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VIP」站长推荐适合男人夜晚看的网站

重逢母女花


  她闺女也似乎继承了老爹的一些东西,魄力,能力,以及一股子狠劲儿。她从初中就打篮球,个子很高。性格就不用说了,绝对精分,有时候暴躁的能把学校点了,有时候温柔的就像水做的女人。 要不是样子长得好看,早不知道被人打死多少回了。


  毕业的时候,她总找我玩,有时候去她家,有时候去我家,但是当时我傻逼呼呼的,就知道玩,电子游戏KTV,抽烟喝酒打扑克,反正啥都玩,有时候我们俩,有时候还有好几个别的同学。


  大学之后,我们依旧联系,隔三差五的还会通电话,但是见面的时候就少了。直到大学毕业后那年春节,大家都回到了老家,相遇的时候,是一次同学会。


  那天我喝了很多酒,三桌子,快有二十个男生,几乎都特么的敬了我一杯,这一圈下来,我直接就喷了,好在白静一直陪着我,扶着我。


  吃过了饭,也不知道是哪个犊子又张罗着去KTV,在那里又喝,他大爷的,我,管童,曾经在学校叱咤风云的人物,篮球小王子,歌唱小天才,学霸……额,学霸是白静。


  反正,KTV里面我又喝了不少酒,我记得当时我刚在卫生间卸车完事儿,回来之后就斜歪在大沙发上,看着那帮货在哪蹦蹦跳跳的玩的相当欢乐,迷迷糊糊的就看着一个人影过来,看着应该是白静,但是当时我已经手脚发软,想坐起来都有点费劲。索性就眯着眼睛装睡。


  白静一屁股坐我旁边,手里头还夹着根烟,抽一口之后,看着我说:“管童,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


  我操,我眯缝着眼睛,心里就跟他们蹦的那个鼓点一个节奏了,估计上高速都能超速。


  我没搭茬,白静有说:“管童,艹你妈的白痴,我从高中就等你,你特么的让我等到现在”说完,她叹了一口气,从桌子上拿起一瓶啤酒,昂头对瓶吹了下去。


  咋办,咋办,你妹啊,当年念书那么好,人还特么那么霸道,我倒是想喜欢你,可是,篮球都能砸爆小伙子腚的女生,那个男人敢碰。


  可是……管童啊管童,你喜欢她么?我这样问着自己。


  这个时候,她似乎最后一口呛着了,一口喷出去之后,瓶子扔一边,人按着桌子剧烈的咳嗽起来。


  我挣扎着坐起来,抬起手拍了拍她后背,顺手从桌子上扯了一块纸巾递到她面前。


  我知道答案的。


  我还是很喜欢白静。一直从高中开始。


  她回头看向我,眼花缭乱的灯光里,眼睛亮晶晶。我顺手抱住了她的腰。


  然后我吐了。趴在她背后,吐了她一裤腰。


  之后的事情我就断片了。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感觉自己还是有点晕,被窝里倒是很暖和。这是哪呢?


  迷迷瞪瞪的我伸手一摸,入手是一团滑腻温热。


  嗯?什么玩意?


  我又捏了一把,真挺软的还挺热乎,咦,还有个小肉疙瘩……我擦,我立马就精神了,眯着眼睛一看。尼玛,这什么情况。我的手里握着的竟然是一个白皙滑腻丰满异常的……奶子。


  说真的,我心里其实一直装着白静这个女人,上大学的时候,还曾经憧憬过毕业之后会不会娶她做老婆,不过,男人有时候也挺矫情的,对于真正喜欢的人会唯唯诺诺,也总是会退缩。突然的,我想起来刚才喝酒时她说的话,总不至于刚说完喜欢我,就要上我吧,妈妈呀,我还没做好准备呢。


  我眯着眼睛,不敢睁开,但是能看得到屋里特别亮,我躺在一张大床上,大床上还有一个女人,光溜溜的跪在我旁边,脑袋拱在我旁边的枕头附近,奶子还在我手里抓着呢,大屁股撅撅着朝着房门的方向。我急忙闭上眼,算计着我是该醒过来呢,还是该继续睡呢?


  这是个问题。


  感受着手里的柔软,我决定继续装睡,但是当我眯着眼睛看的时候,发现白静站在门口了,我心里一阵恶寒,这是怎么了,昂?


