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VIP」站长推荐适合男人夜晚看的网站

工厂丝袜妈妈

  赵局这时又起身拉直妈妈身子,身体紧贴在妈妈身后,棒子竖的高高,火热压在妈妈的屁股上,妈妈越想越担心,门也不去锁上,真有人进来怎么了得,但一想到要是有人进来,不知道为什么,全身就亢奋不已,越想越是放浪,右手伸往自己的屁股,握起赵局的鸡巴轻轻套弄,只见赵局右手五指并拢,顺着妈妈的身体曲线滑落,直达流出潺潺淫水的浪穴口,开始磨起穴口四周,磨得妈妈娇声连连,妈妈身体一把火无从宣泄,竟大力揉起自己的奶子。赵局手在穴口折腾一阵,才正式探进潮湿的浪穴,搅动春水,妈妈被搅得春心荡漾,屁股不停的磨,不停的摆,双脚垫着脚尖,屁股微翘,只希望屁股上的肉棒顺势一竿进洞,赵局手指在浪穴,不断在前阴道壁2~3公分处,似乎在搜寻什么,不停的轻押按揉,手指力道便缓缓加重,妈妈只觉得龙哥手指押处,特别的膨胀。 “啊啊……那…里…啊阿……好棒…好会…玩穴…噢噢…噢…”妈妈觉得身体越来越没力,脚都快站不稳,哀求着赵局说:“呜……我…要噢噢…赵局…好爱你…快给人家噢噢……呜…”妈妈浪穴的弱点,被赵局手指押押揉揉,爽到哭了出来,屁股拼死的大力摇晃,两手环在赵局颈上,两人一阵的长吻,口水换来换去,妈妈嗯嗯鼻息连续不断,而一对丰满得乳房到了赵局手里,手由搓变捏,由揉变掐,浪穴里的手指急攻着膨胀的阴道壁,逼得妈妈的身体开始颤抖。 “赵…局…人家噢…不行…了噢噢…啊……啊啊…”

  “好啊啊……啊啊……要…死了呜噢噢……噢噢……”

  '妈妈身体抖动起来,浪穴溢出密汁,尿道口跟着泄出黄色液体,划出一道弧线往桌下喷去,妈妈满脸红通羞愧无比,头低低不敢往上抬,嘴巴不断喘气,愉悦的快感传遍了全身,身体只觉得使不上一点力,身体欢愉无限,是从来没有过的,赵局两手依然持续相同的动作,让妈妈的高潮远远流长,“哈哈,小骚货,我让你爽个够,这会才是真的开始呢。”赵局淫笑着抱着妈妈坐起,用鸡巴对准妈妈的阴道口,妈则用两个胳膊肘支着办公桌,抬着头看着赵局的大鸡巴那麽粗大一下就齐根全都操进妈妈的穴里去了。 赵局就晃起屁股,双手握着妈妈两个丰满的大乳房前後抽送起来。  妈妈的双脚夹着赵局的腰,双脚向上举着。妈妈微微眯着眼,把头晃得跟拨浪鼓似的,不时伸出小舌头舔着嘴唇,一副淫荡的陶醉样。这时赵局两手搂着妈妈的小细腰,低头看着两人的交合部,把个大鸡巴使劲地驰骋在妈妈的肥穴里,妈妈则眯着眼,双手拉着赵局的手。  两人操了一会儿,赵局又将鸡巴从妈的穴里抽出来,妈妈从办公桌上下来,一扭身,趴在办公桌上,撅起大屁股,找局又将阴茎从後面操进妈的穴里,干了起来。  赵局把妈妈的白衬衣拉下到臂上,一双丰乳在胸罩的托上一晃一晃的。高校长一手一个,握住妈的乳房,捏摸着,下身却丝毫不停地操着妈的穴。赵局钻在妈妈的腋下,把妈妈的一边乳房放进口中,咬了起来,妈妈呻吟了起来,赵局咬完左边就咬右边。又亲着妈妈雪白的粉颈,吮着妈妈的耳垂。妈妈的盘着的头发一丝丝的散了下来。  赵局在妈妈的後边操了不知多少下之後,突然加了速度,拉着妈妈用力向後拉,下边则用力向前顶,操了几十下之後,他的肉棒像有一些水淋在上边,原来妈妈又高潮了,他把他的精液同时射进了妈妈的子宫之中,两人趴在办公桌上休息了一会儿後,就这样妈妈拿到了赵局的签字。妈妈的夜总会终于可以开业了。

  妈妈先是带着招来的小姐去培训,培训内容竟然是如何的挑逗客人,如何的想办法从客人兜里往外掏钱。好在,妈妈总算是熬过来,这也就说明妈妈要依靠自己的能力赚钱了,妈妈真是一个能“干”的女人!

