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VIP」站长推荐适合男人夜晚看的网站

别 薇拉

别 薇拉

  东尼朝薇拉的嘴吻去,薇拉转头避开,却又忘记了前车之鉴,暴露出整个洁白的颈项在敌人面前。东尼的障眼法生效,大嘴迅速的粘上嫩滑的脖子,再此同时,他那邪恶的双手,往下试图解开牛仔裤子的裤头钮扣。  薇拉急忙的试图播开他的手,同时另一手紧紧拉住腰边的裤带,孰不知这又是另一个转移注意的技俩,东尼的手趁隙,同时往上一滑,钻进上衣的下摆,这次还很乾脆的直接把胸罩一併推起。  「不要,啊!..不要啦~~~哈呼...」薇拉的声音隐约传来,不知道怎幺了,声音不是很清楚,像是小声的呢喃。为了听清楚,我把音量调大,但是这样一来,杂音也跟着变多。  「唔~~~不,啧啧。」薇拉听起来辛苦的挣扎着。  我的心再次沉到谷底,还是避不过吗?  就再这个时候,彷彿在呼应着我的心情,画面随着声音出现在我的眼前,我越不想看,画面也越真实的,在我的脑海清晰的呈现。  薇拉粉红色的T恤上衣,再次的被掀起,连带鹅黄色的胸罩也已经翻起。薇拉两双白嫩的玉手无力的在东尼的肩膀推拒着,东尼的大嘴开始沿着雪白玉颈,往下移动,最后离开了脖子的部位,来到了坚挺的玉峰上方。轻轻的朝粉色的小玉莓吹着气,随着东尼左右变换的在两个乳尖上方轻呼着气,薇拉的双手愈显得有气无力的推着。  突然,东尼的舌头伸出,快速的舔了一下薇拉粉嫩的乳头。薇拉的在东尼双肩的手随着这一突如其来的侵犯,猛地一抓,然后又继续的想推开东尼。东尼又吹了几口气,然后再轻轻一舔,再吹几口,再舔...渐渐的,薇拉的双手,不知道何时,已停下推拒的动作,反而牢牢的握住了双肩上的衣服。  东尼的嘴亲吻着薇拉的乳尖,在舌头与双唇的逗弄下,薇拉的乳尖早已发硬突起。薇拉双眼无神的试图做徒劳的抵抗,但是,她的双唇却在不自觉间,洩漏了自己的敏感。  「啊...喔...嗯,嗯~~~呀...」不成字句的呻吟声,听在男人的耳中,却成了鼓励更进一步的暗示。  「哦~~~不要~~~」薇拉无力的抗议着东尼的侵犯。  「还说不要,妳看妳,乳头都这幺硬了...」东尼淫邪的声音响起。  (说阿,跟他说你不要,说你没有感觉,说那不是!)我的心声在萤幕前吶喊着,悲哀的,却得不到一丝一毫的回应。  「不是~~~唔~」薇拉想要辩解,却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不是什幺?嗯?」东尼用低沉的嗓音询问着薇拉。天哪,这个王八蛋!得到了便宜还卖乖,竟然还要在言语上挑逗薇拉。  「舒服吧?酸酸软软的对吧?嗯?」东尼恶魔般的声音,在薇拉耳边喃喃低语着,彷彿要将她拉入欲望的深渊之中。  「没有~~~唉~~~」薇拉软弱的说道。  东尼彷彿知道时间不多,双手并用的解开了牛仔裤的钮扣。这次,薇拉的双手仍停留在东尼的肩部,没有任何动作。  「哧擦」的声音从喇叭传来,画面中的东尼顺利的拉开了牛仔裤的拉鍊,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丁字内裤,画面的逼真性让我震惊不已。  薇拉修长白皙的玉腿显露出来,暴露在空气之中,光滑而洁白的冰肌玉肤,好似温润的美玉,又好似美丽的瓷器。邪恶的指尖在双腿游移,然后就好像灵活的泥鳅一般,灵动準确的,找到了目标,往两腿之间游去。  「哦~~~那边,不可以~~~」薇拉无力的声音传来,却无法阻止,已经在幽谷之口跳跃的指尖。  「哦~不~~不~~~」说完两次不之后,薇拉彷彿失去了全身的力气,只能张大嘴喘息。  「还说没有,你看,都这幺湿了...」画面中的指尖,是那幺的湿润,诉说着女体的沉沦,又在灯光下闪耀着光泽,好像在宣示着自己的胜利。  悉索声传来,诉说着薇拉的最后防卫已被取下,男人也脱下所有的伪装,显示出最原始的武器。  「啧啧啧~~~」随着声音的传出,脑海影像中的薇拉,忘情的献上了红嫩的朱唇,和东尼激吻着,在肩膀的双手,也转为绕到东尼的背部,热情的拥抱着他。  「啊~~~」高亢的女声从喇叭内传出,与之配合的画面随之传来,男人的武器,进入了那神秘的幽暗谷地,寻幽访胜般的探索着。  「喔~~~好紧阿,夹我夹的这幺紧,妳一定很想要吧?嗯?」东尼的声音再次传来,得理不饶人似的继续在精神层面打击薇拉。  「说出来会更舒服喔,说吧,说吧,对~叫出来,喊出来~~~」东尼催眠般的低沉嗓音,好像是地狱的恶魔,随着他的话语,我彷彿感觉到了萤幕内的薇拉,正张大了嘴想要喊出声,却又极力的想忍住。  「啊~~~哦~~~好..舒服~~~」女子淫蕩的呻吟声传出。终于还是喊出来了,那对我来说,彷彿是九天外打下的神雷,把我打的魂飞魄散,再不留一丝灵魂在体内。  (东尼的技巧就那幺高超吗?还是你的骨子里就是如此淫蕩?)我悲哀的想着。  这已经不像是我认识的那个女友了,好像是另外一个女人,一个全身充满欲望,只需要不管任何一个男人的肉棒,来佔领她的女人。  一声声不间断的呻吟接着传出,高高低低,起起落落,时而徘徊九天之上,时而攸游大海深处般。我那清纯的女友,平时跟我做爱,总是断断续续,若有若无的吟叫。今天却在东尼的跨下露出了本性,完全的被开发出来了自身的淫欲。  东尼那高超的性技巧,久违似的,从脑海的深处跑出,就好像之前的恶梦一般,我分不清楚是梦,还是真实。曾经从我脑袋移除好一阵子的画面,现在一一的在我眼前呈现。只是这次,我知道恶梦的场景,确实的发生过了。彷彿在呼应着滴着血的心,我的双手紧紧的扣着,连手心都滴血了还不自觉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