  “小静,你……你不能这样啊小静……我是你妈啊……”


  就在我着心里打鼓的时候,我身边这个拱在枕头旁边的女人说话了。听声音那么熟悉,应该是……我心里有了一点不好的预感。于是装着翻身,放开了手里的奶子,侧着身一看,顿时我的冷汗就冒出来了。


  这不是白静她妈,蓝菲儿吗。那个对我特别好,特别温柔的阿姨。我还记得有一次来她家看到她穿着清亮吊带,我一个劲儿瞄她的奶子被她发现,蓝菲儿阿姨也只是红着脸啐了我一口,然后还那样,让我随便看。


  但是那个时候我也就是看看,什么也没看到哇,今天这是哪一出呢。对于当年的一种补偿,随便摸?


  白静抱着肩膀站在床尾,一身粉色的睡衣睡裙,见我翻身,弯腰巴拉了一下我的脚,然后说道:“是吗,昂?那你还敢爬上我的床,睡了你未来的姑爷?”


  完犊子了,我想着,这事大条了,这不乱套了么。


  “我没有啊小静,我刚才睡着了啊,小静你别这样,妈妈……”身边的女人一边说着,一边挣扎着跪起来,在床上扭过了身子朝着白静继续说:“静你别这样好不好,妈求你了,管童还没醒,醒了可咋整啊。”性吧首发


  当蓝菲儿的屁股转过来的时候,我才发现,她下身也是啥也没穿,白嫩滑腻的大屁股正对着我,只是双手让白静用一条黑色的丝袜紧紧的绑在了后背,她挣扎着跪坐着,我恰好可以看到两片臀瓣掰开后露出的深褐色屁眼,以及裂开的往下耷拉着的阴唇。上面黏糊糊的好像沾着水渍。只是,我有点奇怪的发现,曾经在网络上看到的视频图片被现实里看到的真真切切给颠覆了。屁眼不应该是圆的么,蓝菲儿的这么有点扁呢,竟然是略微有一点椭圆的形状,如同长满了皱褶瘪了气的橄榄球一样。


  “没事啊……”白静双手按着床沿,看着她妈,“他醒了,可以操你啊,多好。”


  “不行,不行的小静,你让妈以后怎么做人,求你了,别这样,呜呜……”蓝菲儿的声音里带着恐惧和惊慌,哭泣着哀求着面前的女儿。


  我有些诧异的看着蓝菲儿的屁股,很圆润,也挺白,她一边哀求着白静,身子好像是因为紧张和惊恐而呼吸急促,所以,连带着菊花屁眼也在不停的收缩,看着挺好玩。


  曾经我也幻想过蓝菲儿包裹在裙子里裤子里面的大屁股会是个什么样子,上高中是她还没到四十岁,身材保持的还不错,挺翘的屁股总会让我遐想一番,可是今天看到之后,我才发现,曾经幻想的远没有近在眼前的肉感来的真切,这是可以抚摸的到的性感。包裹被剥开后的羞耻与挑逗。


  白静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蓝菲儿,直到看的蓝菲儿低下头,她才冷冷的说:“别以为我不知道,我爸死了之后,你和那个男人在一起都干了些什么,你不就喜欢这调调吗,不就是喜欢叫人家爸爸,然后撅着屁股给人家舔鸡巴吗。”


  我看不到蓝菲儿的表情,但是从她屁股上猛然浮现的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我可以猜到,她现在被深深的恐惧和羞耻给刺激到了。


  白静伸出手,一根手指贴在蓝菲儿的下巴往上抬起;“还要我多说吗,嗯?”


  “唔……我……小静……”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不喜欢那个人,你……”白静的手往下抚摸着,顺着蓝菲儿的锁骨一直往下,两个手指捏住了她的奶头,重重的一掐,连语气都带着沉重“不许和他来往”


  蓝菲儿的身子一抖,我操,我看到在她的屁眼突然缩紧,然后阴唇一起张开,肉逼里面的嫩肉芽猛然一凸,有一滴液体摇摇晃悠的滴了出来,随着她的身体摇晃着,然后啪嗒的一下掉在了床上。


  “我只是……,唔……小静别捏了……疼……啊……管童会醒的……”蓝菲儿一边躲闪着,身体却不敢剧烈的活动,生怕会碰到我让我醒来,但是她的身体怎么会躲得过白静的手呢。


  “只是什么呢?我的母亲!我听到他叫你肉便器,是什么意思呢,嗯?他还说要把我也变成肉便器对吧,你这个母狗……”白静的手,猛然抬起来,朝着蓝菲儿的脸扇了上去。


  啪……


  “而你,竟然答应了。”白静怒目而视。


  蓝菲儿被打了脸,逼里咋还能冒出来水呢?我奇怪的看着不停的蠕动着的阴唇,以及收缩的更加剧烈的屁眼,有些不明所以。蓝菲儿却开始低声的抽泣起来“小静,我没有啊,我只是和他说说。”