  那天,两个粗黧,凶悍的中年人来到妈妈的夜总会,妈妈和一个年轻的小姐被叫到一间包房,“两位大哥好啊,我是这的老板娘叫倩宜,这位漂亮小姐叫姗姗,今天来我们这里要玩点什么。”妈妈向两人介绍着,两个家伙像没有看到姗姗一样,馋猫一样的眼睛紧紧盯在妈妈的身上。

  妈妈穿着一件漂亮的红旗袍,下面套着薄薄的肉色的连裤丝袜,然后是一双白色的高跟鞋。她看上去高贵淑雅,但这种看似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反倒更加轻易激起客人的“性”趣,这不沙发上的两人小弟弟已经搭起了帐篷。这时一个身材强壮的客人就把妈妈一把拽到了他的身边,妈妈挣扎了一下,但那禁得住那人手上强横的力道。强壮男人的手臂拢过妈妈的纤腰,毫无顾及的抚在她肥美的翘臀上。

  另一个客人看着,嘴里嘿嘿笑道:“操!你小子抱妞倒是挺快!”他斜眼瞅了瞅姗姗,笑骂道:“你鸡吧还不过来?等啥呢?”妈妈这可是第一次,但姗姗可不是个新手,看到妈妈有些为难的样子,姗姗腰肢一扭,一下子就侧坐在男人的腿上,笑吟吟的把手臂揽在客人的脖子上,故作娇媚的说:“我这个姐姐可是老板娘,正宗的‘人妻’,人家可是卖艺不卖身,不过要是你们有本钱,人家说不定会把你们当作临时老公呢!强壮男人和另一个早就从妈妈稚嫩的表现中发现她是新人,此刻听了姗姗的话,不由双眼发亮。姗姗看到自己挑拨成功,心下暗喜。强壮男人的手掌慢慢拍了拍妈妈的屁股,嘿笑道:“你叫倩宜?叫声哥哥听听!” 妈妈马上涨红了脸,嘴里嗫嚅道:“我……不是……我是……小姐……”“小姐”?哈哈……”另一侧的男人笑道:“老板娘都不会陪客人怎么能挣到钱呢?”说完,他的大嘴忽然盖上了怀里姗姗的嘴,吻的姗姗呜呜连声。妈妈羞怯的说不出话,强壮男人凑近她,对着她的耳朵吹气道:“什么老板娘不让客人摸屁股啊,我的小宝贝?还不叫哥哥?哥哥可是黑社会,不听话要打屁股哦!”“唔……”妈妈羞的将脸埋在胸前,但坳不过强壮男人,还是低声唤了一声:“哥哥……”强壮男人大笑着手撩起旗袍的前摆,粗砺的手指隔着裤袜抚摩在妈妈的大腿上。妈妈身体一阵颤栗,想要拒绝,看了看强壮男人凶巴巴的面相,又不敢。“宝贝,再叫声哥哥,哥哥有赏!”说着,从兜里掏出几张百元大钞,在妈妈眼前晃动。啊,要死了,妈妈到这里受委屈不就是为了钱吗?看在钱的份上……妈妈一咬牙:“哥哥……”声音很脆,但妈妈的脸上已经好像熟透的红苹果。另一男的说着,一面推开姗姗,坐在妈妈另一侧,嘿笑道:“我给双倍,叫我一声大鸡吧哥哥!”男人满嘴酒气,吓的妈妈慢慢向强壮男人缩过去,却那知,前是狼来后是虎!

  强壮男人揽住妈妈,在她脸上狠狠香了一口,大笑道:“操!他吃醋了,还不赶紧叫,他可比我狠的多!”

  妈妈局促极了,抬头去看姗姗,却正在对面笑吟吟的望着她,见妈妈看她,无奈揶揄道:“倩宜姐,你还是叫吧!”

  姗姗莲步轻摇,走到男人身边,声音醋醋的说:“我们倩宜姐可是不出台!”

