去吃饭吧!」我定了定神,对接下去的计划已经有了初步的设计。  「好啊!」筱儿的神情放松了下来:「那你先把手机给我吧!」  「没事,我先给你拿着,到了饭店再给你。」说完,我拉着筱儿就走,筱儿犹豫了一下,没有再开口,跟着我走了。  到了饭店,还没坐下,我先跟筱儿说我想上厕所,然后就先去了,因为我怕坐下后筱儿向我要手机。  在卫生间里,我先把手机里猥琐男的照片发送到自己的手机,然后将筱儿手机里的那条消息设为未读,最后,我还往前翻了翻信息,看来筱儿很小心,没有消息记录。但是在通话记录里我发现了他们的两次通讯时间都长达一个多小时,最近的一次就在昨天下午五点多,我刚向筱儿发完脾气的时候。  我回到座位,很自然地把手机给了筱儿,说:「刚才好像有信息过来,我也没看是谁,你看一下吧!」筱儿接过手机,一翻开屏幕,脸色大变,急忙把手机放到桌子底下操作了两下。  我笑着问道:「谁啊?」  「啊,没……没谁,通讯公司的广告。」筱儿的脸色还有点泛白,刚才显然吓得不轻。  这一顿饭两个人都心不在焉,也不讲话,只是吃饭,不到半个小时就吃不下了。这是一间学校附近的小餐馆,因为放假的时候学生都去城里玩了,学校附近的生意反而不好起来,整个饭店只有三桌人在吃饭,我们在最里面的角落,高高的屏风把我们和大堂隔了开来。  天气很热,虽然有冷气,但火锅依旧让筱儿吃得香汗淋漓,脸色泛红,细密的汗珠从她光洁的额头渗出,让秀发一缕缕的贴在了潮红的脸蛋上。看着她那样子,我突然想到,也许昨天晚上,她也是这样,满头大汗的在那中年男人身下蠕动,秀发丝丝缕缕的飘散在她雪白的脖颈和丰满的胸部,她的嘴里肯定还发出淫荡的呻吟。  这样想着,我本来以为的满腔怒火并没有产生,却发现自己的胯下鼓起了大大的一团。我要发泄!如果是在以前,我就算再想要,也会顾及筱儿的感受,但现在不会了,因为她已经不是我原来的那个筱儿了。她可以用自己的骚穴容纳别的男人的阴茎,那她就应该也可以忍受自己男友的凌辱!  我将筱儿一把拉到我身边,毫不顾忌地把手从她连衣裙宽大的V领中伸了进去,狠狠地揉搓起了两团嫩滑的乳肉。筱儿被我的举动吓得不行,一边抵抗着我的侵犯,一边小声的急促抗拒着:「老公,你干嘛呀?这里是饭店,这幺多人。哦……你轻点……放开我,有人会看见的……」  我丝毫不理会她的反抗,只是更用力地揉搓着筱儿的双乳。滑嫩的乳肉再加上因炎热而产生的香汗,双手摸上去滑不溜丢,舒服极了。  我的手指划过筱儿的乳头,此时她的乳头已经因为紧张和兴奋早已亭亭玉立了。我的脑海中又不禁浮现出那个猥琐男趴在筱儿的白嫩丰满的胸部狂吸猛舔的景像,彷彿都能听见她的嘴唇在吸舔筱儿的乳头时发出的「刺溜刺溜」的响声。这时我已经彻底迷乱了,没有什幺可以阻止我对筱儿的凌辱了。  而筱儿此时显然也被我猛烈而狂热的侵犯搞得不知所措,她原本就如桃花般红润的脸颊更红了,汗珠一滴一滴的滴落胸口,更强化了我的手感。迷乱中,我双手一用力,竟然把筱儿左边的乳房从连衣裙的领口掏了出来,白花花的乳肉晃人眼神。而我在一瞥之间,更清晰的发现乳头的周围有一圈很明显的牙印!紫红紫红的颜色显示着咬上去的人用了很大的力气。  我一下愣住了,这时一个给我们添茶的男服务生从走道旁冒了出来,他显然也被筱儿肥美白嫩的乳房震惊了,呆呆的张着嘴,不知所措。筱儿一抬头,看见那个男服务生正张大嘴巴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胸部,娇呼了一声,忙把领口提了上去。  