  啪……


  这一下,白静扇在了蓝菲儿的奶子上,打的她嗷的一声叫,身子都朝一旁侧了一下。


  “我……小静……”


  啪……


  这下是另一个。


  我听着声音,自己都觉得疼。当年我想看却没看完全的奶子啊,刚才我摸了一下的奶子啊,那么白那么软,真舍得打。


  要说这个时候我睁开眼睛,估计明天蓝菲儿……不用明天,就现在,蓝菲儿就得打开窗户,从她家二楼的阳台上纵身一跃,完成人生最后一次跳跃的巅峰。


  所以,我不能这么做。


  而且听她们俩说话的内容,这里面似乎饱含了白静的怒火。我可不敢轻易的去捋她那根老虎尾巴。


  装着吧。


  耳朵里,满是蓝菲儿呜呜的呻吟和抽泣声,她浑圆的屁股,随着她的声音也在不住的颤抖抽搐,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吓成这样。


  “静啊,你别打了,管童会醒的。”蓝菲儿哀求着,想要把身子挪开,离我远一点。性吧首发


  “醒了好啊,睁开眼睛就可以看到你的烂屁眼子,看你水灵灵的骚逼,你不是喜欢管童么,别以为我不知道。”


  我现在最想的,是做出动画片里眼睛凸出嘴巴长成大圆圈的样子。


  我是太迟钝了么。


  蓝菲儿摇着头否认,但是却扛不住白静的小巴掌来回的扇她的奶子,她嗷嗷的叫唤着,双手撑着床,每一次白静扇过她的奶子之后,她都会做出一个想要趴下的动作,白静只说了一句话:“趴下,会看的更清楚”


  然后蓝菲儿就不敢动,嘤嘤嘤的承受着白静的巴掌。


  大概扇了五六下吧,蓝菲儿的肉穴里面就已经泛滥成河了,两片肿胀起来的阴唇,忽闪忽闪的收缩张开着,一条水线从她的洞口里蔓延出来,一直流淌到阴蒂周围,然后弥漫开来,她扭着屁股,背缚的双手手指抓挠着,却只能够到屁眼上面的尾椎,在想往下却是做不到了。


  我看着她的屁股剧烈的扭着,不时的坐下去,然后在床单上用力的磨蹭着,这个时候的腰就挺直了,白静扇的就更加用力了。


  啪……“喜欢被虐奶子是吧,昂,那个男人玩你用的家伙式都放哪了?”


  222


  “唔……疼……静你轻点……管童会醒过来……”


  “我问你东西放哪了?妈你是骚的神志不清了么?”啪……“他带走了……啊……小静你用点力掐……奶头……唔……嗷……”


  十来下之后,白静大概是扇的有点累,一屁股坐在床上,侧身看着用屁股不住蹭着床单的蓝菲儿。


  我可以清楚的看到,蓝菲儿的肉唇在粗糙的床单上被挤压着来回摩擦,上面的水擦掉了,又出来一股水,就好像一口不会干涸的水井一般。


  “哼……”白静看着她妈一副陷入了性欲的模样,冷笑一声,“你为什么怕他醒过来呢”


  她的手伸到我的被子里,顺着大腿往上摩挲着。手很软,摸的我有些痒痒,但是却不敢动一丝一毫的我,只能咬牙忍着。


  “嗯……嗯……”蓝菲儿一边吭叽着一边回答说道:“不要啊小静,你怎么样对妈妈都好,可是……太羞耻了……我们出去,随便你怎么折磨妈妈,好嘛小静……啊……妈妈受不了了啊……”这个已经熟透了的女人,在床上扭着屁股,因为压抑或者是不想惊醒我,她的鼻腔里发出低沉的嗯嗯的声音,哀求着面前的女儿。


  “不可能。”


  白静说完,从被子里抽出手来,一边解开自己的睡衣,一边冷冷的说“看你的造化了”


  她脱掉了衣服,我却不敢看过去,因为她已经爬上了床,坐在了我肩膀的旁边。


  啪……啪……


  这应该是打屁股的声音,蓝菲儿低声的惨嚎着,随之而来的,是白静的低声呵斥;“撅起来。”