  男人受到姗姗的挑拨,脸色马上沉了下来,他抬起强有力的手臂,一下子捏在妈妈的下巴上,声音沉横的说:“不给老子面子是不是?”他目光冰冷,妈妈不由一个激灵,抬起满布泪花的秀靥,凄楚的表情真是我见尤怜!姗姗拽了拽妈妈的袖子,低声道:“倩……宜姐……你还是叫吧!”她声音似是无奈,妈妈咬着下唇,畏惧的看了眼光头,心底的骇怕最终让她屈辱的叫了出来:“大大……大鸡吧……哥哥……”声音一落,泪水便再次涌出,光头脸上挂着谑虐的笑容,手掌拍了拍妈妈的脸蛋,嘿笑道:“好!这才是乖宝贝!赐给你……”几张钞票从妈妈的领口塞了进去,并抓起一瓶啤酒猛灌了几口!姗姗赶紧替妈妈开脱拿出了蛊子,她坐在男人的怀里,而妈妈又被强壮男人重新揽入怀中。妈妈似乎已然觉出今天难以善罢罢休,也便坦然了些,拿起面前的啤酒喝了起来。强壮男人想出了新花样说:“跳舞,你们两个上去跳舞!”说着,将音乐开大,然后一推妈妈,妈妈只好站了起来。姗姗疯狂的在台几前扭动着,而妈妈的动作却十分的生硬,强壮男人站了起来,从前面搂住妈妈的腰,然后将下面高高隆起的部位向着妈妈的下面一耸一耸的。光头看得兴起,从后面贴在妈妈的身上,一只大手将旗袍下摆猛的撩了起来,丝袜下肥美的翘臀暴露在闪烁的灯光里,妈妈羞怯的将自己的手向后遮去,那知却刚好碰上了坚挺的部位!“啊!”妈妈嘴里一声呻吟,干脆顺势将头埋在强壮男人的胸前,光头的两只手毫无顾忌的 在她的屁股上蹂躏着,妈妈试图作出巧妙的躲闪,但是,笨拙的动作看上去却像是在故意的扭动屁股。

  强壮男人一只手探出,袭向妈妈成熟的乳房,宽厚的手掌完全无法把握它的饱满,妈妈呻吟连连,妈妈春心又动了!

  一轮激情的舞曲后,几个人又坐在沙发上玩了起来。妈妈忽然想要上厕所,但是,强壮男人却不答应她去,妈妈只好忍着尿意,继续伺候着两位大爷。

  一会男人竟然要妈妈脱掉旗袍,而强壮男人也要将外面的衣服全部脱掉,只剩一条内裤。此时,妈妈已经不像先前那般拘谨,她知道自己越是放不开,这些客人越是兴奋,越是会想出变态的法子来折磨自己。

  但是,究竟要脱掉旗袍……妈妈犹豫着。而一边,强壮男人倒是完全没有顾及,三下两下,身上就只剩下一条紧束着膨胀部位的内裤了。妈妈看了眼强壮男人,只见他肌肉虬结,身粗体壮,而下面,啊……妈妈几乎惊呼出声。肉棒将底裤顶的好高,浓密的阴毛在内裤的边缘探头探脑,妈妈脸上一片羞涩……男人见妈妈半天没有动作,干脆站了起来,走到妈妈身边伸手探到她的领结,“啊……”妈妈叫了一声,男人却是一幅无辜的表情,妈妈看了眼强壮男人,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妈妈听了,手不由一软,领结就被男人解开了。

  妈妈的旗袍在她的半推半就中被脱了下来,丰熟的人妻里面穿着一件白色的蕾丝胸罩,透过胸罩的网眼,饱满白皙的乳房骄傲的挺立着。下面,肉色的连裤袜紧束在腰间,一件套式的蕾丝内裤在丝袜下面守卫着贞节的领地。妈妈双腿紧闭,白色的高跟鞋里,圆润的脚踝便似两颗闪烁着灼灼光线的珍珠。

  妈妈的心里乱作一团,但是越来越浓的酒意和逐渐强烈的尿意,却使她有些迷失自己。强壮男人拢住妈妈的肩膀,手指在妈妈的乳腋抚弄着,光头的眼里要迸出火来,如同一只饥渴的野兽,定定的看着妈妈。强壮男人出了一个更绝的条件,他竟然要求姗姗和男人将全身的衣服全脱了……气氛逐渐进入高潮,妈妈的尿意却是越来越浓。她的双腿无意识的紧闭着,两条小腿时不时地搭在一起,年轻的人妻眉峰紧蹙,身体里的洪流让她难受到了极点。