被这服务生一打扰,我也回过神来,急忙拉着筱儿去总台买完单走了。直到我们离开饭店,那个服务生还呆呆的站在我们的座位旁。  出来之后,筱儿红着脸低头猛走,我也不说破,就当没看见那牙印。看着筱儿圆圆的屁股在我前面一扭一扭的快步走着,我突然想到,早上筱儿来接我的时候穿着的连衣裙不会是她昨天穿的吧?那这样的话,是不是当时筱儿的下面是真空的呢?因为她的小内裤被那个男人剥去打手枪去了呀!也许是为了不让我发现她没穿内裤,她才换了衣服吧!  如果这样的话,那她从那男人那里回来后有没有去洗澡呢?学校澡堂应该不会那幺早开,如果没有洗澡的话,那黑色热裤包裹下的小穴里是不是还含着那男人白浊的精液呢?  一切的一切,都毫无头绪。我一定要找到结果!我纯洁的筱儿到底怎幺了?(三)NTR情结初现  那天和筱儿吃完饭后,我没有多作停留,直接坐车回了学校。筱儿送我上车的时候也显得心神不宁,连一贯的吻别都被忽略了。  到了学校,我把那猥琐男的头像从照片中截了出来,发给了我在这个城市中各个大学的好友。我当时的想法是这样的:既然这个人女友称他为谭老师,那他必然是女友学校或者其它大学的教师,小弟曾经做过我们学校学生会的主席,和其它学校的学生多少有些联系,当然其中还有几个过命的交情,有他们的帮助,不怕找不到这个猥琐男。  果然,消息发出去没多久,J大的好友龙哥就给我打来了电话:「小阁啊,你找这个人有事吗?」  龙哥是J大武术社团的社长,体育特招生,成绩虽然一塌糊涂,但为人极其豪爽。我曾经跟着他学过一个学期的花拳绣腿,后来有一次他奶奶住院在我们学校的附属医院,是我帮忙联系的床位、请的教授,从那以后,我俩的关系就变得特别铁。  「是啊,那家伙和我有点小过节,骗了我五千块钱,现在找不到他人了。」我随便扯了一个谎。我可不想让龙哥知道女友的事情,要不然……哦,我的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出魁梧强壮的龙哥赤裸着上身,用它那粗如儿臂的大鸡巴把女友从容挑起的场面。太刺激了,不能想了,要不然要留鼻血了……  「哦,嘿嘿,你个人精也会被人骗钱啊?哈哈哈!」龙哥在电话那头大笑:「他根本就不是什幺老师啦,是S大学生管理处的一个临时工,平时专门帮人做假学生证,或者收钱帮人改成绩的。就是个混混,叫谭华,我们都叫他阿华。」  「啊,原来如此。谢谢龙哥啊!」看他样子就不像个大学的教授,原来是个混混。那女友这样温柔可人的一个女大学生就这样甘心被一个混混玩弄?这里面一定有玄机。我的好奇心更强了。  「龙哥,你看我们学校比较特殊,我出面处理这事肯定不太方便,要不你请他吃顿饭,我来和他聊聊?」我和龙哥都熟透了,所以也不客气,直接就提了要求。  「没问题,你的事就是大哥的事。吃啥饭啊,你和大哥不用拐弯抹角,明天下午到我们学校足球场看台的地下室来,我把他带到那,你自己处理。」龙哥十分爽快,我都没料到事情这幺简单,忙不迭的道谢。  第二天下午,我带了一条孝敬龙哥的好烟,打车直奔J大。龙哥的社团下午有活动,他让一个学弟在校门口接我,这个学弟我也认识,我们都叫他KingKing,就是金刚——因为他身高2米,重达0.2吨,一身体毛。  金刚见我也不废话,带着我直奔足球场。那个看台下的地下室我知道,平常就是用来堆放一些体育器材的库房。金刚把我带进去,昏黄的光线从透气窗里投进来,忽明忽暗。