  盘算着她们俩的位置,应该都背对着我,我这才睁开了眼睛,看了过去。


  第一眼,看到的是白静的屁股坐在我的眼前,侧身躺着的我,看到的是白花花的一团细腻的肌肤,圆形的臀瓣现在坐在床上,和床单形成了一条一直线,上面是她的屁股,以及盘坐着的大腿。再往上,视线所及的地方,是她奶子的边缘,朝上画出一条挺翘的圆弧。


  而当我朝她的面前看过去时,蓝菲儿已经跪趴在床上,两条腿大大的岔开,肥大的奶子紧贴在床单上挤成了两团肉饼,被绑在一起的手腕下面,是蓝菲儿圆硕的大屁股,此刻裂开诚两片肉山,当中便是水淋淋的骚逼,和朝着天花板不住收缩着的菊花了。


  白静拉起了我的手,“妈妈,我用管童的手摸摸你的骚逼怎么样呢,你很喜欢别人用手玩你,是吧。”


  然后她有恶狠狠的说道:“别想逃跑,我一下子就可以叫醒他,哈哈,想被管童看到你的浪骚逼和臭屁眼你就试试呦”她邪恶中带着俏皮的语调,让匍匐着想要往前蹭的蓝菲儿身体一滞,然后无奈的把屁股抬了一下。


  “小静,妈妈求你了,你别这样折磨妈妈了好嘛,这样的羞辱妈妈,妈妈真的受不了……”


  “是吗,真的么?”白静拉着我的手,缓缓的抬起来:“楼道里面的尿骚味是怎么回事?这又算什么呢。”


  我的手指,终于触碰到了蓝菲儿的逼上,当触碰到的那一瞬间,我的手指传来的是她的颤抖,以及火热的湿润。“不……不要,白静你放开我……啊……”蓝菲儿的声音猛的高亢起来,然后又化作低声的呢喃:“不要让妈妈在他的面前这样,妈妈……唔……”


  “是会感觉到羞耻吗,昂?”白静拽着我的手,用手指在阴唇上左右的拨弄着,指背轻轻的挤压在肥厚的阴唇上,然后来回的磨蹭着阴唇的内壁。


  肉感,滑腻,有点烫,滑溜溜的。这是我当时的感觉。


  蓝菲儿却似乎忍受不了这样的触碰,嘴里吭叽着我听不出来的音节,大屁股往下压着去用自己的肥逼往我的手指上摩擦。这么一压一扭,我的手指直接就陷入了她的阴唇中间,那里湿漉漉的更加水滑,洞口凸起的嫩肉芽随着我的拨弄来回的张合,蜜汁就跟流水一样的往外流淌着,沾满了我的手指。


  指甲盖杵到了她的逼豆子上面,蓝菲儿抬着屁股,来回的扭使劲的压,这个时候好像也不在乎我会不会醒过来了,嘴里吭叽着:“唔……操进来……小静……妈妈……受不了啊……”她一边呻吟着,身子都在动,奶子在床上乱蹭,身子不住的往后座,让我的手指在她的逼肉上前后的摩擦着。


  白静把我的手一番,食指和无名指压住了蓝菲儿的阴唇,然后捏着我的中指,弯曲着,在她的逼肉上挠着,是不是的还会在逼口用中指画圈摩擦,蓝菲儿几乎就像是错乱了一样,“唔……不……管童会醒的……啊……好舒服……草进来……妈妈不敢了……不要……”


  我看着自己的手,在蓝菲儿成熟性感而且丰满的肉逼上抚摸,手上传来的额肉感骚气似乎也传染了白静,她的呼吸也乱了起来,拉着我手的小手,也不停的在她妈的肉逼上来回的抚摸。


  我装作下意识的动作,用整个手掌捂住了蓝菲儿的阴唇,然后用掌心轻轻的揉了起来,拇指扣上了她的屁眼。


  白静扭头看向我,我急忙闭着眼睛,装出一副熟睡的样子,手却还在不停地揉搓。


  她没发现什么,然后转身又开始朝着蓝菲儿的大屁股扇了上去。


  她的小手拍在蓝菲儿的屁股上,一边拍一边问:“妈妈,真是骚婊子啊,被管童的手都能玩成这样,你怎么那么淫荡,昂?”