  脱光之后,姗姗和男人 嬉闹了一阵,甚至做出打真军的动作。妈妈觉得自己不只是尿意难以忍受,阴部更像是有一把抓挠在不停的挠来挠去。她的两条大腿慢慢的磨蹭着,那股痒意似乎缓解了些,妈妈呼吸急促,眼前不断的晃过光头粗壮坚挺的男根,那便似一块香馍馍,妈妈甚至想要将它塞入自己甜美的小穴里,来舒缓自己的愈加强烈饥渴。

  可怜的人妻脸色羞红,心底的压抑将要令她崩溃了。

  强壮男人早就忍受到了极限,蹭一下窜到妈妈身边,色急的说:“快,我要小宝贝为我撸一撸,还要,还要……”他忽然抬起手臂,抱起妈妈跨骑在他毛茸茸的大腿上。

  “啊……”妈妈一惊,忽然被张开的双腿几乎无法阻止难忍的尿意,她焦切的呼唤道:“尿……不要……啊……要出来了……”果然,妈妈会阴部位明显的出现了一片湿湿的影子,她的手焦切的捂着自己的女阴,似乎想要筑起一道手指堤坝,来抵御不可逆转的洪流。 ,看着妈妈痛苦的表情,男人的脸上却发着光,他抓起妈妈的手,放在了自己肿胀到几乎爆炸的阳具上,妈妈颤抖着,芊芊素手连大鸡巴的一半长度都没有把握,但是,男人却强迫着她作起了动作。

  妈妈的手套弄着男人的鸡巴,而另一只手却搭在他的肩上。光头微微眯着眼睛,享受着妈妈的非凡服务。他的手在妈妈的仟腰上往返寻索,忽而到了肉乳的边缘,却偏偏没有了再进一步的举动,而是一点一点的将妈妈的乳罩向上噌起,人妻的乳肉已经大半暴露了出来,但她已全然没有心力去顾及,被淫靡的气氛完全浸润了。妈妈的淫荡表现简直让强壮男人和姗姗看呆了眼,她的贝齿咬着自己的下唇,双眼紧闭着,而脸上红扑扑的样子,更似刚刚经历了异常激烈的性爱一般,她简直是淫荡女神的化身。光头紫胀的龟头上渗出一些粘粘的精液,流在妈妈的手上使她的套弄更加润滑,她的嘴里发出压抑的喘息,而光头也似乎到了紧要关头,呼呼的喘着气,一对手掌已经完全穿越乳罩的束缚,全面的盖在了妈妈的乳房上。他的手指挤着妈妈的乳头,似乎期待可以挤出甘甜的乳汁来,但是,乳头尽管已经被挤压的变了形,却并没有真得流出乳汁来,反倒是妈妈的下体,潮湿的面积越来越大了。男人忽然把妈妈搂得更近,然后下面的肉棒似乎要脱离妈妈的把握一般,他把下身向着妈妈的阴部一顶,一滩白色的精液射了出来,妈妈潮湿的丝袜上粘满了光头的精液,这似乎更加刺激了她,身体激动地扭了起来,光头看着她的样子,伸手到她的阴部,一使力……“刺啦……”妈妈阴部的丝袜被撕裂开来,她嘴里低呃一声,无意识的喃喃道:“不要……不要啊……”男人没有理会妈妈,把她的身体一个大翻转,然后双手托在她的腿弯里。丝袜被撕裂的缺口里,暴露出妈妈遮掩在蕾丝内裤中的神秘女阴,她的阴毛修剪得异常整洁,但是依然有一些不老实的家伙在边缘探着头,妈妈腿根的肌肉十分白皙而性感,这一幕使强壮男人更加难耐,他蹲在妈妈的身前,把妈妈的内裤向一侧拨开,女阴的肌肉激烈的收缩着,妈妈的呼吸忽然加快,看得出,她在强烈的刺激下已经快要失控了。强壮男人没有理会妈妈的难耐,手指迅快的抚上了她的两半阴唇,“啊……”妈妈激越的叫 出声,一股粘粘的液体率先从阴道里流出,她的呼吸更加大声,就在强壮男人的食指和中指忽然撑开妈妈阴道口的一瞬间,阴腔的肌肉先是向里面一缩,然后就像是一个花骨朵忽然绽放一般,肉芽向着阴腔四壁裂开,一到亮银的丝线从漂亮的穴口蓬溅而出,妈妈终于忍受不住了,她的尿水洒在茶几上,然后珠玉一般飞溅开来。丰熟的人妻全身发出一片红光般的色彩,两根依然撑在阴道口的手指因为强壮男人内心的波动而颤抖着,淫荡的排泄表演几乎把他看傻了。好一会,尿水才逐渐的稀稀拉拉,光头把妈妈上下抖了抖,嘿嘿怪笑道:“小骚货,你的水还真是不少,搞得我两条胳膊都酸了……”他的下面,已经因为强烈的刺激再度勃起,两个男人抱着各自的女人分别走进了包间的里间房间。此刻,面目狰狞的大鸡巴距离妈妈的阴道仅为咫尺,他把妈妈放在沙发上,然后整个人平躺下去。他的鸡巴高高地耸立着。接着,妈妈双脚分别站在他的大腿两个侧面,不许蹲坐,只让妈妈双腿弯曲为他做口交服务。妈妈已经完全丧失了自我,屁股高高的撅起,肥美臀部半遮半掩在破损的丝袜里,蕾丝内裤尽忠职守的保护着最后一点领地。她的嘴贴近了粗长的肉棒,光头一挺屁股,紫红的龟头就噌在了妈妈的嘤唇上。妈妈在这一刻,已经浑然不知羞耻为何物,她的小嘴慢慢张开,开始接纳丑陋的庞然巨物。何时,强壮男人一点点的费力的将妈妈的内裤剥离了她的躯体,娇嫩的菊穴似乎还没有适应外面的环境,用一片片的褶皱将自己深深的隐藏着。而妈妈的阴道依然湿漉漉的,仔细观察,还会看到一滴滴的淫水从里面渗透出来。强壮男人的大手掰开了妈妈的蜜穴,妈妈微微颤抖着,蜜穴一张一合,强壮男人的手指探进了她 的阴道,缓缓的抽插起来。“啊,骚货!你是天生的骚货!”强壮男人爽的将自己的屁股向上耸动着。“濮滋……濮滋……”妈妈的口水顺着她的嘴角溢了出来,流到光头的鸡巴根上,妈妈又顺着卵蛋一点点地向上舔起。