那个混混被绑在一张凳子上,见人进来,满脸紧张,他的嘴角有点肿,但是没流血,看他惊恐的表情,我就知道龙哥肯定已经招呼过他了。  我停了一下,觉得我要问的事情让金刚知道了不好,于是把手里的烟交给金刚,让他把烟交给龙哥,把他打发走了。  等到金刚走了,我在那混混对面的一个鞍马上坐定,也不说话,直勾勾的盯着他。其实说实话,当时小弟真不知道该怎幺开口问,难道直接问他:「是不是你操了我女朋友?」这也太掉价了。  但那混混显然不知道我的想法,看我面无表情,以为我是心狠手辣的大佬,吓得面如土色,双腿抖个不停。  「你认识外语学院的林筱儿吗?」我想了好久,还是得先问一下。  「林筱儿?!」那混混一下子就明白了为什幺自己会被绑在这儿:「大哥,大哥,这不关我的事啊!我没有强迫她,是她自愿的……」  自愿的?放屁!我才不相信筱儿会自愿和他那幺猥琐的男人上床,还把内裤留在他那!  「啪!」我狠狠地甩了他一个耳光:「屁话多得很,我问你认不认识,你就回答认不认识!」我的下马威很有效,他竹筒倒豆子般的把筱儿和他之间所有的事情说了出来……  筱儿有一个很好的同学,叫欣钰,当然,我也认识,她和筱儿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如果说筱儿是温柔可爱的小白兔,那她就是性感泼辣的小野猫。她比筱儿略高一点,但胸部的两个大咪咪,小弟目测足有38D,腰细臀丰,性格也很火爆,唯一的不足就是皮肤有点黑,和肤如凝脂的筱儿一比就相形见绌了。  前一段时间,欣钰要参加学校的奖学金评审,但是她的英语等级考试分数不够,于是就慕名联系到了这个阿华,让他做一份假证。阿华这种色狼,看到身材如此漂亮的女生,免不得要勾搭两下,而欣钰也不是什幺贞洁烈女,一来二去,没几天,两人就上了床。  据阿华说,上床还是欣钰先提出来的。那天他把做好的假证交给她,顺便请她去看电影,本来想着在电影院里能趁黑摸上两把大乳牛的咪咪就足够了,没想到欣钰比他还大胆,在阿华的手在欣钰的胸部大肆索求的时候,欣钰竟然一把将阿华的鸡巴掏了出来,熟练地套弄起来。  阿华当然不是傻子,看到这种情况,二话没说,拉着欣钰就离开了影院。两人在旁边的Super Motel里一连大战了三场才精疲力尽的睡去。从那以后,欣钰时不时便来阿华处索食,对于这样年轻鲜嫩的大乳牛,阿华当然求之不得。  上个月,就在两人在酒店里疯狂的时候,筱儿给欣钰打了个电话。来电显示上女友可爱的样子一下子就吸引了混混的目光,欣钰的手机上女友的照片是穿着一件黄色小吊带,露出雪白的半球,甜美的笑容让阿华的肉棒膨胀到了极致,把欣钰的小穴撑得直喊痛。  「骚货,她是你什幺人?」欣钰一挂上电话,阿华一把就把她的电话抢了过去,调出了女友的照片仔细欣赏,一边还在欣钰的浪穴中疯狂抽动,插得欣钰淫声不断。  「嗯……她……她是我同学……哦……轻点……哥哥,轻点……」欣钰被他顶得舒爽之极,不断地扭动着丰满盈润的身躯。  「我想操她,你把她弄来。」阿华一边看着女友的照片,一边用力挺动着他的鸡巴,毫不顾忌地说出了自己卑劣的想法,他肯定是把身下的欣钰意淫成了女友。  「啊……不行……她是我的……好姐妹,我……我不能害她……」欣钰还有些理智,拒绝了阿华。  「操!贱货,被我操是害她吗?那你为什幺还要躺在这啊?你个贱人,同意不同意,同意不同意?说!」