  “嗷……”蓝菲儿大屁股被扇,臀肉抽搐着发出闷闷的嚎叫,然后我的掌心里似乎就多了一点水渍,揉起来更加的水滑一片。我一用力,拇指就陷入了蓝菲儿的屁眼,咦,似乎没有传说中那么紧,反而是毫无反抗的就吞没了我的拇指,里面很是火热,柔软的肠壁包裹着我的手指,我抽出来一点,虎口贴在她的会阴上,整个手一面摩擦着她的阴唇,一边用拇指在她的屁眼里进出抽插起来。


  蓝菲儿低声的闷哼着,她知道现在玩弄着她骚逼和屁眼的,是曾经清清爽爽的在她家里看着她收拾卫生,吃着她做的饭菜的少年,一切都是那么干净。


  而现在她却撅着屁股,羞耻的被少年用手玩弄着女人最最私密的骚逼和排泄的肛门。


  “蓝菲儿?”白静的手在她的屁股上摩挲着,“管童在玩你的屁眼呢,下贱的婊子,做管童的肉便器吧,哈哈哈。”


  白静拍了几下蓝菲儿的屁股觉得不刺激,于是爬起来,坐到了蓝菲儿的面前劈开大腿:“既然你都这么骚了,来给女儿舔逼。”


  蓝菲儿听了,抬起头来看着白静,摇着头,想要拒绝:“不,静儿,妈妈已经错了,不能这样啊静……唔……”她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白静抱着头按在了已经春水盈盈的阴部。


  ……唔……不行……啧啧……我是……妈妈……啊……蓝菲儿挣扎着想要摆脱,可是她每一次抬头都会被白静重重的按下去,整个脸都贴在了白静的阴部,嘴唇正好贴在白静的阴唇上,白静一边吸气,一边说:“让你亲,你就亲……只有这样……妈妈才不会离开女儿呵……”


  “唔……”蓝菲儿听到白静这么说,似乎理解了什么,不在挣扎,反而乖巧温顺的伸出舌头来,用舌尖舔上了白静的洞口。


  听到白静这么说,我突然走神了,想起来高中毕业时一个同学考上了飞行员,可是就在他准备动身报道的时候,他奶奶送他,拉着他的手。


  很温馨是吧。


  可是之后的事情就不那么温馨了。


  那个同学的奶奶,拉着他的手,似乎要看看,然而结果却是,老太太一口咬下去,咬掉了他的一小节手指,鲜血淋漓。


  就在刚才的聚会上,我看到了他,小拇指像许文强一样带着黑色的指套,人已经在本地找了一个单位上班一年多了。性吧首发


  他只能上大专。


  老太太,还没过世,她的想法就是,我孙子不能远走高飞,要一直陪着我才行。


  那一口,毁了这小子的一生。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白静突然一拍我的脚丫子,“臭管童,快起来吧,我知道你醒了”


  她的话一出口,我还没等有什么反应,蓝菲儿的身子却突然一僵,“不能醒过来呀……”她几乎要哭出来一样的说着,鼻子里发出eng……eng……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她的腰一拱,屁眼剧烈的收缩起来,夹着我的拇指几乎都要挤出来一样,接着,她趴在白静的逼上发出呜呜的声音,整个身子都开始抖了起来,与此同时,我的手掌一热,感觉到一股热浪冲向了手掌,热乎乎的液体就从我的手指缝里洒了出去。


  唔……唔……


  蓝菲儿有节奏的发出一声一声的呜呜声,整个身子都像是着火了一样的发热发烫,我急忙把拇指深深的插进屁眼,用无名指和食指压住她的阴唇,中指一弯一扣,噗嗤一下顺着她的尿水直接插进了她的骚逼。


  她终于大声的嚎叫出来,大屁股一抖一抖的往我的手上坐下来,我也配合的开始抽动起手指,外面的手指也在随着抽插摩擦着她的阴唇。


  “啊……不要……管童你抽出去……不能这样,嗷……”


  这个平时端庄秀丽的女人,此刻如同母兽一样的抽搐着身体,一身的白肉乱晃,悬在空中的奶子被白静一把抓住,用力的揉捏着,而我一掀被子蹲在了蓝菲儿的身后,一手重重的扇着她的屁股,另一只手从她的屁眼里面和逼里抽出来,大手一唔,在她刚刚尿完却又一摊骚水滑腻腻的流淌出来的额骚逼上一摸,兜了一把淫水蜜汁,涂抹在她的屁眼上。


  “啊……白静……他要干嘛……唔……女儿的逼水好骚……妈妈要死了啊”大屁股扭着,嚎叫着的蓝菲儿,已经开始绯红的屁股想要躲闪我的拍打,然而我的拇指一下子抠进了她的骚逼,另外两个手指借着骚水的润滑,对准了她的屁眼,那个椭圆形的腚眼子。