  强壮男人忽然将妈妈的身体拽倒,整个趴在他的身上。妈妈的一对肉乳挤压在两个人的胸膛中间,而下面,鸡巴耸翘在妈妈大腿根间,紧贴着她的会阴。“啪……”妈妈的屁股上挨了一巴掌,猥亵的声音又说道:“操,非要我干你是不是才说啊?告诉你,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临时老公,我问的所有问题,都要认真回答,你背着老公和别人干炮,老公今天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啊……”妈妈的股肉一阵颤抖,脸上一片凄楚之色。

  “说,有没有别人干过你的骚屄?”光头的声音透着狠厉的意味。

  “没有……”妈妈语声低微。“啪啪……”又是两巴掌,“可你现在趴在生疏人的肚子上啊!”

  “啊……不是……”妈妈声音颤抖的说:“干,干过……”强壮男人本来是捉弄妈妈,想不到一诈,竟真的诈出了东西!“干过?”光头的手掌慢慢在妈妈的屁股上摩挲着,他的眼里闪动着怪异的邪光,语声幽沉道:“你竟然背着老公让别人干!”一瞬间,他的角色又由生疏人变成了妈妈的临时老公。受不了羞辱,妈妈嘤嘤的哭了起来。

  “骚货,你也知道羞耻吗?啪……啪……”巴掌连续不停的击打在娇嫩的屁股肉上。“不要……不要再打了……好,好老公……我……错了!”妈妈几乎变成了一个饥不择食的乞丐,哀戚的声音里已毫无自尊可言。

  “错了?嘿嘿……错了就要接受惩罚!现在掰开你的骚屄,自己把大肉棒添进去,老公要用姜汁给你洗洗骚屄!”妈妈带着哭腔,慢慢将自己的已经有些红肿的屁股抬高了些,然后,颤巍巍的伸出手指将湿漉漉的的两半大阴唇掰开。强壮男人没有等妈妈自己往里面塞入,而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子连根而入。“噢…”丰熟人妻的蜜穴骤逢如此强烈的插入,嘴里不由呻吟了出来。

  “操……操……操……”强壮男人一面呼喝着,一面向上挺着自己的肚子,两颗卵蛋摆动起来,击打着妈妈的会阴,激烈的撞击发出啪啪的响声。“啊……啊……”妈妈发出意乱情迷的呻吟:“慢……慢……啊,好好……难过……好,哦……不要……大力……痛,痛啊……”