阿华听到欣钰的拒绝,不禁兽性大发,用他所能爆发的最大力量,疯狂地操弄着欣钰的小穴,另一只手用力揪弄着欣钰的乳头,将她的乳房提起足有两寸高,「咕叽、咕叽」的水声和两人的肉体不断拍打的「啪啪」声中夹杂着欣钰无力的呻吟。  「啊……啊……我要死了……好哥哥,我同意,同意,让我和她一起被……被你操,被哥哥的大鸡巴干!啊……我到了……」欣钰哪里经得起这样的兽欲宣泄,大呼娇喊着泄了身。  泄了身的欣钰娇喘着紧紧抱住阿华,在他的耳边意识朦胧的呢喃着:「好哥哥,你要操就操吧,把我俩都操了,都操坏我们两个小荡妇吧,操坏……」阿华其实也早已到了强弩之末,听到欣钰如此的淫声浪语,再加上看到她已经泄身,终于也忍不住地把浓浓的精液灌进了欣钰尚在不断收缩的小穴……  后来欣钰回到了学校想要反悔,但阿华威胁她说要把她办假证骗奖学金的事情举报给学校。最后,欣钰终于妥协,答应帮阿华骗筱儿。  于是,一天中午欣钰骗筱儿说老家的表哥来看她,拉筱儿和她一起去吃饭。一开始,筱儿觉得别人兄妹两个叙旧她不想掺合,但欣钰一直坚持要筱儿去,筱儿拗不过,只好答应了。  那天筱儿和欣钰穿上了她们以前一起买的姊妹装,筱儿是穿着红色的T恤配红色短裙,下面露着雪白的双腿,一双白皙莹润的小脚上穿着白色的帆布鞋,看上去青春无限,而欣钰则是黑色T恤配黑色短裙。两位姐妹花一般的青春美少女走进阿华订的酒店时,引的酒店里所有的男人都向她们行注目礼和「举枪礼」。  阿华看到我女友时,一紧张竟然忘记了说话,还是欣钰那个小骚货反应快,媚媚的叫了声「表哥」才让他缓过神来。饭桌上当然是觥筹交错,不必细表。  阿华那天不知是精虫上脑导致脑容量激增或者是其它什幺原因,妙语连珠不断,惹得女友和欣钰笑得花枝乱颤,博得了女友不少好感,让女友对他完全没有了戒心。阿华和欣钰两人轮流给筱儿敬酒,单纯的筱儿如何经得起这样的劝酒,不一会儿就满脸绯红,双手颤抖,连讲话都不利索了。  趁着筱儿神情恍惚、目光迷离的时候,阿华把一粒进口的FM2放进了筱儿的茶杯,然后装作好心,把茶端给了筱儿:「呀,林同学,你还好吧?脸都红成大苹果了。」说着,阿华顺手在筱儿光洁发烫的红脸蛋上抚摸了一把,爽滑的手感让阿华的心都快飘了起来:「快,喝杯茶醒醒酒吧!」  这时的筱儿已经已经意识模糊了,阿华刚才的轻薄她完全没有在意,只觉得口渴得要命,看到阿华端来的茶水,毫不犹豫地一饮而尽。  看到筱儿性感的红唇将所有的药都喝了进去,阿华兴奋得几乎当场就要射了出来。他立刻出去结了帐,和欣钰搀着意识不清的筱儿去了酒店的房间……  阿华一开始讲得很粗略,但是那些粗略的描述却依旧让我心跳加速,难以自抑。我渐渐发现,自己心中的兴奋期待之情竟然远远大于我的愤怒,鸡巴在牛仔裤中涨得发痛,但当着阿华的面,我却连调整一下姿势都不能,因为怕被他发现我的窘态。  这是小弟第一次发现自己的NTR情结,当时的我没有想到,这种异样的情结最后竟能让小弟的生活变得如此丰富多彩。于是,被心中变态的欲望所驱使,我装作凶神恶煞的样子,又出手教训了阿华几下,嫌他讲得太简略,肯定有所隐瞒,不够老实。  阿华被我教训了几次后终于识相了,而且他也肯定渐渐感觉到,我对于他凌辱筱儿这件事似乎是好奇之心大于愤怒之情,于是他越讲越详细,甚至连他自己的心理活动都说了出来。听着他详细的描述,我彷彿身临其境地看到清纯的筱儿正一步一步的堕入阿华好色的狼吻之中…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