  “屁眼……唔……不行啊……你要让妈妈羞死吗,不能,不能抠屁眼……”蓝菲儿感觉到了我的手指在屁眼上逡巡着想要进入,一边想要躲闪,一边紧紧的夹紧了屁眼,可是,那里已经是一摊水汪汪的洞口,就算是想要紧缩,也来不及了。


  手指在洞口转动几下之后,我一用力,拇指往上一扳,双指朝下一扣,虎口终于紧贴在她的会阴上面,而这时,蓝菲儿的屁眼已经被我占领。


  她终于不动了,当我的手拍在她的屁股上时,还在亲吻着白静骚逼的嘴里,发出不是人类的声音,骚浪而低沉,还带着一点想要哭出来的腔调。


  我这个时候才大声的说;“原来,菲儿妈妈竟然是这样的骚货,母狗啊。”


  她的屁眼夹紧了我的手指,一缩一缩的,趴在白静的阴部哭着说道:“不要这么说,不要啊管童,菲儿妈妈……羞死了”


  白静猛地一捏她的奶子:“你就是母狗肉便器骚婊子。”


  然后又看向我:“操她。”


  我:“……”


  用手不行么,非要用手枪?


  然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我抽出手指来,在她的肥逼上抹了抹,然后……我特么是被谁给扒的精光?突然想起来这个事,看向白静,着妮子脸一红,双手放开了蓝菲儿,揉上了自己的奶子,还对我一舔嘴唇。


  操。


  龟头插了进去,逼里真是热。


  蓝菲儿的屁股操后耸动着,嘴里说着不要啊管童,菲儿妈妈不能这样,但是身体却很诚实的流出来骚水润滑着鸡巴。


  自从手指从肛门里面抽出来之后,我就看到她的屁眼开始往外凸起,肛门周围的菊花外翻着,露出里面深红色的嫩肉来。上面都是之前和现在涂抹上去的骚水蜜汁。如同爆发的火山口,边缘满是从洞口里喷洒而出的火热岩浆。


  异常妖艳。


  “啊……嗷……管童使劲,操菲儿妈妈的逼心子……唔……好舒服……草死我……”妇人扭着屁股,大声的浪叫,一边不住的舔着白静的水逼,白静甚至用手兜住自己的腿弯,抬起屁股来,蓝菲儿配合的开始伸手操进白静的骚逼,用舌头钻入白静的肛门舔着。


  毒龙钻。


  我的鸡巴在她的骚洞里面进出着,沾满了白浆的肉棒每一次都深深的怼到她的子宫口,操的她身子一耸一耸的,恰好可以让她每一下都会撞击到白静的屁眼,手指也会更加用力却凌乱在白静的逼里搅动。


  当我用手指,拨弄着蓝菲儿的屁眼时,她就会更急大声的呻吟,浑然忘记了一切,羞耻,尊严,女儿的话,还有我的鸡巴。


  哈哈,书上说敏感带各有不同,看来所言非虚啊。


  我的手指撑开了她的屁眼,在里面旋转着,摩擦着,那里面柔软而火热,滑溜溜的肠壁被窝的手指摩擦的泛着红色的亮光。


  两根手指随着鸡巴一起抽送着,她迎合着,大声的说着,“儿子,操死菲儿妈妈,操烂妈妈的骚逼吧,唔……掏妈妈的屁眼”


  掏,是一个量词。是从一到二到三到四到五……的增量。


  我听到她这样说话,毫不犹豫的抽出来鸡巴,用鸡巴在她的屁眼上重重的击打着,同时把她逼上的骚水全都抹到了屁眼上,然后,四指并拢成锥子型,对着她的洞口钻了过去。


  她大声的浪叫着,身子猛烈的往后耸动着迎合着,屁眼收缩张开,露出了里面鲜红的肉壁,当我的指尖触碰到的那一瞬间,她的屁股一抬,我的手掌竟然被她一下子吞了下去,拇指卡在外面,按压在尾椎下面。她大声的呻吟着,吭哧吭哧的喘着粗气,然后屁股一落,伴随着一声高亢的浪叫声,然后又抬起来坐了回来。