  “骚货……”强壮男人的双手掰着妈妈的两片屁股,“叫啊……哈哈……大鸡巴操的你是不是好爽,爽就交出来啊,妈的,啪啪……”又是拍打屁股的声音。 “不要……好……亲老公,不要打了……痛痛啊……”妈妈身体上下起伏,大鸡巴每一下都几乎撞击在她的心尖上,那种极致的性欲连带感觉,促使她更加忘乎所以的淫叫。“告诉我,骚货,你的肉屄是不是欠操啊?” 光头呼呼喘着气。“是……是……我的下面好……好痒……想要……想要被……啊……”

  “想要被什么?”强壮男人追问道。“嗯……想……想要……”妈妈的心里一定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斗争,但最终淫荡的快感战胜了一切残存的理智,她几乎叫了出来:“想要被大鸡巴操啊……被光头亲丈夫的大鸡巴操我的骚屄……啊,好好舒适……”强壮男人受不了妈妈淫荡的言语,猛的把她抱起,整个人站在沙发上,把妈妈抱着操了起来。“啪啪……”声音更加密集而激烈,妈妈的肥美阴唇整个被操的翻了出来,上面粘满湿湿嗒嗒的精水淫液,她放浪的双臂环在光头的颈项上,主动的将自己的嘴唇贴在光头的嘴上接吻,香软的舌头被吸进肥厚的口腔,就似无助的河鱼迷途进入宽广的翰海,那恣意蹂躏的感觉已经完全似一种附着,一种寄生般的自然。

  强壮男人早已忍耐不禁,趁着肉搏正酣,用唾液将妈妈的肛门微微润泽一番,妈妈似乎已经预感到娇嫩的屁眼即将失守,那已经被人享用过的细嫩门户,又将迎来新的宾客了。强壮男人将自己的肉棒搓了搓,紫红的龟头完全从包皮里褪了出来,然后,双手贴上妈妈的屁股,一点点将两半臀肉掰开。妈妈大概也想尽量减轻肛门插入时的负担,屁眼向外努力的扩张着,大龟头抵上菊蕾,然后一点点推开羞人的褶皱,慢慢的在妈妈的深呼吸中向屁眼的深处钻去。“啊……”妈妈难受的蹙着眉头,人丁奚落的客舍也不是完全有把握将每位客人都欣然接纳的。强壮男人和另一个男人将嘴凑在妈妈的耳边,语声暧昧道:“小宝贝,被大肉棒插小屁眼是什么感觉?”“哦……”妈妈呻吟着:“好……好涨,像要撕开一样,还有……似乎大便……”无耻的淫语更像呓语。强壮男人一面开始缓缓的在屁眼里疏通, “唔……我是荡妇,婊子……欠大鸡巴操干的女人……亲丈夫,好哥哥……快用你们的大肉棒干我,将我这个骚货干死,我……好难过……”可耻的言语说完后,妈妈的身体也开始了鼓噪,她的屁股忽前忽后的开始接受两根肉棒的前后夹击。肉搏在继续,三个人沉溺在及至的肉欲世界,不断的交换着各种体位,妈妈的呼喊也似乎脱离了现实空间,变的空灵而遥远。“骚货……操操……哦……”男人都有些语不成声了。“啊……小穴要爆了,妹妹……不行了……大鸡巴,龟头哥哥丈夫……你们都是倩宜的亲丈夫,啊倩宜……有两个丈夫……倩宜好幸福……小穴天天都要……大鸡巴,大鸡巴哥哥……操……操啊……”

  “那你的屁眼呢?”“屁眼……哦……屁眼是亲丈夫的……什么时候操……倩宜洗洗,啊……干净,让大鸡巴操……倩宜的屁眼只让亲亲老公操,只让你们干……干啊……”“哈哈……倩宜,你这个婊子要不要我们将子孙根射进你的子宫,给你做种生儿子啊?”男人问的好恶毒。但是,妈妈……“哦……倩宜要给……大鸡巴哥哥,大肉棒丈夫生儿子……倩宜的子宫里……只放你们的精液……”“哈哈……那将来儿子也像我们一样坏,要操他的妈妈,倩宜,你会不会喜欢呢?”

  “哦……啊……倩宜不要儿子操……倩宜不要啊……倩宜要……倩宜的子宫好……好……想要儿子啊……”淫荡的妈妈喊出的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心声,这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了。“啪啪……”男人感到自己的肉棒似乎起了一阵强烈的抽搐,然后,巨大的快感便将他包围,哦哦连声中,精液果然一滴不剩的射进了淫荡的子宫。这时,强壮男人也到了高潮,他抽出屁眼里的肉棒,塞进妈妈的嘴里,妈妈含着大龟头,白色的液体从她的嘴角慢慢溢出……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