  “快快……快操妈妈,用鸡巴和你的手一起操……唔……快啊管童,爸爸,操死骚母狗吧……”她哆嗦着,甚至放开了白静,甚至一直朝我的鸡巴上坐来,噗嗤一声,顺着阴唇滴答着粘液的骚逼,套住了我的鸡巴,然后扭动着着她的屁股叫着“爸爸操我,操烂母狗的骚逼屁眼,唔……快点爸爸,还有屁眼,要啊……”她拖着长音,语调高亢,几乎就要哭出来呻吟着叫唤着:“爸爸,管童爸爸,操死妈妈,”她的屁股深深的用力坐过来,深深套弄着鸡巴,屁眼随着她的套弄,张开收缩,甚至发出了类似于放屁的噗噗声音。


  白静跳过来,抓住我的手:“这母狗就喜欢这样。”说完,拉着我的手对准蓝菲儿的屁眼一下子就怼了进去,蓝菲儿拖着长长的尾音发出嗷的一声,整个身子就像是要瘫软了一样的匍匐下去,然后又猛的撅起来屁股“爸爸,操女儿,和菲儿的女儿一起操我。”


  她终于是临近于爆发的边缘了。


  我的手和鸡巴一起开始抽动起来,在她的身体里进出着,鸡巴每一次操进去,都会发出啪啪的声音。而她则会被怼的尿出来一股,激射。


  大屁眼此刻被我重重的捣了几下之后,我才发觉,自己用手很是不舒服,影响鸡巴。白静似乎也看出来了,蹲在我的旁边,一边用用使劲的揉搓着自己的阴蒂和阴唇,一边用另一只手替换了我。她的手小一些,竟然全部都插了进去。然后开始抽插起来,我看着蓝菲儿的肛门包裹在白静的手腕处,随着白静的抽插不停的提起,落下,被怼进去,原先的菊花皱褶,已经被手腕撑成了暗红色薄薄一层。看着这样的情形,我也忍不住了,抱着蓝菲儿的屁股,每一下都重重的怼进去,有节奏的一二一的操干着。


  只有那么几下,就几下,蓝菲儿的屁股突然就剧烈的哆嗦起来,嘴里嚷嚷着受不了受不了,接着又是那种一声高过一声的沉闷的嗯嗯声。


  “嗯……操死母狗了……唔……粑粑的鸡巴操到……啊……逼心子操烂了……”蓝菲儿的声音都喊得有些嘶哑,但是声音却是越来越大,“爸爸,操我,操我,亲爸爸……啊……”


  我感觉到她的骚逼就像是握紧的拳头一样包裹着鸡巴,一股子火热的水径直的浇灌到了我的龟头上,急忙重重的操几下,一边操一边说:“我操,要来了,啊啊……”


  当我抱着蓝菲儿的大屁股重重的操进去时,白静的手,从蓝菲儿的屁眼里抽了出来,发出波的一声,与此同时,我终于喷射了,看着她被怼成了一个红色肉洞的屁眼,精液随着蓝菲儿不停的张合的屁眼喷射在她已经被操的水滑油腻的逼里面。


  而白静这个时候也到了,她脸色潮红的,一边揉着自己的肉唇阴蒂,一边挪到了蓝菲儿的面前,一手抬起她还在高潮中失神的脸,一边用手抠进了自己的阴道,重重的几下之后,白静也拖着长音呻吟着:“唔……妈妈,来……了……”随着她的声音,两根手指从她的肉逼里快速的抽出来之后压在了阴唇上,接着屁股朝前一递,一股水箭也随着手指抽出喷射而出,直直的对着蓝菲儿的脸喷了上去,白静另一只手捏着蓝菲儿的下巴,蓝菲儿还在享受着高潮的余韵时,张开了嘴巴,凑了上去,堵住了白静的洞口,咕噜咕噜,吞咽着,呛的咳嗽着,顺着嘴角流淌着,奶子上,床单上……蓝菲儿凑过去了,鸡巴也就从她的逼里滑了出来,带出来一股子混杂着白色的粘稠透明液体,一股脑的被蓝菲儿蠕动的逼挤压出来,滴落在床上。


  我伸手去摸了抹还在外翻着蠕动着的肛门。


  她收缩一下,脑袋被白静捏住的人儿,躲闪不及,浑身突然就起了一层细密的疙瘩,汗毛都立了起来。


  终于她支撑不住了,人瘫软了下去,白静还没喷射完毕的汁水,淋了她一头一脸一身。


  良久,白静这张根本不符合一个人睡,四个人都能睡的下的床上,一个女声慵懒的说了一句:“好骚的味儿。”


  我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左边是白静,我捏着她的奶子,她窝在我的腋下,蜷着身子,摆弄着我的鸡巴,刚才的声音就是她发出的。


  而另一边,是有些躲闪,还有些羞愧的蓝菲儿,她侧身躺在我的身边,手臂早就被解开来,此刻她拉着我的手,搭在她的屁股上,让我摩挲着刚才不知道被扇了多少下的肉腚。摸到兴奋处,她凑过来在我的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然后就又不好意思的缩回去,接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凑过来,在我耳边对我说:“以后,阿姨还怎么面对你。”


  我笑了笑,拍了拍她的屁股,“白静不是说,只有这样,才能不让你离开吗。她是多么多么的爱你啊。”


  白静吐出了嘴里的鸡巴,抬起脸看向我们俩,“是啊,妈妈,我不喜欢那个男人,如果做肉便器,我也愿意做管童的。”


  蓝菲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我接口道:“她真的是太自私了,是不?”


  蓝菲儿摇摇头,嗫嚅着说:“这不怪他,她只是对我也是太过于依赖了,其实,唉……这孩子,妈妈就算是和别人同居生活了,也一样可以照顾她啊。”


  白静含着我的鸡巴,含混的说:“我就是不想做那个男人的禁脔,想要母女花,至少也得我愿意。”


  沉吟了一会,白静又说:“妈妈,对不起……”


  我一捏她的奶头,白静惊呼一声,然后换来的是我的龟头被她重重的嗦了一下,舌尖在马眼上扫过。性吧首发


  我激灵了一下之后,往她的嘴里怼了一下,这才说:“还说什么对不起,有用么。”


  白静吐出鸡巴,俏皮的一笑:“对,这样,我和妈妈就不会分开了,可以永远在一起,和你做爱,和你睡觉。”


  蓝菲儿:“……”


  我“……”


  白静却惊呼道:“我操,又硬了,你是不是早就这么想了啊,管童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想很对不起我……来啊,我们继续操啊……”


  我一下就哭了,“娘娘你饶了我吧,第四次了啊……”


  现在是晚上,也已渐渐的深了,我现在正在餐坐上用笔记本打字,窗外灯光昏暗,房间里只有笔记本的屏幕闪着幽幽的光亮。


  用白静的话说,有些事情需要记录在案,作为日后回忆的备忘录,只是,她现在蹲在餐桌下面用小嘴套弄鸡巴的样子,很是让我分心。


  对面的蓝菲儿也不老实,她双手手肘杵着餐桌的桌面,两手拖着下巴看向我,脸色一片平静,但是我知道,她正在赤着脚似乎在用脚趾玩弄白静的屁股。


  “姥姥……”儿子小宝趿拉着拖鞋从他的卧室里走出来,“妈妈呢?”


  我感觉下面的白静身体一滞,小嘴变得僵硬的裹住了我的龟头。


  蓝菲儿扭头看了一眼小宝,“去去去,你妈妈丢了”


  小孩子还没桌子高,听到蓝菲儿这么说,撇着嘴,似乎要哭:“不可能,妈妈还要给我讲故事呢”


  我嘿嘿一笑,“那你找找,看妈妈是不是藏起来和小宝做游戏呢。”


  话没说完,大腿就被狠狠的捏了一把,疼的我一吸凉气,恨恨的把鸡巴往前一顶。


  “呕……”


  哼,叫你掐我。


  “小宝去尿尿,然后去床上等着,姥姥给你……嗯……找妈妈。”蓝菲儿一边说着外孙,似乎脚下用力了一点,餐桌下面的白静低声的吭了一下,身子往前一倾,刚刚抽出来含在龟头处的鸡巴,又再一次被她深深的吞了下去。


  小宝应了一声,扭着小屁股尿尿回房间了。


  白静这个时候从餐桌下面爬出来,一边用手擦着阴部的汁水,一边用手把笔记本扣上,转身拽着蓝菲儿就往卧室里走,“别写了,回房间,刚才差不点就高潮到尿了,快点快点……”


  我站起来,看着儿子房间的门:“儿子咋办。”


  白静:“分分钟的事,你快点吧,完事我还得讲故事呢”这边说着,已经拉着蓝菲儿走到门口了。


  蓝菲儿“我都四十好几了,不陪你们疯疯了”


  我“不行”快走了几步之后,我追上了她们俩,开门的时候我贴着蓝菲儿的耳朵说:“搞定她,然后我们俩……”


  菲儿妈妈一脸春情的看向我,“坏人……”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